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維穩最新指令 泄露2019房市要「變天」(下)

2019年,中共經濟維穩首推房市,預兆房市今年或“變天”。

委內瑞拉局勢突變令中共驚恐不已,因為兩者有個致命的共同點:經濟危機正衝擊專制政權。就在委國變天當天,中共黨政軍一把手們正在開維穩研討班,其中經濟維穩第一要務就是應對房市危機。中共維穩的最新指令,泄露2019年中國房市要“變天”。

(接上文)

地方政府刮“地”三尺也難為繼

中國民眾,在中共的房市“資金池”布局中,跟實體企業一樣,都是被“吸血”的一方。而獲得資金池“供血”,即從房市中榨取資金的另一方正是中共,尤其是中共的地方政府。

不過,與房市休戚與共的地方政府,已被逼到懸崖邊。

地方政府的困境,主要源自兩方面。其一,是“土地財政”。事實上,中國大陸多數地區的地方財政,對於土地和房市的依賴,已經到了靠“地”吃飯,刮“地”三尺的程度。

地方政府2018年賣地收入6.5萬億元,再破紀錄,土地財政依賴度(土地出讓收入/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2017年提高了11個百分點,已接近2010年的高峰值。

而賣地收入在2018年地方財政總收入(含基金收入)中佔比已達38.5%,再加上五類房地產稅收(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契稅、耕地佔用稅、土地增值稅)1.8萬億元,地方政府每百元財政收入中,約有50元來自房地產。

2010~2018年中共地方政府土地財政依賴度。(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中共財政部)

如果房價大跌、房市轉冷,甚至房市崩盤,導致政府土地賣不出去,房地產稅收減少,中國大陸許多地方政府會即刻關門。這就是中共的土地財政危機,也被學術界視為中國房市泡沫的肇因之一。

不過,地方政府更大的難題,是其早已深陷債務危機的泥沼。財政部稱2018年地方政府負債(顯性債務)18.39萬億元,而學術界測算地方政府隱形債務規模至少是顯性債務的4倍。多數地方政府財政常年赤字,連賬面上的顯性債務都沒錢還,因此地方債只能是越積越大,積弊無解。

對於技術上已經破產的中共地方政府而言,房地產就是最後的救命稻草。

房市維穩新指示釋放什麼信號

中國房市在土地財政和債務經濟的雙重壓力下,已演變為中國經濟和政治的死穴。

據券商中國報導,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認為,政府今次提到房地產,“應該是房價可能出現大跌的風險”。貝殼找房首席經濟學家楊現領則認為,2019年樓市的風險有三個,即三四線與部分二線再次去庫存的風險、高房價的泡沫風險、與房地產相關的潛在金融風險。

2019年中共打算如何防範化解房市重大風險?中共的政策目標應當是:房價不能顯著上漲,更不能顯著下跌,而且房市還不能冷。

中共的房地產政策表述這次出現了新提法:“要穩妥實施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方案”。對比之前關於房地產長效機制的表述,可以看到中共今次的政策口徑有了明顯調整。

這種政策變化反映出兩點:

1、經過2015~2018年的房價瘋漲,中國大陸的債務和房市危機已經嚴重到了,中共不得不拚死一搏的地步。所以“房地產長效機制”從三年前“加快研究”的猶豫不決,躍進到今天的“穩妥實施”。

2、房地產長效機制已經有了“方案”。

楊紅旭認為,房地產長效機制方案應包括土地、金融、財稅、監管等諸多內容。總體看,至少不會利好房價,關鍵在於房地產稅推進的節奏。

智谷趨勢則認為,房地產長效機制至少包含了住房制度+貨幣金融制度(房貸政策、利率、融資)+財稅制度(房地產稅)+土地制度(比如近期一些新變數,農村集體土地進入租賃市場等等)。智谷趨勢相信,中共下一步的行政程序和立法程序將披露長效機制的內容。

實際上,對中共而言,抑制房價上漲,是最容易實現的政策目標;無論收緊信貸來抑制住房需求,抑或是放開土地來增大住房供應,都能有效地壓低房價。

因而可以預見,中共的房地產長效機制方案,功效之一是防止房價顯著上漲,以免加大經濟失衡和債務風險。楊紅旭也認為“長效機制總體利空房價”。

但壓低房價從來都不是中共真正的施政目標,因為那樣雖有利於民眾,但不利於政府從房市“吸血”、維繫黨的生存。

所以,中共房市維穩的真正目標是:房價不能跌、房市不能冷。

“因城施策”救不了小城房市

中共如何實現這種“不可能三角”的政策目標?

中共1月份召開這個一把手維穩班,就是指望地方政府為黨分憂,要求各地“因城施策”(“一城一策”)。

楊紅旭認為,房市維穩核心就在於落實“一城一策”。地方政府可能會通過取消或者鬆綁限價、限購、限售、限商住、限離婚等短期行政干預政策,來對沖“利空房價”的影響。智谷趨勢也認為,“因城施策”將考驗地方政府的操盤術。

不過,無論是對於中央或地方政府,2019年的房市維穩目標,其實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因為2018年中國的房價漲幅,主要不是被大中城市拉動,而是被大量的小城市帶動,其中最主要的漲價動力,就是中共的棚改貨幣化政策。所謂棚改(棚戶區改造)貨幣化,說白了就是政府直接坐莊、出資炒房,炒高房價後,引誘民眾接盤買房,美其名曰“房屋去庫存”。

然而2019年,棚改面臨變局。債務風險將政府逼入“錢荒”,6000億元的資金缺口(據天風證券測算),迫使多個省市2019年棚改目標被“腰斬”。

棚改變局,決定了中國三千個三、四、五、六線的小城市,今年房市面臨房價大跌,甚至崩盤的危局。

中共近期強調“因城施策”,相當於暗許放開地方政府的手腳,刺激各地“土地財政”的積極性,施壓地方當局想出招數來給房市升溫。

作為全國棚改第一大市的山東省菏澤市政府,2018年12月18日率先取消新房限售,打響樓市鬆綁第一槍。之後廣州取消公寓限購,珠海限購放鬆。

預期今年更多地方政府,尤其是經濟不佳、人口下滑的大量中小城市會跟進,給房市鬆綁。

只是,地方政府放鬆調控,能否活躍房市、阻止房價下跌,明顯是個大問題。

自2008年以來,棚改一直處在加速階段。尤其是2015年以來全國棚改年年都超額完成任務,推動(尤其是中小城市)房價瘋漲。棚改,其實跟土地財政以及各種各樣的房市調控一樣,都是中共去房屋庫存、向民眾身上轉移債務的政策布局。

如果只是實現“房價不跌”這個單一的政策目標,地方政府還可以通過阻礙、延後、甚至限制賣房,來“冷凍”房市、阻止房價下跌。

但中共現在亟需房地產拉動經濟,同時地方政府更需土地收入來續命,因此房市不能冷。

然而在經濟繼續下行、人口持續外流的大環境下,2019年又失去棚改的資金炒作,三千個地縣級小城市,拿什麼來拯救房市?

房地產稅今年或露頭

儘管地產業都相信,中共不會貿然推進所謂的房地產長效機制,但中國《證券日報》認為房地產稅今年要露頭。

《證券日報》1月25日的文章認為,分析中共一把手維穩班釋放的信號,綜合各方面因素看,房地產稅極有可能在今年露出真容,比如立法草案或徵求意見稿。

只是,無論是危機四伏的中國經濟,還是幾欲破裂的房市泡沫,禍首雖然是貨幣放水和高負債,禍根卻是中共體制。

無論是何種房地產長效機制方案,或是地方政府如何實施一城一策,都只能是治標不治本;都不可能在不擺脫中共體制的情況下,完成不可能完成的房市維穩任務。

2019年,中國房市要“變天”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