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達沃斯罕見自嘲 和習近平拉開距離!中共模式到盡頭 刺激衰退

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應邀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年會並致辭。在念完演講稿後,他罕見的調侃自己就是讀稿子人,低頭念完就算了。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這是否是和習近平拉開距離?

23日中共央行開展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操作量為2575億元。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貨幣政策的有效性維持的時間越來越短,實體經濟難解渴。

有大陸資深媒體人認為,依靠貨幣超發和信用膨脹支持高速發展,一直伴隨著中國經濟,成為外界所稱呼的“中國模式”。在運行多年以後,這種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旅居海外的蒙古族學者席海明指,經濟問題會觸發中共統治危機。

1月23日,在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年會上,王岐山在致辭中稱,今年是中共同世界經濟論壇建立關係40周年,40年來,達沃斯小鎮,已經成為了中共觀察世界、交流思想的重要平台。

在被詢問是否擔心發生世界經濟危機時。王岐山說,“是福是禍,是禍躲不過”。提及中國經濟,他稱,“說起問題來我難過得要命,說起成績來我高興得要死”。

在念完演講稿後,王岐山罕見調侃稱,“讀稿子的人就是低頭念完就算了。”

有分析認為,王歧山在如此重要的國際場合,以中共官員固有的念稿方式演講結束後,罕見的做出上述自嘲,並非是簡單的幽默,似有難言之隱。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闡述,中國經濟下行是江澤民悶聲發大財所造成的共產黨資本主義的必然結果。資本家都入黨了,根本不是社會主義。在GDP虛高,靠借債發展,空氣、水、土壤都嚴重污染的情況下,習近平在這個爛攤子上也不會有任何辦法。除非中共解體,從頭來,誰也沒辦法。即便如此,環境的恢復也要幾十年以上。

王篤然分析,中共末期,習近平國進民退,加上政敵內鬥,川普要捍衛美國,抵禦中共的入侵。這種情況下,中共的衰敗可能發展很快。

王篤然認為,王歧山應該對形勢的發展有一定的認識,他的潛台詞是他不是決策者,他只是執行者。執行者不擔當決策者的責任。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倡議飽受批評,近來轉為低調,在論壇上,中方只派出商界代表發表謹慎演說。不過,中共也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明年秋天將邀請各國企業家參與一帶一路商業機會活動,因此"一帶一路"短期內,應不會淡出舞台。

中共貨幣政策有效性越來越短

2019年1月23日(周三),中共央行開展了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

根據央行公告,此次TMLF為首次操作,操作量為2575億元,期限一年,到期可根據金融機構需求續做兩次,實際使用期限可達到三年;操作利率為3.15%,比中期借貸便利利率優惠15個基點。

經濟學家、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1月23日撰文分析說,觀察過去幾輪穩增長措施,其在更長的時間維度上並未能阻止經濟增速下滑的趨勢,作用或僅僅在於避免“硬著陸”。而從政策效果持續周期的角度考量,每輪措施之間的時間間隔似有縮短之勢,尤其是上一輪到本輪之間,僅僅間隔一年時間(2017年),說明宏觀政策的短期有效性或許也在降低。

沈建光表示,貨幣政策的有效性維持的時間越來越短,加上傳導機制仍不通暢,1月全面降准後一度水漫銀行間,而12月金融數據則提示“松貨幣”效果有限,實體難解渴,“流動性陷阱”風險仍在;而支持民營經濟的一系列舉措也有其兩面性,當前措施大有鼓勵金融機構風險偏好下沉之勢,可能會造成銀行業資產質量下降。

經濟問題觸發中共統治危機

習近平本周一(21日)在中央黨校開學班發表講話,重點談的就是因為經濟問題引發的政治安全。他強調,要確保海外重大項目和人員機構安全。

美獨立觀察人士古懿本周三(2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習近平希望通過強調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的控制,確保政權穩固。

他說,“習近平講話將政治風險和意識形態風險放在首位,強調加強輿論引導,網路治理和思想教育,這等於承認了集權體制缺乏政治自信。必須依靠虛假信息,言論管制和思想灌輸維持生命力。體制很清楚自己在自由空間,一天都不能活下去。任何體制內改良都是通往顛覆政權的不歸路。”

旅居海外的蒙古族學者席海明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去年以來,中國經濟快速下行、財政赤字增加,市場蕭條。當局必須全力維穩,以防突變。

他說,“習近平的講話給我的感覺是他自己心慌了。我覺得這一次是共產黨的統治危機已經到來了。這更是習近平個人地位和統治危機。他的合法性只是靠經濟發展來維持。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熱鬧。”

“中國模式”已經走到盡頭

中國資深媒體人馬國川1月23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年末歲初,隨著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增大,呼籲宏觀政策上實行財政、貨幣“雙擴張”的聲音不斷增強。

馬國川表示,2018年,中共政府已經再次加大刺激政策,幾次降准及降低銀行存款的準備金比率,再加上“中期借貸便利”的金融工具,央行所釋放出的資金總量已經超出了四萬億,被坊間稱為“新版四萬億”。

馬國川說,過度使用刺激政策,可能會進一步加槓桿,使風險加速積累。過高的槓桿率意味著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大增。中國經濟的“灰犀牛”就蹲在那裡,不能視而不見。

馬國川還擔心,過度刺激將會擠壓民營經濟的發展空間。因為在財政貨幣雙擴張的背景下,各級政府積極將會把主要精力用於“擴需求、保增長”,而不會著力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以往的經驗表明,增加的貨幣很難進入民營經濟,而是流向國有企業或債市、房市和、股市。政府成為投資主體,會對民營經濟投資形成擠出效應。這就讓本應該受到限制的政府權力進一步擴大了,排擠了“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馬國川說,四十年以來,以中共政府為市場主導,依靠貨幣超發和信用膨脹支持高速發展,一直伴隨著中國經濟,成為外界所稱呼的“中國模式”。在運行多年以後,這種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