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陳光誠:最毒淫邪是專制 殺人越貨無形中

中華兒女到底傷了什麼天理,就像中了魔咒一樣不管付出了多少代價也一直不能擺脫專制邪靈的糾纏。就連無辜的孩子也要不斷遭到專制的傷害,等將來孩子們長大了,會認為現在受到的傷害,是因為你們長輩們今天的軟弱無能造成的嗎?

著名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

最近不計其數的江蘇孩子被注射過期疫苗導致不同程度後遺症的事件被從淮安金湖縣揭露了出來。當地至少上百孩子的家長走上街頭,要求政府給個說法。而相關各部門之間不但互相推諉扯皮不予正面答覆,還在網上篡改有關已注射疫苗的信息,銷毀證據。面對得知孩子是被過期疫苗所害而憤怒的孩子家長,中共一方面調集大批公安封鎖幹道,組成人牆試圖驅散他們,甚至調集武警前來支援;另一方面則命令家長所在的單位、小區和公安上門施壓,要求他們簽保證書,甚至直接威脅他們。家長們發的微博被刪,帳號被消除,就連獲得消息而關注此事的記者也被中共指使公安和宣傳部的人員上門警告、威脅,要求不準關注此事。這已經不僅是中共從來不去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了,現在是面對他們造成的災難不僅死不改悔,還千方百計掩蓋他們的罪證、打擊無辜受害的人們了。

從長春銷售到全國各地的毒疫苗事件剛過去不久,李克強總理那信誓旦旦的保證餘音未落,據說2010年就存在的過期疫苗事件就又爆發了出來。面對此情此景,人們若默默的忍受,無異於糊塗的被慢性謀殺。無論毒疫苗、毒奶粉、地溝油也好,吸入的霧霾、喝到的污染水、吃進的毒食品也罷,總有一項輪到你。任何人僥倖躲過,純屬意外,不幸中招實屬正常。中招者輕則致病致殘,重則殞命夭折。而若據理力爭,拒絕奴役,則會立即遭到獨裁政權形式各異的打壓迫害,如同被鬼上身一樣,成為專制政權的重點關注對象。侭管如此,我們除了不斷地反抗,別無選擇。

中華兒女到底傷了什麼天理,就像中了魔咒一樣不管付出了多少代價也一直不能擺脫專制邪靈的糾纏。就連無辜的孩子也要不斷遭到專制的傷害,等將來孩子們長大了,會認為現在受到的傷害,是因為你們長輩們今天的軟弱無能造成的嗎?

其實,你們的父母甚至祖父母一輩身心受到的專制獨裁政權的傷害要遠比你們直接和嚴重得多。他們彷彿被邪靈附體,有時在處於精神失常的狀態下被裹挾著做了許多打人毀物,塗炭生靈,甚至骨肉相殘的事情。我將中了紅毒表現出這種癥狀的人稱之為得了“專制獨裁症”。

既然是病態,就要從醫學著手尋找解決之道。傳統醫學把自然界能夠傷及人體的致病因素分為外感六淫:風寒暑濕燥火,太過或不及皆可導致身體發病。內傷七情:喜怒憂思悲恐驚,失常亦會導致臟腑功能失調而生疾。還有飲食、勞逸、不內外傷。

可是不知為何,前人在論述環境與疾病的關係時,卻沒有提到政治制度對人身心健康的重要影響。我認為專治獨裁的社會制度也同樣是失常狀態,是一種重要的致病因素。而且由於其人為結合政治的特點,無論是從它的危害範圍之廣,還是給人們身心帶來的傷害程度之深,其對社會的危害性都遠遠超過自然致病因素。況且其傳染速度比任何一種傳染性病都快。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世紀的“文化大革命”了。幾乎一夜之間,使得全國數億人瘋狂,無數寶貴的優秀傳承被毀,數以百萬計的社會各方面的精英被批鬥、打死不得翻身,父子反目、師徒成仇,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造成了社會道德斷層,它的破壞與殺戮是史無前例的。

中醫治療疾病講究辨症求因,審因論治。只有找到病因,將其去除了才能從根本上治癒疾病,就是我們俗話說的除根。小修小補式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是治標而不治本。

專制獨裁症的難以治癒,不是因為病因難找,也不是因為無方可出,無葯可用。其最難之處在於患者諱疾忌醫,不認為自己有病,因而拒絕醫生的施術治療。其癥狀一定程度上像精神病,但於一般的精神病又十分不同,主要表現為一定情況下的“判斷功能失常”。

它是因大腦中被片面地輸入了太多的陰性信息,造成體內信息的陰盛陽衰,陰陽失調,神明之府被蒙蔽所致。要治療就要因地制宜,補充缺乏的陽性信息。因此,原則上要泄其有餘,補其不足。方法上要去除過濾掉陽性信息的系統——網路防火牆等,保證陰陽信息的自由傳播。

要治癒人們的專制獨裁症,關鍵是要拔除病根——專治獨裁製度。徹底去除了病根,再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患者適應了體內陰陽信息平衡的狀態,心竅開明了,病症自然也就除了。這需要已經清除了紅毒的人們組織起來,不斷創造條件,讓新的被解毒者加入其中,攜手作戰才行。

為了去除這最毒的淫邪——共產專制,避免老幼婦儒、子孫後代繼續遭到紅毒的侵襲,被無形的屠掠,讓我們帶上良藥——良知、智慧與勇氣,攜手行動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