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如松:自2019年始 世界將只剩下三樣東西…

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央行瘋狂印鈔,本質是瘋狂推動市場主體加債務,今天它們終於達到了“目的”,在債務的壓迫下,全球範圍內的“市場主體”都沒錢了。

整個世界的需求正在耗盡,這一點,不管從美日德三國的汽車銷量,還是世界主要國家的房地產成交量上,都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這也是原油價格暴跌的根源,即便歐佩克宣布減產也收效甚微。

需求下滑帶來一系列問題

倘若需求下滑的勢頭得不到改善的話,未來的經濟路徑怎樣演化,是大家需要共同面對和解決的問題。在筆者看來,需求下滑最直接的影響當屬企業開工率的下降,而這正是所有問題的核心:

第一,企業開工率下降會導致裁員甚至倒閉,失業人口隨之上升。最近一段時間,這種苗頭已經開始顯現,很多全球知名企業都宣布裁員,部分企業裁員規模甚至數以萬計。

與此同時,失業人口的增加,又會導致需求的進一步惡化,形成惡性循環。更要命的是,失業率上升還會加劇社會的不穩定,近期發生在法國乃至整個歐洲地區的黃背心運動便是徵兆。隨著市場主體需求的萎縮,經濟持續健康增長的社會氛圍漸成過去時。

第二,企業開工率下降、失業人口上升,還會導致企業和家庭的債務危機。2018年,幾乎所有主要經濟體的債務違約都在上升,市場上各種金融產品紛紛爆倉,預計2019年的焦點將集中在銀行部門,部分小銀行倒閉已是必然。

第三,對各國政府而言,財政收入是核心,當企業開工率下降、失業率上升之後,財政收入必然會隨之下降。在主要經濟體債務壓力已經十分嚴峻的今天,大家的日子怎麼過?現在,美國政府正暫時停擺,難道讓其他各國政府也都跟著關門甚至倒閉?

在這樣的時期,一些政府會考慮採取各種手段“打土豪”,比如,法國政府為了應對黃背心運動帶來的壓力,只能提高那些在法國運營的國際公司的稅賦。為了財政收入,法國政府也是被逼無奈。

各國繼續走“印鈔”的老路上

但打土豪解決問題是有限度的,有鮮明的紅線,自己打自己的事情是永遠不會發生的。最終,只能走上繼續印鈔的道路!

體諒體諒吧,大家都很難!

各國因為具體情況不同,“繼續印鈔”的壓力也不同。那些內需市場好的國家,會傾向於用關稅和配額等非市場手段保護內需市場,穩定企業的開工率,進而穩定自己的財政收入,減輕印鈔壓力。這是美聯儲可以持續不斷地推進加息的基礎。

而那些內需市場差的國家,企業的開工率就會下降得很快,“繼續印鈔”的壓力也就隨之加大。比方說,日本央行行長就已經公開表態,還會堅持寬鬆的貨幣政策,以應對外部市場的不確定性,也就是說,日本還將依舊走在印鈔的老路上。

令人樂觀不起來的是,只要通脹沒有惡化到影響社會穩定的程度,預計歐亞各國的主要央行都會緊跟日本的步伐,大舉印鈔。

世界將只剩下三樣東西

可是,繼續印鈔的結果只能是推高負債,讓內需繼續萎縮,最終導致債務危機爆發,整個社會將只剩下三樣東西:

第一是失去信用的紙幣

因為,當需求持續萎縮的時候,企業便沒有了擴張的空間,很自然地,央行印刷的鈔票也就無法進入實業領域創造財富了。而一旦紙幣未能參與到創造財富的過程,它們也就只是紙張了,唯一的去處就只能是避險。

第二是金銀、部分價值有保證的外匯和石油,將成為避險物。既然紙幣需要避險,就要有標的物,上述就是。

雖然最近原油價格跌勢猛烈,但原油不是一般的大宗商品,我給它起的名字是“國家商品”,一些國際組織和國家在控制著它的價格,也直接決定著很多產油國的財政和政府的命運。

從2019年開始世界將只剩下三樣東西:無信用的紙幣、金銀、戰爭(看中國合成圖)

這輪原油價格下跌本質上是美日中德四國的需求下降所導致(汽車銷售下滑必然會導致原油的需求下滑,經濟增長下滑也必定導致需求下滑)。但當價格跌破部分產油國的綜合成本線,國家的力量就會起到主導作用。

在這裡有必要解釋下綜合成本線,它指的是由產油國財政決定的原油價格。比如沙特,雖然原油的開採成本是每桶七八美元,但如果要實現財政平衡,就需要原油價格維持在每桶七十多美元,這就是沙特的原油綜合成本。

所以,原油在未來必然會成為紙幣避險的標的物之一。

第三就是戰爭。全球著名對沖基金橋水基金的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稱,衡量全球各地衝突的一項指標(民粹主義指數,下圖)處於二戰以來的最高水平。

民粹主義指數(圖中藍線。作者博客)

對不少國家來說,採用肆意印鈔的手段來彌補財政收入,是很困難的,政府也沒有肆意加稅的能力,因為一旦採取上述措施,這些國家的政府就很有可能會直接倒台。

困境之下,有些人就會選擇冒險——戰爭,通過戰爭讓自己擺脫困局。

之前也曾撰文提及過,造成今天全球經濟陷入困局的根源是,經濟全球化的成果大部分進入了少數人的腰包,貧富差距惡化,壓制了需求。當債務上升到紅線的位置後,就出現了今天這種無解的局面。

未來,很可能有兩種情形出現時才會緩解今天的處境。

第一種是進行債務出清。本質是債務進行大量集中的違約,導致紙幣大幅貶值,債務負擔得以減輕,緩解今天的現狀。但在本人看來,即便如此,也只是階段性緩解了問題,遠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第二種就是終極的解決方式——戰爭。因為戰爭不但會破壞基礎設施和工業基礎,而且會造成紙幣的非理性貶值,最終在新的水平上實現新的供需關係平衡。

一戰、二戰不都是在這種困境中爆發的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