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舊社會」比「新中國」光明萬分 我們被騙幾十年

1949年中共竊政前,被稱之為“舊社會”的中國社會黑暗嗎?苦大仇深的“白毛女”,罪大惡極的“劉文彩”等人物告訴了人們舊社會的黑暗,可是中國人想不到的是,這些人物都是文人們在中共的誘騙下編造出來的。

毛澤東非常重視輿論宣傳工作,早在三十年代末,就在延安建立起幾所大學,魯迅藝術學院就是其中之一,目的是利用文藝形式為政治宣傳服務。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主持召開文藝座談會,對中共領導人和文藝工作者們講:“為著剝削者壓迫者的文藝是有的。文藝是為地主階級的,這是封建主義的文藝”、“無產階級的文學藝術是無產階級整個革命事業的一部份”、“文藝作品中反映出來的生活卻可以而且應該比普通的實際生活更高,更強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造成文學作品或藝術作品,就能使人民群眾驚醒起來,感奮起來,推動人民群眾走向團結和鬥爭……”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打著為無產階級謀幸福的旗號要求中共文藝工作者們編造“比普通的實際生活更高,更強烈”的現象,驚醒人民群眾。

《白毛女》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爐的。當時魯迅藝術學院院長周揚,先後聽到李滿天和邵子南兩人講晉察冀邊區一個“白毛仙姑”的傳說,說是在一個山洞裡,住著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無邊,能懲惡揚善,扶正祛邪。而周揚卻從中發現了一個新的東西,就是後來幾易其稿、經重新調換創作人員才“挖掘”出的主題:“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這樣,行俠仗義的“白毛仙姑”就變成了苦大仇深的“白毛女”。

當時歌劇《白毛女》作為獻給黨的七大的禮物,在延安的中央黨校禮堂首場演出。本來,這時的劇本結尾,黃世仁只是被帶走了,並沒有被槍斃的場景(這時的政策還是“減租減息”、“團結地主”)。但是這時抗戰即將結束,中共的政策又要變了,要實行“土地革命”了。所以第二天,中央辦公廳就傳達上級意見:“抗戰勝利後民族矛盾將退為次要矛盾,階級矛盾必然尖銳起來上升為主要矛盾。黃世仁如此作惡多端還不槍斃了他?說明作者還不敢發動群眾……”。所以,以後《白毛女》的演出,黃世仁就被當場槍斃了。

對於《白毛女》的創作過程,黃仁柯著《魯藝人——紅色藝術家們》一書有詳細的記述。《白毛女》的創作者賀敬之,也在2009年接受了鳳凰網的採訪,在視頻節目“賀敬之講述歌劇《白毛女》如何誕生”中,講述了《白毛女》的上述創作過程。就是這個歌劇(後改編成電影),曾激發了幾代中國人對“舊社會”地主階級的仇恨。想當年,共軍打到哪裡這齣戲就演到那裡,戰士們看了演出後,紛紛激發起“替千千萬萬喜兒報仇”的殺敵熱情;“解放”後在農村,給農民演出了《白毛女》後,很快就發動起了鬥地主的土改運動,足見其感染力。

1965年,在中共政治宣傳的需要下,四川美院師生接受命令創作了大型泥塑《收租院》。這幅長達近100米的泥塑,共有人物114人,道具108件,由“交租”、“驗租”、“過斗”、“算帳”、“逼租”、“反抗”等26個情節組成。每一組泥塑都無言地訴說著劉文彩的罪惡:從小斗放貸,大斗收租;私設地牢;剝削僱工——這幅泥塑在大邑縣劉文彩地主莊園陳列館展出,多少年來,接待了無數全國各地的參觀者。《收租院》還上了小學課本。劉文彩就此成為了舊社會剝削階級的典型,成為中國人心目中兇狠殘暴的大地主。

可是事實真相是,劉文彩的罪惡包括水牢、收租院、喝人奶、老虎凳等,沒有一樣是真實的,全都是中共按照階級鬥爭的需要捏造出來的。

近些年,很多人去當地採訪後,都披露了事實真相,香港鳳凰衛視採訪後,播放了專題片《大地主劉文彩》,笑蜀也寫成了《劉文彩真相》一書出版,都證明了劉文彩不但不是惡霸,還對當地教育做出重大貢獻……

那麼舊社會城市裡的工人階級受資本家的剝削壓迫嗎?“黑暗的舊中國,地是黑沉沉的地,天是黑沉沉的天。災難深重的人民哪,你身上帶著沉重的鎖鏈,頭上壓著三座大山,你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戰鬥;可是啊,夜漫漫、路漫漫,長夜難明赤縣天……”——這是六十年代人人熟知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里的朗誦詞,伴隨著低沉渾厚的男音,一幅“工人們在工頭的皮鞭下扛著集裝箱步履維艱地前行”的畫面觸動了所有人的心,從此舊社會黑暗的印象就定格在了人們的頭腦中。

這是中共在1949年後宣傳上的講法,可是當年中共在剛建政時,在對資本家的政策態度上卻不這麼講。了解中國經濟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剛建政時,提出的經濟政策是“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顯然“剝削壓迫”和“勞資兩利”是截然相反的概念。資本家和工人互相依附雙方受益才叫“勞資兩利”。那麼這時候的中共為什麼要這樣講呢?原來中共剛剛建政,怕經濟癱瘓,需要資本家繼續經營企業以維持經濟。待穩定期過後,中共大搞社會主義改造,資本家的含義就變了,變成了罪惡的剝削者。其實在中共建政前,工人們的地位、待遇都是正常的,並沒有受到剝削壓迫。現在,在新華網上搜索《中華全國總工會關於勞資關係暫行處理辦法》,會看到這樣的條文:“在新解放的城市,資方須保持職工在解放前三個月之實際工資平均水準,不得降低”,出台日期是: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可見舊社會的工人並沒有受到剝削壓迫!

熟知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當年在國民黨統治區,中共搞民主,大造輿論聲勢,攻擊國民黨的一黨專政。所以中共歷史上才有了新民主主義時期。可是當時中共是因為搞紅色恐怖(殺地主富農搶掠財物)不得人心,才不得不轉道兒搞的民主。毛澤東在《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井岡山的鬥爭》中講:“我們一年來轉戰各地,深感全國革命潮流的低落”、“紅軍每到一地,群眾冷冷清清……”、“我們完全同意共產國際關於中國問題的決議。中國現時確實還是處在資產階級民權革命的階段”、“必定要經過這樣的民權主義革命,方能造成過渡到社會主義的真正基礎”(2)。可見當時農民並未遭受地主壓迫,所以紅色革命才冷冷清清。可見“舊社會黑暗”完全是中共編出來的。

誠然,中國歷經五千年久遠歷史的積澱,到了後期,社會上是出現了一些背離傳統道德的東西,如專制、奸詐、權謀等等。但是即使這樣,在四九年中共建政前的社會,整體上人們的道德還是維持在一定水平上的,民風還是淳樸的,人們還是老實厚道的,還相信“天理道德、善惡報應”。

而毛澤東故意忽略五千年的整體歷史,把歷史後期出現的沉渣當作人類歷史灌輸給中國人,並且歪曲歷史,講:“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歪曲道德,講:“道德是階級的道德”、灌輸人們對地主資產階級要刻苦仇恨,歪曲聖人孔子:“孔老二開歷史倒車,替統治階級壓迫人民服務……”,大肆欺騙中國人。中國人經洗腦、破四舊,傳統文化的根被徹底斬斷了。

現在環顧世界會發現,在所有正常國家,人們根本不講馬列這一套。只有共產黨執政的國家,才進行這樣的宣傳教育,目的是為了證明“社會主義公有制是社會的進步”。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共產黨黨魁們故意把人類歷史歪曲成“黑暗的舊社會”,以此襯托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美好”。

現在世界上只剩下中國、朝鮮等少的可憐的幾個共產國家,也已經名存實亡抑或人間地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