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可心:委內瑞拉顏色革命看中共末日即至

1月23日在委內瑞拉發生的反對現任總統馬杜羅的大規模抗議活動。

1月23日上午,在政府反對派的呼籲下,數10萬委內瑞拉民眾湧上首都加拉加斯街頭遊行示威,並喊出“馬杜羅下台”的口號,抗議馬杜羅(Maduro)社會主義政府多年來獨裁暴政所帶來的種種災難:通貨膨脹、大饑荒、移民危機等。隨後,美國、加拿大、哥倫比亞、巴拉圭、巴西、智利、阿根廷,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宏都拉斯,巴拿馬和秘魯等國家相繼宣布承認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儘管中共、俄羅斯、伊朗等國聲稱支持馬杜羅,其在位時間已經進入了倒計時中。

委內瑞拉人民通過非暴力的方式,勇敢表達自己嚮往民主自由的心聲,使委國一夕之間變天,獲得國際主流社會擁護支持,這是民眾試圖通過顏色革命恢復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又一個例子。

顏色革命(Color Revolution),又稱花朵革命,是指20世紀80、90年代開始的一系列發生在中亞、東歐獨聯體國家的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推翻暴政的政權變更運動。

參與者們擁護自由民主與普世價值,期望通過非暴力方式來反抗他們國家的執政者。他們通常採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革命運動的標誌。顏色革命的幾個著名的例子包括:烏克蘭的“栗子花革命”、菲律賓的“黃色革命”、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吉爾吉斯斯坦的“鬱金香革命”、埃及的埃及革命、香港的雨傘革命、和緬甸的番紅花革命等。

奇怪的是,前不久(1月17日),在中共公安部召開的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居然提到了“顏色革命”。他稱,要“集全警之智、舉全警之力,”繃緊弦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打好政治安全保衛仗”。

歷年的類似公安會議上,中共都會強調“維護國家政治安全”之類的老掉牙的話題,但提到防範“顏色革命”,近年來還是第一次。趙克志為什麼突然強調要著重抵禦“顏色革命”呢?主要是因為,中共暴政已經使人神共憤,現在中共政權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垮台。中共此時提出嚴防“顏色革命”,是害怕“顏色革命”在中國出現,這是中共在臨死之前做最後的掙扎。

如多位評論人士已經指出的,回顧歷史,自中共統治中國以來,逢九必亂:59年人為製造大饑荒、鎮壓西藏,69年珍寶島事件,79年發動對越戰爭,89年屠殺大學生,99年鎮壓法輪功,2009年鎮壓新疆的七五事件等等。眾所周知,委內瑞拉是中共的重要盟友之一。當初中共決定與委內瑞拉建立合作關係,一方面是想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來填補未來如果無法從伊朗進口石油所帶來的潛在缺口;另一方面,幫助委內瑞拉發展經濟,也可以讓馬杜羅繼續在美國的後方反美,或可阻撓川普。但是,它的選擇今天被證明是打錯了算盤。中共估計怎麼也不會想到,它新的投資成為了肉包子打狗,努力給委內瑞拉輸血但最後卻沒能夠得償所願。此次委國政變,定會給予中共以極大的重創。2019年開年就發生這樣重大的事件,再加之多種其他跡象,或許意味著,2019年,中國政局會發生大的變動。

現在,在美國的領導下,整個世界都在漸漸覺醒,全球掀起了反社會主義、反共產主義的大潮。如九評《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所說:“中國雖然集中了共產邪靈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萬萬中國人在堅持信仰和普世價值,和平抵抗共產暴政;在《九評共產黨》引發的“三退”(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運動中,三億多人勇敢選擇從精神上脫離共產枷鎖。這種個人發自心底的選擇,正在解體共產黨於無形。”

貴州省平塘縣發現的藏字石,上面自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表明了神的安排。在這歷史的重要關頭,願每個人都能跟隨上蒼的意志,做出正確的選擇。隨著委內瑞拉人民衝破獨裁、重獲自由,全球保守勢力回歸,相信中國人民脫離中共魔爪的這一天也不會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