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粟裕抱憾離世真相:遭聶榮臻刁難

1980年過年,粟裕登門拜訪聶榮臻,彙報了自己已向中央寫了申訴報告,並請求他為這件事說說話,聶榮臻寬慰說:「這件事應該解決。那個時候說話上綱都是很高的。但總政寫的報告我還沒有看到,等送到我這裡,我會說話的。」但他實際上並未真的準備「說話」,楊尚昆曾專門為此事同聶榮臻商量,問他怎樣處理?聶榮臻卻說:「我考慮考慮。」

1958年,粟裕在軍委擴大會議上被聶榮臻與彭德懷、陳毅等人一起批為“反黨反領導的極端個人主義者”,蒙冤數十年。粟裕與聶榮臻究竟有何過節?作家張雄文在《粟裕“得罪”聶榮臻的又一重要往事》中披露:1980年過年,粟裕登門拜訪聶榮臻請求為其平反幫忙,然而聶榮臻卻表示要“考慮考慮。”加之其他因素,粟裕也就只能帶著遺憾去世了。以下為文章全文摘錄。

1948年5月,朱德、彭真和華北、中原軍區領導在西柏坡合影。右起:聶榮臻、陳毅、朱德、彭真、粟裕、李先念、蔡樹藩、薄一波(圖源:中國人民軍事博物館)

1980年2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回憶說,“粟裕同志1958年的事我了解,當時我是中央辦公廳主任。他的事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得罪了兩個半元帥,兩個是彭(德懷)和聶(榮臻),半個是陳(毅)。”

得罪聶榮臻的事情的確很簡單。

粟裕與聶榮臻同在總參謀總部搭檔時,代理總參謀長的聶榮臻擔心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事情太多,要求軍隊方面的報告,都要經他批閱後再根據情況看是否有必要上報。

過去一向按毛澤東提出的要求每半月報告一次粟裕,自然也必須照聶榮臻的意見辦理。

不想毛澤東對此格外關注,在1952年夏提出了批評。聶榮臻因此不得不向毛澤東作了檢討。粟裕認為自己也有責任,於是也向毛澤東做了書面檢討。

毛澤東不僅在粟裕的檢討上批示“檢討很好”,還把粟裕和聶榮臻在總參的工作做了對比,認為“粟在半年中所反映的情況和看出的問題……好的多”,同時他對聶榮臻又作了批評(《粟裕年譜》)。

他還特地把這個批示交劉少奇、周恩來、朱德、彭德懷、聶榮臻等人傳閱,這引起了聶榮臻很大的誤會。

多年後的1958年7月17日,聶榮臻批判粟裕時,便直接點出他的罪狀之一是“告陰狀”(見《1958年7月17日聶榮臻批判粟裕的發言》。

聶榮臻與彭德懷、陳毅等人一起,最終給粟裕扣上了“反黨反領導的極端個人主義者”的帽子,最後還上升到“裡通外國”與“軍隊的壞人”,嚴重影響了毛澤東對粟裕的看法與信任,使之撤銷了粟裕的總參謀長職務,降為新組建的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的閑職,從此打入“冷宮”。

1979年,粟裕在陳雲、葉劍英的支持下,提出申訴報告,請求中共中央給自己1958年的冤案平反,但直到去世依然石沉大海,不了了之。

其時,彭德懷、陳毅早已不在人世,仍然健在並身居高位的只有聶榮臻。

1980年過年,粟裕登門拜訪聶榮臻,彙報了自己已向中央寫了申訴報告,並請求他為這件事說說話,聶榮臻寬慰說:“這件事應該解決。那個時候說話上綱都是很高的。但總政寫的報告我還沒有看到,等送到我這裡,我會說話的。”

但他實際上並未真的準備“說話”,楊尚昆曾專門為此事同聶榮臻商量,問他怎樣處理?聶榮臻卻說:“我考慮考慮。”

楊尚昆因此對請求平反的粟裕夫人楚青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問題是怎樣處理?怎樣不引起新的矛盾?”楚青說:“那時的當事人基本上都不在了。”楊尚昆馬上說:“當時有意見的現在還有在的嘛!聶(榮臻)嘛。搞得不好那頭又起來了。”

聶榮臻這一“考慮”,加上別的因素,粟裕也就只能帶著遺憾走了。

那麼,聶榮臻為何要“考慮考慮”呢?

除了眾所周知當年總參時期粟裕曾“得罪”他之外,還有“文革”期間一件往事,或許使之耿耿於懷。

“文革”爆發後的1967年3月,周恩來召集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粟裕、王樹聲開會,交代軍科院要負責國防工業口子,對國防工辦和第二至第七機械部實行軍管。

他還當面宣布中央的決定,任命粟裕為國防工辦軍事代表小組組長、國防工業軍管小組組長,並參加國務院業務組為成員。同年4月,粟裕又被任命為中央軍委常委。

據《粟裕年譜》記載:“(1968年)3月12日,負責國防科委的某領導之秘書,電話傳達該領導指示,提出要對七機部一批幹部,點名重點批判,粟裕未遵行。”

正因為粟裕在軍事科學院實行軍管10個月以後,“解決了許多難題,包括制止武鬥,解放幹部182名,保護了一些高級知識分子……多數企業的出勤率有顯著提高,生產略有回升。”

但粟裕卻從此得罪了這位“負責國防科委的某領導”。

為尊者諱計,《粟裕年譜》將這位“領導”的姓名隱去,不過,細心的讀者依然能看出端倪。

當時的國防科委主任是聶榮臻,他同時還兼任中央軍委副主席。能夠讓秘書給中央軍委常委兼軍事科學院第一副院長粟裕“傳達指示”的人,顯然只能是他當年的“老搭檔”聶榮臻。

粟裕再次“得罪”這位軍內著名的“忠厚”“老實人”,他的冤案直到聶榮臻1992年去世後才能著手平反,也就不奇怪了。

據一左派作家、資深老幹部惲仁祥2008年9月發表在烏有之鄉網站的回憶文章《從國防科委文革看中央兩個司令部的鬥爭》,可以看出聶榮臻在七機部的重要地位:

“聶核心”(按:指聶榮臻)經過積極策劃,認為大樹“聶核心”已具備條件,於1968年1月,召開了科委系統“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分子”代表大會。並企圖藉此打壓持不同意見者,代表資格一條核心內容:“擁護以聶副主席為核心的國防科委黨委常委的正確領導”。“代表大會”事實上是對擁護“聶核心”的大動員、大演練,也是聶榮臻公開樹旗拉山頭。

當時的背景是,七機部相當一部分工人、幹部、知識分子“打倒王秉璋、解放七機部”的大標語隨處可見,王是聶榮臻的得力助手,後成了林彪死黨;同時還“炮轟聶榮臻”,這部分同志顯然被剝奪了代表資格。

由此,聶榮臻的“學代會”,就成了名符其實的拉山頭搞宗派的山大王會;本人(即惲仁祥)在大會上發表了反對聲明。由於聶榮臻的錯誤行為,七機部一些同志的強烈不滿,那個會議無法開下去。

問題反映到了毛主席、黨中央,4月20日,周恩來代表黨中央來處理“學代會”的問題。

周恩來問:“(七機部軍管會主任)閻奎耀同志來了沒有?”閻答:來了。

周恩來:“選積極分子代表時有一條標準提到‘要擁護以聶副主席為核心的國防科委黨委的正確領導’?”閻答:有。

周恩來:“同意這個就選,不同意就不選”?閻答:對。

周恩來:“按這一條來選就必然出問題,…。聶榮臻同志我也熟悉,我們是老戰友,我知道他不是一貫正確的,是有錯誤的嘛!當然啰,今天沒必要在這裡講。我收到他一封信,我想跟他提幾點意見,幫助他。在三月底,楊、余、傅問題出來後,他給毛主席、林副主席有一封信,也抄了一封給我,毛主席加了批語,然後準備繼續寫一份檢討。他自己感到不安,他寫了一份檢討在我這裡,我打算給他提幾點意見。他是四月十六日寫的,我還沒有提意見,毛主席要我幫助他,我就幫嘛!”

中間有人揭發“科委機關壓制群眾,我們要到科委機關點火”。

周恩來:“你們不要管科委機關的事,要相信機關的群眾自己會起來,你們怎麼起來的”。

……這以後,(周恩來)又傳達了毛主席對“聶核心”的批評:“核心是在鬥爭中自然形成的,不是自封的”。從此,科委系統開展批判聶榮臻的“多中心,即無中心論”。

直至1968年1月,中央為解決科委的問題,而舉辦了中央國防科研系統學習班(稱中央學習班),期間,中央把上述聶榮臻的檢討書發給中央學習班人手一份,掀起了批“聶氏山頭”的高潮。並出現了原來護擁“聶核心”的部分同志貼了“打倒聶榮臻”的大標語,……。聶榮臻大樹山頭,結果是抓雞不著,反倒貼一把米。但他不思悔改,反埋下了秋後算帳的大陰謀。

也許就在這種情形下,聶榮臻令秘書給粟裕電話,要求“點名重點批判”一批七機部幹部。

據聶榮臻女兒聶力的《回憶父親聶榮臻》一書的相關章節,也同樣能印證粟裕“未予遵行”的“某領導”也是聶榮臻:

雖然不斷挨批,名譽受到影響,但是父親在國防科研系統的威信仍在。擁護他的同志在某些場合說,聶榮臻是“毛主席的好學生”,還說他“是國防科研系統的最高統帥”。結果被反對他的人抓住了“辮子”。尤其是國防科委提出“堅決擁護以聶榮臻同志為核心的國防科委黨委的正確領導”,並作為選舉出席“國防科委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代表大會”代表的條件,更是把父親架到了火上烤,使造反派有了“依據”。

1968年4月以後,“四人幫”一夥的人拿這件事情大做文章,直接添油加醋報告到毛澤東那裡,引起毛澤東的不滿。在當時的一些單位里,具體工作中提出以主要領導人為核心,這種情況是比較常見的,比如總參開始樹立“以楊成武同志為核心”,空軍提出過“以吳法憲同志為核心”,海軍提過“以李作鵬同志為核心”。這都沒有成為什麼問題,也沒有引起毛澤東的重視。據一些同志分析:那些自封為核心的人,在毛澤東眼裡都不過是小參謀,翻不了天,但到了父親這裡就不行了,父親在紅軍時期就是一個軍團的領導人,後來又擔任一個方面軍的領導,是個元帥,影響力大,因此毛澤東就認為是個問題了。

但是,上面的那些提法,那些頌揚,我的父親事前一概不知,他知道的時候,“學代會”的代表已經選出來了,不可能重新再制訂條件選代表。顯然,是那些支持、擁護他的同志“好心辦了壞事”,當時擔任國防科委副主任的劉華清在回憶錄里也提到了這件事,周恩來批評他們“給聶老總幫了倒忙”。

儘管事前不知,檢討、挨批卻是少不了的。父親特意給毛澤東寫了檢討,說自己“沒有及時察覺和制止對自己的頌揚”。

8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徹底批判反動的資產階級的“多中心論”》的社論,此後,國防科委系統掀起了批判父親“多中心論”的高潮。

在批判“多中心論”的過程中,有人還提出,父親歷史上就曾有過不適當突出自己的問題。比如在1942年的《晉察冀畫報》第一期上,刊登了鄧拓的《晉察冀舵師聶榮臻》一文,對父親進行了過頭的讚譽,那一期裡面的插圖,父親的照片也比毛主席的醒目。這個事情當時父親也不知情,是別人編排的,事先父親沒有看到過。為此,延安整風時曾經批評過父親,父親也誠懇地作過檢討。

批判“多中心論”,這些歷史老賬都被翻了出來。對這類問題,父親不迴避,該檢討就檢討。

1968年8月19日,根據毛澤東的指示,父親到京西賓館聽取七機部造反派代表的意見,有人誣稱父親搞兩面派,父親立即義正詞嚴地說:“我幾十年來是不搞陰謀的,兩面派我絕對不會做,這一條是站得住的。”父親在原則問題上的毫不妥協,使造反派們無計可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粟裕「得罪」聶榮臻的又一重要往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