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胡平:毛周鎮壓造反派、清查「五一六」之詭異謎底

按『五·一六』的罪狀,所有造過反的人都可以算『五一六』,但『五一六』實際上是個並不著名的幾十個人的北京學生組織,大多數人都不了解,所以當權派可以按他們的喜好任意將他們不喜歡的人指稱為『五一六』,加上『五一六』是反周恩來的,老毛也可以用反『五一六』來討好周恩來。」

十年文革有幾大謎,其中之一是清查“五一六”運動。

楊繼繩先生在其新著《天地翻覆--中國文化大革命史》一書里指出:“文革中整人時間最長、受害者最多的運動是清查'五一六'運動。這個運動發端於1967年8月,高潮是1970年和1971年,1972年基本停止,直到1976年才不了了之。受到清查的人以千萬計,整死人以10萬計。”

楊繼繩引用金春明對他講的一段話。中共文革史專家、中央黨校教授金春明說:“我雖然研究文化大革命多年,但對清查'五一六'一直不清楚。為什麼1967年對'首都五一六紅衛兵團'問題已經解決之後還要清查五一六?為什麼九大以後還要清查五一六?清查五一六是怎樣進行的?為什麼專案組長李震自殺?這些問題都不清楚。清查五一六是個謎。將來檔案公開了,也許能解這個謎。”金春明還說:“關於清查五一六的檔案在公安部。80年代我曾申請看,沒有批准。”

當然,我們說清查五一六是個謎,那是說它的背景是個謎,是說它的幕後的事情是個謎;至於台前的事情,既然清查五一六是在全國範圍大張旗鼓進行的,因此是很清楚的。所謂清查五一六,實際上就是鎮壓造反派。這一點楊小凱早就看透了。在當局大張旗鼓地展開清查五一六運動的時候,楊小凱正戴著“反革命”的罪名在監獄中服刑。楊小凱和難友交流思想,指出:清查五一六就是迫害造反派。清查“五一六”運動是老毛從支持造反派到迫害造反派的轉變。楊小凱認為,“這次迫害造反派,表面上周恩來十分積極,但發動者卻是老毛。”楊小凱還說:“‘清查五一六運動’這個名稱取得好微妙。‘五一六通知’是老毛髮動文革的第一個重要通知,現在這個運動反‘五一六’,說明老毛要迫害他過去支持過的人。按‘五·一六’的罪狀,所有造過反的人都可以算‘五一六’,但‘五一六’實際上是個並不著名的幾十個人的北京學生組織,大多數人都不了解,所以當權派可以按他們的喜好任意將他們不喜歡的人指稱為‘五一六’,加上‘五一六’是反周恩來的,老毛也可以用反‘五一六’來討好周恩來。”

那麼,毛澤東為什麼要轉過頭來,從支持造反派變成鎮壓造反派呢?我以為其原因也並不複雜。因為當初毛澤東發動群眾造反,僅僅是為了打倒劉少奇一夥政敵,實行大清洗,一旦這個目的達到了,作為工具的造反派就失去利用價值了。又由於要樹立和維護所謂新生紅色政權的權威,要重新確立黨的領導不可侵犯的原則,這就需要約束和禁止種種“犯上作亂”的造反行為,可是群眾造反本來是毛澤東大力鼓動的,毛不好公然的出爾反爾,於是他就藉助於一個莫須有的口袋罪,對造反派嚴加打擊,以儆效尤。另外,在前階段的運動中,大大小小的幹部都受到衝擊,現在雖然重新掌權了,但肚子里都還有很大的怨氣,毛澤東要安撫他們,就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出氣。而這些幹部自己既然不敢直接對毛表示不滿,因此也就把怨氣都撒在群眾身上,借清查“五一六”之名對造反派反攻倒算。

文革過去四、五十年了,可是有關清查“五一六”的背景和內幕,當局仍嚴格保密。這正好從反面證明,在清查“五一六”的問題上,林彪、四人幫並沒有多大責任。僅憑現有的資料來看,我們就可以斷言,清查“五一六”是毛澤東親自領導的。因為倘若沒有毛的發動和認可,這場運動根本不可能搞起來,更不可能搞得這麼大、這麼長。此外就是周恩來。周恩來應是這場運動的直接指揮者。因為正是周的幾次講話,把“五一六”變成了莫須有的口袋罪。外交部有一半人被打成“五一六”,而外交部一向是周的地盤,周對外交部清查“五一六”的情況不可能不知情。可見周下手之狠。如此說來,直到今天,當局仍然要對清查“五一六”的背景和內幕嚴加保密也就很可以理解了,因為它需要維護維護毛、周的形象。現在有不少毛左歌頌毛歌頌文革,無非是說毛主張“造反有理”,毛髮動群眾批鬥當權派,可是單單是一場清查“五一六”運動就足以推翻這套說法了。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