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警察的可笑 法律保護女孩不利卻讓變態狂溫暖

——安全感這個詞太虛幻了

我整理一下小菲這件事的時間線。懶得看長報道的人可以看一下。

2018年寒假,家境貧寒的小飛到北京母親當洗碗工的飯店想通過一個寒假的打工,賺3000塊錢上學費用。——懂事又體貼的女孩。

通過這次打工認識了王雷,王雷通過網路追求。小菲明確拒絕,表示已有男朋友。王雷欲購買在淘寶上購買衣物等禮物,小菲均明確拒絕。後來收了一隻直接寄過來的蛋糕。

2018年4月28日,小菲去北京看母親,一起回淶源。——是個孝順孩子

2018年4月29日下午,王雷來到宿舍樓下,說要和她把事情說清楚。去了附近的公園,王雷一晚不讓她離開——王雷己表現出了明顯的暴力性。

2018年4月30日一大早,其母趙印芝和同事一起接回小菲。當天王雷開始尾行,小菲往宿舍走,他一直跟在後面。趙印芝決定讓小菲回淶源。在地鐵上,王雷也一直跟著在。

‌‌“只隔了一個車廂,後來我們中途下地鐵才甩開他,坐大巴回去的。他跟著我來到了老家,但他沒敢進門。‌‌”小菲說。

(這和電影里的變態跟蹤殺人狂有什麼區別?事實上正常的現代文明社會裡警方這個時候就應該介入保護小菲的人身安全了吧?然而由於法律的缺失,警方也是缺位的。

如果針對普通人的人身禁止令相關法律存在,對跟蹤騷擾,暴力威脅行為入刑,也許王磊接到禁止令以後,懾於刑法的尊嚴放棄了犯罪行為,他的生命是不是也可以保住呢?)

2018年5月16日,王雷來到小菲學校,尾行威脅小菲。小菲一邊電話告知給父母,隨後,王新元夫婦趕到學校,接走了小菲。

5月17日,王雷跟到小菲老家鄧庄村。小菲哥哥王歡報警,王雷跑了。烏龍溝鄉派出所警察出警後,並沒有找到王雷。

(如果警察能夠認識到王磊非常危險的犯罪傾向,認真偵查找到他不是這次慘案可以避免發生?)

5月17日,將小菲送到縣城親戚家躲避。

5月19日,王雷又到小菲家。要求支付600元錢不再糾纏。支付600元後,小菲回家。

5月20日,王雷又來,警察再次出警。反偵察能力較強的王雷跑。

2018年7月11日晚11時許,王雷手持甩棍、水果刀,翻牆進入小菲家,在院子里被小菲一家人發現。

雙方隨後發生激烈的肢體衝突。王雷使用甩棍、水果刀傷人,導致小菲腹部、趙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雙臂受傷

(在沒有路燈的河北農村一個精壯的身高1米8多的小夥子深夜11點翻牆到你家來,而且身上還帶著甩棍和刀,我想問大家,你們怕不怕?

自己一家三口全都受傷,孩子肚子被捅父親肚子被捅,女兒天天被對方威脅要殺全家,面對這樣的人,你在跟他搏鬥的時候還能想得到會不會傷到他嗎?而且你明知道對方受過特殊訓練,除了求生,這三個人還能想什麼?)

這個案例中小菲可謂不小心。她寒假打工都要到自己媽媽所在的飯店好有個照應。遇到別人的追求。她明確拒絕,不留任何曖昧的空間。對方送禮物,她拒絕。僅收了對方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送的一隻蛋糕。我沒有看到價格,估計不會超過300塊。對方威脅的時候給了對方600塊。

小菲及其父母對壞人的防範,不可謂不精心。院子里外安裝了監控,借來一條大狗,不定期更換睡覺房間,並在卧室內放置了鐵鍬、菜刀、木棍等。

(大家想一想一個人得怕成什麼樣,才能有這樣的防範措施啊?我們作為一個公民在這種情況下,難道不應該得到法律的保護嗎?然而他們反覆報警,警方的總是以找不到人了事,到警方沒有看到這一家人生活在什麼樣的恐懼里嗎?)

事發前一段時間王雷多次通過微信、簡訊、電話等方式聲稱要殺掉小菲全家,司法機關均沒有採取任何有效措施,防止事件的進一步升級。

在案發生後,公安機關以下面的理由駁回了對小菲媽媽的取保候審要求:

淶源縣公安局認為,王雷受傷倒地後,趙印芝在未確認王雷是否死亡的情況下,持菜刀連續數刀砍王雷頸部,主觀上對自己傷害他人身體的行為持放任態度,具有傷害故意,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另案發時其手段較為殘忍,不計後果,這說明趙印芝長期受到受害人滋擾、心中存滿仇恨,家庭突遭變故,是否會心生報復社會之心無法排除,因此無法保證其脫離羈押後不致發生社會危害性。

我簡直又要笑了。一個本分木訥的農婦,飯館的洗碗工,勤懇耐勞,遵紀守法,女兒被人暴力威脅騷擾,求告無門。被兇悍的匪徒闖到帶刀闖到家裡,她還手保護自己,該保護她的警察卻說,她沒有考慮匪徒的安全,所以有傷害的故意,所以她會報復社會,所以她的社會危害大。這是反諷嗎?同一個公安機關的眼裡,1米8的壯漢威脅要殺人全家他們覺得找到找不到無所謂,找不到了就算了,直到發生人命案。他們就覺得這農婦有社會危害性了。WHAT F!

@我不是謙哥兒:愛孩子的父母有沒有?有的。小菲的父母就是。

小菲的家境並不好,小菲的父親王新元,身有殘疾,家庭困難,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

夫妻倆都在北京打工,小菲的母親在酒店洗碗,小菲上面還有個哥哥

但家境一點都沒影響他們愛護自己的孩子,他們供小菲上大學

在小菲受到騷擾後,夫妻倆第一時間雙雙趕到學校把女兒接回老家

在被王雷追上門以後,他們又將小菲送到親戚家

小菲的父親還找王雷協商,給了王雷600塊錢,安撫王雷的情緒

他們把女兒接回來以後,借了大狗來養、院子內外都裝攝像頭,家裡備了各種防身器械

整整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們日防夜防

就在王雷揣刀翻牆進院子以後,50多歲身有殘疾的王新元擋在了妻子和女兒的前面

用木棍、鐵鍬和菜刀與入侵的25歲壯漢搏命,身上中了三刀,受傷最重

小菲的母親最後作了絕殺,已經半年了,她至今還被關在看守所里

一直都有人說,安全感這個詞太虛幻了

安全感不是來自於金錢鑄造的富貴和安逸,也不是來自於不輸在起跑線上的焦慮和惶恐

多賺錢,給孩子好的生活環境經濟條件固然是愛孩子

但更重要的是,在孩子遇到困難危險的時候能夠趕到ta身邊,而不是嫌ta小題大做

是在ta遇到危險的時候窮盡自己的一切手段來保護她的安全,而不是指責她惹麻煩

是在最危險的時候,讓ta知道,會有人站在ta的前面,告訴ta,不要怕,我們和你在一起

有家回,有人愛,這份踏實,就是安全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Marcus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