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的殘暴酷刑手段 毒打人致瞎 「上級」經研究決定 殺人滅口:唆使死刑犯將其殺害。

——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失明案例(一)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在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算自殺」等指令下,中共人員使用一切凶殘手段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強逼他們放棄修煉,其中令人髮指的手段是把法輪功學員迫害失明。本系列文章意在曝光中共利用毒打、酷刑、藥物、異物、冤獄、活摘器官等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眼睛,導致他們失明,甚至失去生命。

他們遭中共警察毒打,或眼球被打出來,或眼睛被打瞎:(從左至右)李淑花(離世)、王海燕、姜洪祿。

遼寧省本溪吳俊陽被打得遍體鱗傷,不醒人事,停放在醫院的走廊里,無人管,雙目已失明,悲慘離世,走前發出三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廣州市優秀服裝設計師王海燕,被五六個警察綁架,遭毒打致昏,視神經等受傷,被關進看守所四個月不給治療,致使右眼失明,完全毀容。

吉林省榆樹市李淑花,被一群警察刑訊逼供,一個警察猛擊她的眼睛,她發出撕心裂肺地慘叫,昏死過去,她的眼球被打出來⋯⋯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在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算自殺”等指令下,中共人員使用一切凶殘手段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強逼他們放棄修煉,其中令人髮指的手段是把法輪功學員迫害失明。

本系列文章意在曝光中共利用毒打、酷刑、藥物、異物、冤獄、活摘器官等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眼睛,導致他們失明,甚至失去生命。

本篇將揭示中共通過毒打把法輪功學員的眼睛打瞎、眼球打脫落的殘暴行徑。

離世前被迫害失明的雙眼流下淚水

吳俊陽,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2004年9月18日半夜被綁架,在本溪看守所被酷刑折磨、毒打。同年11月16日晚5時,被打得遍體鱗傷、不省人事的吳俊陽被警察劫持到市中心醫院。待家屬趕到時,只見吳俊陽被停放在走廊里,警察已溜走。

吳俊陽

吳俊陽雙眼瘀血、用微弱的聲音告訴家屬他是被打傷的,要求回家。那時他已雙目失明,左半身不能動,左手大拇指緊緊握在手心裡掰不開,左胳膊僵硬,左胸腫脹,左小腿外側腫起拳頭大的膿包,一條腿膝部潰爛,雙腳紅腫,兩肋青紫,雙腿內側紫青,尾骨部位烏黑,小便黑紫,舌苔發白,舌頭潰爛,處於昏迷狀態,大小便失禁,昏迷時還發出難受的“哼哼”聲。

醒來後,他斷斷續續地訴說他在56天里所遭受的折磨,每說一個字都要費很大力氣。

2004年11月27日凌晨1點,回家僅十天的吳俊陽含冤離世,年僅30歲。臨走時,他發出三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那雙雖看不見卻閉不上的雙眼,從眼角處流下了淚水。

遭毒打右眼失明毀容

廣州市王海燕是位優秀的服裝設計師,2002年6月13日下午,遭農林下路派出所警察和“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五六人綁架,被毒打致重傷昏迷。

經搶救蘇醒後,她身心遭受巨大的創傷,出現暫時性失憶,眼睛球壁組織和視神經受傷,腦部多處瘀傷,左耳膜受傷,一隻耳朵失聰,全身青紅紫綠、血跡斑斑,多處軟組織挫傷。

醫生們建議讓她即刻辦理住院手續,警察反而將她劫進東山看守所非法關押近四個月。由於得不到及時治療,她傷情惡化,每天頭痛、眼痛,全身經常痛得抽筋、徹夜不眠,最終造成右眼失明完全毀容,左眼視力直線下降。

左圖:2002年以前的王海燕;右圖:現在的王海燕。(明慧網)

眼球被打出來她被窒息而死

李淑花(明慧網)

李淑花,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溫柔賢惠,孝敬公婆,是鄰里公認的好人。2003年9月24日,被當地警察綁架。一群警察為逼迫她說出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來源,對她動用酷刑,用塑料袋套住頭,用大針扎手指尖、胳膊、後背、前胸,她痛得大聲慘叫。

一警察看她仍不開口,瘋狂地猛擊她的眼睛,把她的眼球打出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慘叫,昏了過去。因無法向家屬及社會交待,“上級”經研究決定,殺人滅口:唆使死刑犯將其殺害。

中共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明慧網)

李淑花被死刑犯用黑塑料袋套頭窒息而亡,年僅32歲,身後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

她的丈夫楊占久是法輪功學員,當時正被關押,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四平石嶺監獄被迫害致殘;她的母親崔占雲後來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眼球被推回眼眶老人被毒打致死

劉玉鳳(明慧網)

劉玉鳳,山東省威海市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進京為法輪功討公道,在天安門廣場被文登區駐京辦事處負責截訪的李英林搜身搶劫、毆打,李英林一拳把老人的眼球打出去四五公分遠,劉玉鳳用手把眼球送回了眼眶內(註:法輪功的超常,劉玉鳳的眼睛很快恢復了健康)。

2000年7月18日,劉玉鳳因參加回龍山集體煉功被非法拘留;第六天,即7月23日,被毒打致死,終年64歲。

劉玉鳳被毒打致死不久,他的家鄉草廟子一帶爆發瘟疫;積极參与回龍山迫害事件的文登區王照光,於2006年5月5日在茅廁里離奇死去;當時的文登公安局局長徐海峰在退休後不久,於2010年4月暴死於車禍,死相凄慘,頭差點被車玻璃切掉。

被踢昏死兩個眼球被踢出去

姜洪祿(明慧網)

姜洪祿(姜洪錄),黑龍江省密山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上街向人們講講法輪功真相,被警察孟慶啟開槍打斷左腿膝蓋下部V型骨。孟慶啟、杜永山跑到他跟前,對準他的頭部猛踢,當即就把他的兩個眼珠踢出來,頭、臉嚴重變形,頭部被打開一個二寸長的口子。

姜洪祿被踢得昏死過去,流了很多血。警察把他拉到醫院,讓醫生把他的兩個眼睛按回去,再連床墊加被把他蒙上拉回看守所,不給治療,不讓家屬探視。

兩個警察每次非法提審時都酷刑折磨他,用皮管子抽,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等。9個月後姜洪祿的身體還顫抖。最終,密山法院誣判姜洪祿十四年。(注﹕通過修煉,姜洪祿的身體又恢復了健康)

眼珠要掉出來似疼痛難忍左眼受重創失明

張春郁(張春宇),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多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尤其是萬家勞教所的多種酷刑迫害使她身心受到極大摧殘:遭毒打、“上大掛”,鐵椅子七天八宿,蹲方磚……

一次,警察趙餘慶掄圓了胳膊打她嘴巴子,正打在她的左眼上,張春郁頓覺眼冒金花,眼珠要掉出來似疼痛難忍,左眼青腫了很長時間,之後徹底失明。

左眼被打失明的法輪功學員張春郁。(明慧網)

打手:“不就眼睛瞎了嗎?還沒死呢!”

孫長立(孫長利,孫長麗),女,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吳家堡教養院,遭酷刑逼迫“轉化”(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吳偉(大隊長)找來二十幾個打手,對她毒打、折磨。從晚上七點折磨到半夜。孫長立昏死過去四五次,打手就掐人中,把她掐醒過來後接著打。

孫長立的臉被打變形,雙眼被打瞎。打手們還幸災樂禍:“不就眼睛(打)瞎了嗎?還沒(打)死呢!”

吳偉和打手們還威脅孫長立:“不準說眼睛是被打瞎的,出去也不準說,就說是自己跌瞎的,否則整死你!”

遭毒打致瞎的更多實例

張玉華,曾被非法關押四次。2003年7月17(黃曆),四川遂寧國保大隊警察翻牆入室,對她非法抄家,凶殘毆打,被打得眼前一片漆黑,後遭刑訊逼供24小時,被劫持到收教所遭暴打致左眼失明,膝關節結核,全身浮腫。

張玉華多次為此申訴,無果,於2009年8月13日含冤離世,終年63歲。

張玉華(明慧網)

張新子,湖北省浠水縣法輪功學員,有多年駕駛經歷,視力極佳。2010年8月,被綁架,在浠水看守所,遭刑訊逼供,眼睛幾近失明,並落下全身麻木、無知覺的病根,之後被非法勞教一年,未到期又接著被非法判刑七年。其九旬高齡的母親因想念兒子哭瞎了雙眼,2017年1月含悲離世。

翟淑珍,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法輪功學員,2002年2月3日晚,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村裡雇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高國義等人舉報。金家鎮派出所副所長等開著警車追趕她,用鐵棍、木棒將她毒打致昏死,左側肋骨被打折四根。後來她腦袋劇烈疼痛,雙目失明,於2006年2月19日含冤離世。

2004年春,舉報她的高國義遭惡報,遇意外事故受重傷,一隻眼睛失明。

江保明(姜寶明),男,吉林松原市長山鎮法輪功學員,2001年元旦,與妻子、女兒上天安門為法輪功討公道,被天安門警察非法抓捕。江保明的右眼被警察用警棍打得流血不止,三四天後才不再出血,然後一直流清水一個月,最後完全失明。

彭銀鳳,女,廣東省廣州新港開發區法輪功學員,2014年3月8日,當時已60多歲的彭女士因向人們講真相,被抓進黃浦區洗腦班迫害。期間,被打得不能行走,雙眼被打瞎,其中一隻眼球被打得脫落出來。

聶春玲,河北省廊坊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18次,多次死裡逃生。2000年元旦,她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和毒打。一女警掄起膠皮棍照她的頭拚命打,當時頭上就腫起四個拳頭大小的包。突然女警一棍子打到她左眼上,她感覺眼珠子要流出來,用手捂住,把眼球推回眼窩,滿身滿手都是血。警察嚇得把膠皮棍扔到地上,把她關進監室。

她絕食四天,被無條件釋放;回家後,過後通過煉功,眼睛恢復了正常,再次彰顯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

張玉春,女,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被吸毒犯用手背毒打眼睛致瞎;

蔡長珍,女,在湖北武漢額頭灣洗腦班,被警察狠擊頭部、太陽穴等,導致雙眼紅腫、充血、發炎、失明;

左福生,男,在福建省福清監獄,因不“轉化”被打成重傷,左眼被打失明,重傷之後還被吊銬六個小時;

陳曼平,女,被北京西城區警察一拳狠狠打在眼睛上致其失明;

范秀芹,女,山東冠縣人,被警察拷打八小時,被打瞎雙眼;

王玉蘭,女,山西晉城市人,當年62歲,被北京警察毒打得眼睛出血、雙目失明、遍體鱗傷……

資料來源:明慧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