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重磅!2019年 中國印鈔方式要變天!

摘要:如果以國債+地方債做抵押而印刷的人民幣,超過了外匯占款規模,那就意味著,自2000年以來所實施的「外匯作抵押印刷人民幣」的貨幣發行機制已經被徹底顛覆。經濟學家何清漣點評:將國債當作「準貨幣」使用,而且主要在國內發行(美國是賣給中國、日本等外國),等於央媽直接給財爸發信用卡,如果透支上限過高,通脹會非常嚴重。 另外,當局還將房地產定性為實體經濟,以後貨幣流向房地產,不算金融脫實向虛,這真是個掩耳盜鈴的做法,半點問題都解決不了。 路,真的是越來越窄了。

2019年,中國的印鈔方式要變天?!

1月16日,中國財政部國庫司領導講了一段話:2019年要拓展政府債券功能,準備研究將國債與央行貨幣政策操作銜接起來,同時擴大國債在貨幣政策操作中的運用,推動實施國債作為公開市場操作主要工具的貨幣政策機制,健全國債收益率曲線的利率傳導機制,強化國債作為基準金融資產的作用,使國債達到準貨幣的效果。

很多人對這段話懵懵懂懂,以為就是財政部領導一次普普通通的講話。

兄弟姐妹們,這次講話不一樣、不一樣,這次不一樣啊!

財政部領導的這段話,超級有含義啊!

(1)中國貨幣發行,將要以政府債為錨,而不像現在以外匯為錨

之前提到,截止2018年底,中國目前的基礎貨幣發行中,依賴於外匯發行的依然佔了將近60%,另外有30%依賴於地方政府債券——所謂拓展政府債券功能,將國債與央行貨幣政策操作銜接,其實就是說,以後印鈔,我們將主要用地方債和國債做抵押。

相比之下,用美元等外匯儲備做抵押來印鈔的日子,就像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一樣,將要一去而不復返啦!

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瑞郎各種外匯儲備和外國債券,以後對中國央媽來說,都會成為《卡路里》歌曲里唱到的拜拜的對象!

拜拜,甜甜圈,珍珠奶茶速食麵,火鍋米飯大盤雞;

拜拜,咖啡因,戒掉可樂戒油膩,沙發外賣玩遊戲;

……

努力,努力,我要努力,我要變成萬人迷!

這是中國政府在宣布,人民幣要努力擺脫對其他國際貨幣的信用依賴,要依賴於自己的國債和地方政府債,讓人民幣變成和美元歐元英鎊一樣的“萬人迷”!

當然,最終能不能變成萬人迷,那還要看全世界人民的認可程度。

(2)以後中央政府會大搞財政赤字,代替地方政府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

截止2018年底,以國債作抵押的人民幣只有1.5萬億元,而央媽的資產負債表總規模高達36萬億元,如果要實現國債作為公開市場操作主要工具的貨幣政策機制,強化國債作為基準金融資產的作用,那意味著國債發行量至少也得達到和地方政府債券同樣的規模!

筆者之前提到,2019年地方政府債務限額是22.39萬億元,央媽的1.5萬億元,距離這個規模還有十萬八千里,怎麼辦呢?

當然是財政部積極借債,實施大規模的財政赤字,代替現在還不上債務的地方政府了!

有了國債,然後央媽就可以買下這些國債,然後人民幣就發行出來了!

如果以國債+地方債做抵押而印刷的人民幣,超過了外匯占款規模,那就意味著,自2000年以來所實施的“外匯作抵押印刷人民幣”的貨幣發行機制已經被徹底顛覆。

20多年前,人民幣缺乏信用,需要從美元等外匯那裡借來信用,如今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還在用你們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的信用,這多沒面子啊!

未來幾年,在大家的不知不覺中,可能中國的貨幣發行機制已經滄海桑田。

(3)為房地產“準備後事”,準備脫鉤土地信用,創立以國債為基礎的信用擴張機制。

這個很多人可能看不懂,但正如我在昨天的文章里所說的:

當代信用社會的“錢”,都是靠“借錢”創造出來的——借貸創造貨幣,還貸消滅貨幣!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依賴於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等外匯所印刷出來的人民幣,是怎麼被借貸和流通到社會上去的呢?

答案正是房地產和土地財政!

房地產商貸款買地蓋樓,居民們積極貸款買房,地方政府通過城投公司等,繞著彎兒從央媽那裡申請貸款,地方政府還通過土地財政使勁兒賣地,將民眾的錢從房地產商那裡收回來,然後修路蓋樓大搞城市建設,這樣一來,人民幣就從央媽的印鈔機那裡嘩啦嘩啦地流通到了社會上,然後整個社會的信用循環鏈條就轉起來了!

在這其中,土地財政是帶動整個信貸鏈條轉動的轉子和核心。

房價越漲,這個鏈條轉起來需要的貨幣就越多,商業銀行的信用就擴張得越多,於是乎中國的廣義貨幣發行量一路飆升到了2018年末的182萬億元!

所以,你可以說我們的貨幣信用來源於美元,也可以說我們的貨幣其實就是房地產!

可是現在,房價已經漲到全球最貴,漲無可漲,居民們則背上20年、30年貸款的債務大山只有喘氣的份兒,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都是一屁股債,還本就別指望了,勉勉強強能夠支付利息,地方政府更是負債纍纍,只能靠著借新債還舊債過日子……

現在,企業、居民和地方政府都欠了N屁股的債,負債纍纍,再也借不了錢(借了肯定還不起),以房地產漲價為核心的土地財政,就再也玩不下去了,這時候,勇於承擔責任的財爸站出來大吼一聲:我還能借債!

所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你終於肯借債了啊!

把我們的債往你身上挪點兒吧!我們都被債務壓得喘不過來氣了!

特別是地方政府,財政收入遠遠不夠支付利息,而房地產又漲無可漲,賣地收入銳減,如果中央再不分擔一點兒債務,就不是為房地產準備後事了,而是為地方政府準備後事了!

所以,財政部領導說的這段話兒,是在為地方政府脫鉤土地財政打伏筆,也是在告訴大家,房地產這個“支柱產業”,可以準備後事了!

以後,我們要學習“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用國債作為整個社會信用擴張基礎,這就是所謂的強化國債作為基準金融資產的作用,使國債達到準貨幣的效果。

2019年,中央政府一直在說要減稅,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而絕大多數地方政府財政上都是入不敷出,缺錢缺得嗷嗷叫,還等著中央政府的轉移支付……

這麼多嗷嗷待哺的缺口,如何去填補?

OK,財政部發國債,央行印錢來買,國債成為新的重要放水工具,一切全搞定!

當然,有人說了,這不就是美、歐、日、英等國過去10年所實施的量化寬鬆和使勁兒印鈔嘛!

當然咯!

不然,你以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