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廖祖笙:百度李彥宏加入反共大潮?

反共反習的百度李彥宏給了廖祖笙「復出」的機會。百度都下流成這樣了,這事關個人名節,事關人身安全,我不可能再裝啞巴了吧?都已被逼到了這份上,還怕的什麼國保找麻煩?我找黨官理論不成了,找百度的李彥宏理論總可以吧?我罵天罵地不成了,我三天兩頭罵李彥宏,順帶著指桑罵槐,這總可以吧?以反共義士李彥宏之雅量之厚黑,還會怕我罵他不成?感謝李彥宏如此技巧,給了我言說的機會。

2019年第一個工作日,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喜不自禁,公開宣布2018年百度營業收入正式突破1,000億元人民幣。豈料話音未落,百度就已悲風乍起,《南方周末》記者方可成的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頓時一棒就將李彥宏打得滿地找牙,使其頓時從山巔跌落到了谷底。

方可成指責百度搜索結果一半以上會指向百度自家產品,尤其是百家號,搜索結果充斥大量營銷和質量低劣的內容。這便引申出了巨大的問號:百度何以要這般一反常態?何以要如此自我糟蹋?百度差錢嗎?百度不差錢。別說僅在去年百度營業收入就已突破了千億,光是百度競價這麼多年的謀財害命,所累積的財富,就已讓李彥宏富可敵國。

什麼叫百度競價?一家莆系民營醫院的競價員曾告訴我,所謂百度競價,就是競價員三班倒盯著電腦屏幕,價高者得,一天少則十幾萬,多則幾十萬給百度砸錢,哪家醫院出的價格高,哪家醫院在百度就佔有絕對的宣傳優勢。至於病患在搜索百度時,聽信了虛假宣傳,被黑心醫院給治殘了或是治死了,就不關百度的事了,百度只管快樂數錢。中國有多少個魏則西,大抵也只有天曉得。

不差錢的百度如此怪異地死掉了,是原本絕頂聰明的李彥宏中風了?或是腦殘了?應該不存在這種可能。李彥宏炫富時,身子骨硬朗,也不怎麼說胡話,能搬動工信部擠走谷歌的角色,就是天下人都腦殘了,李彥宏該也不會腦殘到哪兒去。有跡象表明,李彥宏其實具有大智慧。

以百度董事長李彥宏的絕對聰明,該不會看不到黨天下日趨嚴重的內外交困、窮途末路,該不難想到他在百度競價中的長期謀財害命,在國家實行真法治後,即使是被槍斃百次、千次也不為過。怎麼保命呢?為今之計,恐怕也只能是盡量立功贖罪,不惜以百度的死掉,從又一個側面極力凸顯黨天下之惡,以加速黨天下的滅亡,來體現他的用心良苦,以換取民主法治時代對他的寬大處理。

推測,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有這樣一種可能:鼎鼎大名的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不動聲色,已悄無聲息加入了反共大潮。百度的一反常態,何止在於百度的“已死”?百度近期以迂迴的方式,公然對廖祖笙進行污名化,並在搜索結果中大量隱藏廖祖笙的文章索引,以激將法的方式,非要逼迫長期沉默的廖祖笙站出來發聲,說明百度李彥宏不僅自己在反共,還要不擇手段逼迫他人去反共,去為埋葬黨天下而努力,而奮戰。

與百度李彥宏的反共大計相比,我極之慚愧。我上有老下有小,家破人亡後一度被逼得反黨,以至落拓得就連吃飯都成了問題。現在每月能拿到一點糊口費,還是在給習近平先生寫過一大堆的公開信之後,總算是迎來了皇恩浩蕩,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了不挨餓。累乏已久的我,不想再讓小女又被嚇得哇哇大哭,不想再讓家裡的老人提心弔膽,不想再讓國保總是到我辦公室找麻煩······我沉寂久矣,感謝百度李彥宏沒將我忘記。

反共反習的百度李彥宏給了廖祖笙“復出”的機會。百度都下流成這樣了,這事關個人名節,事關人身安全,我不可能再裝啞巴了吧?都已被逼到了這份上,還怕的什麼國保找麻煩?我找黨官理論不成了,找百度的李彥宏理論總可以吧?我罵天罵地不成了,我三天兩頭罵李彥宏,順帶著指桑罵槐,這總可以吧?以反共義士李彥宏之雅量之厚黑,還會怕我罵他不成?感謝李彥宏如此技巧,給了我言說的機會。

百度李彥宏加入了反共大潮,這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有百度的莫名死掉,以及百度的逼迫廖祖笙“復出”,作為具體論據支撐的。要是沒有百度的一反常態,我哪有這般言說的機會?哪有用大段文字為兒鳴冤的機會?感謝百度董事長、反共義士李彥宏,竟然具有這樣卓絕的大智慧。當這樣的大智慧,被百度運用到了中國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時,何愁不冬去春來?何愁專制的盛宴不儘快搖席破座?饒恕李彥宏吧,他在做大事,在以保黨的姿態技巧、兇猛地反黨。

廖祖笙寫於2019年1月24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