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上海老闆徐春朋認同三民主義遭打壓 真名三退 退黨退團退隊

——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冤獄迫害 公開住址身份免「人間消失」

大陸聲稱實行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但上海電子公司老闆徐春朋欲加入八大民主黨派之一的國民黨未果,其後更因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受中共非法打壓。十一年來他被上海公安非法綁架逾二十次;未經任何審判而被關進監獄五次,最長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徐春朋日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並公開用真名退出少先隊,但隨即被公安帶走並以妻兒的利益威脅。徐擔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決定對外公開自己的住址、身份,免於「人間消失」。

大陸聲稱實行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但上海電子公司老闆徐春朋欲加入八大民主黨派之一的國民黨未果,其後更因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受中共非法打壓。十一年來他被上海公安非法綁架逾二十次;未經任何審判而被關進監獄五次,最長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徐春朋日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並公開用真名退出少先隊,但隨即被公安帶走並以妻兒的利益威脅。徐擔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決定對外公開自己的住址、身份,免於“人間消失”。

徐春朋月初被採訪後,隨即失去聯絡。本報1月20日再致電徐春朋,他表示因為電話被監聽,上海公安在他1月4日早上接受採訪後,下午就強制傳喚他,其後以他和新聞媒體有聯絡為由,關押他一天多後釋放。

上午接受採訪下午即被傳喚

他批評,中共治下毫無法治可言,要傳喚人就傳喚人。當局傳喚他時,甚至複述他和媒體之間的對話,他相信自己的電話等通訊設備均被當局監聽,所以不方便多說什麼。他強調,“人說話的方式,應該在真實意圖下做出的表態,才是真的。”他又擔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希望公開自己的住址和身份證號碼,若有不測的話,外界可以知其遭遇。

徐春朋究竟因為什麼原因,在接受採訪後就被當局打壓?在之前本報對徐春朋的採訪中,或許可一窺究竟。

加入國民黨須中共批准

現年45歲的徐春朋,是上海一家電子公司的老闆。因為認同台灣三民主義,打算加入國民黨。但致電上海政府查詢後得知,需要由戶籍所在地的共產黨組織發出許可才能加入國民黨。他對此不解,為何加入其它黨派也要得到共產黨的同意,再打電話至當地的國民黨詢問,該組織“斥責”徐春朋連全國八黨均由共產黨領導的常識都不知道,追問下發現,在中國大陸無論加入任何黨派都需經共產黨批准。

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冤獄迫害

另一名大陸“國民黨”委員表示,他們是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非國民黨。徐此刻才驚覺,在共產黨統治下,所有黨派均為政治花瓶。

徐春朋不願加入需“中共批准”的國民黨,轉而想收藏青天白日旗,但中共領導下的國民黨組織告訴他,他們沒有黨旗。後來徐春朋想辦法收藏到青天白日旗,但沒想到被當局發現,2007年他因此而被捕。他說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一個月。

2008年,徐春朋寫公開信給時任台灣總統的馬英九,希望台灣幫助推動大陸的政治改革,隨即被公安帶走。公安對徐春朋表示,公安機關在偵查期間,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可以隨時拘捕你一個月,不用起訴,也不用判決。

徐經常被上海公安局拘捕至黑監獄或看守所等,由於是非正式拘捕,公安沒有用手銬,只用尼龍繩捆綁。徐形容這種綁法非常不人道,“一根如手指粗的麻繩,勒至入肉,疼痛難忍,疤痕可留數月。”徐春朋透露,公安並威脅可將其拋河中淹死,製造一場事故,沒有人會發現。公安亦以徐的妻兒作為威脅,最終令徐夫妻兩人離婚收場。

將青天白日旗紋於後背差點被公安“剝皮”

在多次的非法拘捕中,令徐春朋感受最深刻的是曾被關押於上海“魔鬼監區”,那裡專門關押重刑犯,包括法輪功學員。監獄環境惡劣,一個20平米的房間關押約二十多個犯人。而“魔鬼監區”中的“酷刑”最為臭名昭著,用各種“花樣”折磨犯人及不供給食物。監獄內是以犯人監察犯人的模式管理的,跟公安拉關係成功的便可成為“老大”,可以“監察”其他犯人。

因不能收藏青天白日旗,徐改以紋身的方法,把青天白日旗紋於後背。公安得悉後,把徐春朋帶到醫院,欲將帶紋身的皮移除,但因太殘酷被醫生阻止。徐春朋表示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並非大事,非常普遍。

不願被中共“綁架”真名三退在採訪中,徐春朋決定用真名三退,他表示自己沒有入黨,但入過隊,故決定退隊。他還說,中國百姓為了獲得受教育的機會,被迫加入少先隊。年幼無知的兒童被共產黨“綁架”,被迫熱愛共產黨,非常不合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海華、梁珍香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