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政法工作條例》公布 地下黨走向前台

這次是第一次公開明確了中央政法委的管轄範圍,它的職責範圍,它在這裡面說的是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實際上就是我們講的公、檢、法、司,再加上國家安全部;和以往不同的是沒有了武警。大家知道習近平上台以後,基本上就把武警的權力回收到中央軍委去了,它就不歸政法委管。

中共發布了新的《政法工作條例》,引起了法律專家們的炮轟。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隨著劉鶴訪美談判進入倒計時,美方要求北京進行結構性改革的態度並沒有鬆口的跡象;對應中共的人質外交和死刑威脅,加拿大也沒有服軟;美國則宣布將計劃如期引渡孟晚舟。

正當大家關注北京會如何應對這些棘手問題之時,中共則發布了新的《政法工作條例》,引起了法律專家們的炮轟。這個條例意味著什麼呢?它為什麼又會在這個緊張的時候出台呢?我們今天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見解。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最近國內國際的大事其實一件接著一件,很少有人注意到中共新發布的新的《政法工作條例》,這個檔本身也是充滿了官場的語言,不容易讀懂,我想請您先來幫我們解讀一下這個工作條例的主要內容是什麼?

橫河:這個內容很多,很難有人能夠堅持看下去,我看了一下,大概有這麼幾個部分,第一個最主要的就是它從頭到尾都是強調一個中國共產黨對政法工作的絕對領導。這種語言其實已經有幾十年不太用了,最多的時候是在文革,文革以前普遍使用的,除了有專門的章節,就是這個“絕對領導”專門有一個章節以外,其它的內容都貫穿了這個基本思想。

第二個,實際上你講的這個新的《政法工作條例》,如果它有老的《政法工作條例》的話,它實際上就是,第一,很含糊;第二,沒有公開過。這次是第一次公開明確了中央政法委的管轄範圍,它的職責範圍,它在這裡面說的是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實際上就是我們講的公、檢、法、司,再加上國家安全部;和以往不同的是沒有了武警。大家知道習近平上台以後,基本上就把武警的權力回收到中央軍委去了,它就不歸政法委管。

這裡面也第一次公開了所謂政法機關,也就是剛才講的這些機構,它的主要職責是什麼,它講了四條,叫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確保社會大局穩定、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保障人民安居樂業。

但是問題是什麼呢?事實上這四條往往不是一致的,像國家政治安全,實際上就是中共的政權安全,它重要的順序,按說起來的話,社會正義、保障人民這應該是司法機構的主要職責,結果它放在第三、第四,就是說這四條如果發生衝突的時候,事實上基本上本來就在衝突,

主持人:比如我們現在經常看到的強拆這種是吧?

橫河:對,你沒法打官司的。當老百姓碰到社會不公的時候,或者面對強權,或者國家機器的時候,他根本就不可能尋求司法正義,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楊佳這樣的事情發生。按照順序的話,實際上就是保中共的政權,這是第一位的。

另外還有人有注意到,說這裡面強調了專門說明了鄉鎮和街道的黨組織要配備政法委員。其實這個並不新鮮,原來在鄉鎮這一級是沒有政法委的,但是有綜治辦,實際上綜治辦和政法委,原來綜治委和政法委是同一個機構,在外面看是兩個機構,在中央一級,但實際上負責人是同一個人,都是分管政法的政治局常委,以前,現在都不是了,就是中央政法委書記,所以原來就有。現在因為綜治辦取消了,撤銷以後它的職責就併入政法委去了,就配備政法委員,實際上我覺得是起了這個作用,只是說這次把它具體化了。

再一個,政法委的職責這次講得很清楚,要貫徹中共中央和上級黨組織的決定,來協調政法單位之間,還有政法單位和其它部門很多事宜,由它來統一協調,它說的是“統一政法單位思想和行動”。以前它還假模假式的說公檢法是分開來的,司法是獨立的,它現在乾脆就直截了當說明了,這些單位的思想和行動都必須統一起來,都歸政法委管。也就是說這幾個按說起來是司法系統裡面互相制衡,而且利益有的時候是互相對立的,現在公開抱團了。

當然了,它主要的內容基本上是官樣文章,我想也沒有人能夠堅持看下去。總的感覺就是,它把原來在幕後的政法委直接推到了前台,我覺得這是和去年3月份,就是黨政機構調整是同一個思路。原來是黨政分開,當然從來沒有分開過,但是至少在80年代的時候試圖把黨政分開過,或者是政府這面出頭,黨躲在後面。現在要把這個情況改變,就是中共直接打頭陣了,這個就有點像文革當中的所謂黨的一元化領導,有點像這樣的情況。

主持人:這個條例出台之後,的確有很多法律專家就炮轟這個檔,說這是倒退到文革,您覺得這個時候它出台這個條例意味著什麼呢?

橫河:對,很多人說這是回到文革時代,其實我覺得還不是,因為政法系統在中國跟別人不一樣,別的地方實際上是叫司法系統,只有在中國把它叫做政法系統,就是政治法律系統,所以它的法律從來就是受政治影響,受政治管的,歷來政法系統都是掌握在中共的手裡。

現在運作機制和原來並沒有很大的變化,它唯一的變化是從秘密走向公開而已,至少它在名義上不再是黑箱了。因為這個條文已經規定得很清楚,以前你要查政法委的職責,你查都查不到的,在公開的資料裡面查不到的。當然它在具體運作起來的話,還是會有很多黑箱操作,它不可能一下子從黑箱變成公開的了,這是毫無疑問的。

炮轟的話,大家就覺得至少以前你還有一個掩飾,現在這個都沒有了。其實現在這個情況看來,中共所謂黨是領導一切的,以前重點是體現在憲法和黨章當中,我們現在講的是文字上,不是真的實行,真的實行它當然是管一切的,現在在檔上,或者是在國家的正式公開的這些規定上,它也公然的侵入了國家機器的各個領域和各個層面。

主持人:其實中共從去年開始,它最棘手的問題就是和美國的貿易戰,當然最近又多了一個華為,它在這個時候出台這個條例,是不是有攘外必先安內的因素在裡面?

橫河:它要安內,這是一定的,但是關鍵是走投無路了,原來它所有的路都走不通了,所以才會強調鎮壓這一點。所謂我們講原來的路不通了,實際上它有幾個階段,最近的是從2001年加入世貿,這是一條路,這條路就是以中國的人權、環境、資源和道德作為代價,利用全球化的過程成為世界工廠。在國內是壓迫中國民眾,在國際上是用不公平的貿易對待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包括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這個都談過很多次了,我們今天不重複。

現在並不是說中共這條路自然走下去可以永遠走下去的,實際上是走不下去的。我覺得現在的這些變化是因為走不下去了,因為美國和歐盟、日本不願意再繼續當這個冤大頭了,他現在要求中共守規矩了,所以這條路實際上是走不下去了,也就是說中共回不到2001年再次利用全球化,或者是搭其它形式的順風車,是這個問題。

今天我們不談經濟,就是說國內它曾經有過用投資放債的形式來刺激經濟,你像2008年就有4萬億,後來也曾經有過類似的行動,這種刺激效果現在也沒有了。

如果我們再看遠一點的,就是說原來是什麼模式,就是40年前的改革開放,也就是說前幾年吹噓的“中國模式”。我們上次已經談過了,上兩次都談過了,就是說現在你也回不到那個時代,因為那個時代是從谷底往上走,怎麼都能往上走,現在絕對不可能再回到鄧小平時代,有些現在流傳的說紅二代,說要求走鄧小平的路,不可能了!這條路也走不通了。

那麼怎麼辦呢?以前這幾個模式都已經不行了,那怎麼辦呢?能不能往前走?往前走,現在有一種提法叫做“深化改革”,所謂“深化改革”我們也講過,它實際上就是再次掠奪國人的財富嘛,那樣的話它肯定是會把社會矛盾進一步激化,使得中國現在的整體形勢,中共面對的整體形勢只會更糟糕。而且所謂改革的話,手段也全部用完了,剩下來的都是不能改、堅決不改的東西,能改的早就都改掉了!所以這個向前走也是非常困難的。

剛才你提到貿易戰,那貿易戰實際上是使中共所面對的政治、經濟的形勢雪上加霜,實際上它原來就這樣,一定會走到這一步。整個社會現在處於一種焦躁不安的情況,就說經濟,如果說貿易戰馬上就停下來,這個可能性我看也不大,經濟都難以避免進一步惡化;要是貿易戰繼續下去的話,經濟惡化可能會加速,那麼這個肯定會引發社會上的動蕩。中共當局我覺得它已經看到了,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危險了。

現在其實並沒有外敵的威脅,這個跟晚清時候不一樣。貿易戰實際上算不上有什麼外敵威脅,只是說中共自己不守規矩在前,人家要求中共守規矩而已。沒有外敵,它就不需要攘外,但是它的內部矛盾的爆發卻是很現實的,所以說有沒有外憂,它都需要去安內。

過去40年,當然我們已經說過,中共就是用經濟發展來代替合法性的,經濟現在發展到頭了,我們知道今年官方資料已經是最低了,增長率已經是最低了,實際上非官方的資料就更慘。

它也沒有別的手段了,所以剩下來的就是一條路,就是鎮壓。這個《政法條例》出籠,實際上是強化鎮壓這一部分,這個就是必然的了。中共的政法工作就是專政機器。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槍杆子和筆杆子同步進行。你像中共的宣傳,大家都說,唉唷,感覺好像回到文革時代了,在宣傳上、在網路監管或封鎖上,就是說輿論這一邊是收緊了。

現在在專政工具這方面也是非常明確的,就是說《政法工作條例》裡面整個貫穿的,你可以看到這個政法工作從中央開始一頭扎到基層,層層控制。所以這兩條在同步進行,也就是說可能中共也意識到,將來它所依賴的可能就是這些東西了。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現在有一個網友的評論,他是這麼講的:“政法委是最黑暗的機構,多少冤假錯案、多少社會不公都是他們製造的,竟然還能說出讓老百姓安居樂業,還能厚顏無恥到什麼程度。”

那麼我們接著討論,中共確實是面臨著很多的挑戰,除了國際上那些麻煩之外,國內也是烽煙四起,比如說最近崔永元曝光那個千億煤礦案,它的副卷就曝光了,大家就看到了行政是如何干預司法的;那經濟學家,其實國內的經濟學家也不斷的發聲,說要結構性改革。那您以前也分析過,就是中共肯定不肯做的一件事情。

所以公安部長他就開始強調要嚴防“顏色革命”,就是說國內現在也是危機四伏,那古人的經驗就是說“亂世用重典”,那這個新的條例出來也是採取這樣的思路,那您覺得“亂世用重典”這個辦法現在能管用嗎?

橫河:現在認清形勢,就是對形勢看得比較清楚的,其實是中共高層。就是說在國際上四面楚歌,國內經濟下滑,可能還有很多“小粉紅”、五毛啊,可能還在那個地方覺得形勢一片大好,其實中共是知道的。

習近平前幾天就召集黨政軍的省部級一把手,在中央黨校開了一個研討會,是什麼呢?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會。習近平在這個會上提出了七大風險,而且還提出了對每一種風險的應對之策,還強調這個政治安全,要防範什麼“灰犀牛”、“黑天鵝”什麼的。

就是說無論是中共當局還是外界人士,就包括海內外的一些評論人士,普遍認為中共對於它所面臨的這些風險,除了高壓鎮壓以外,好像還沒有其它有效的辦法。

至於說亂世重典的話,其實古代就不管用,所以現在就更沒有用了。中國歷史上沒有一個亂世是用重典治好了的,你可以看歷史,凡是到需要用重典來治的這種亂世,往往導致的不是這個王朝穩定下來,而是導致了改朝換代。你看秦朝,秦朝是用重典吧,二世而亡。

而你想想看,唐朝應該是最大氣的一個朝代了,那時候你看唐太宗李世民能夠把死刑犯人全部送回家去見一次家人,然後讓他們秋天回來問斬;結果這些人居然全都回來了,後來唐太宗也把他們赦免了。就是說一個真正的盛世是不用重典的,用重典就說明他沒有自信了,而且用了也沒用了才要堅持用下去。

主持人:那目前我們看來中共這種對內強硬的態度,其實它也用在對外上,那這種強硬態度在國際事務上也是處處碰壁,比如我們上個星期剛討論過對加拿大的人質外交,現在就有140多名前駐華大使和中國問題專家聯名上書,要求中共放人,那西方國家也是紛紛的站隊挺加拿大;美國則是說計劃如期引渡孟晚舟,來回應中共對加拿大的威脅。我記得上個星期您還這麼講,說美國如果想來回應這件事情,那就趕快引渡孟晚舟,結果他這個星期真的就這麼宣布了。

橫河:是啊,因為這個其實就應該是這樣來對應的,而不是說也去抓他兩個人,不是這樣的。那中共現在的做法我覺得,我們上次也談了,就是說其實是一個非常愚蠢的做法,它現在所打擊的和現在被中共的這些做法逼得要和中共你說呼籲也好,或者上書也好,或者是對立也好,其實就是把原來僅存的、很少的有可能替中共說話的,都推到對面去了。

在國家上是加拿大,本來是在西方國家當中,加拿大是最不可能牽頭,甚至都不可能參與和中共的對抗的。就是說他本來是,就是相對來說在這方面對中共的態度本來不是最強硬的,甚至都不是中間的,中共現在把他逼到非得他表態,它的意思就是說加拿大好欺。其實這在國際上別人看起來的話就是一種非常,怎麼說呢,非常蠢的做法,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確實讓人想不通。

在這個學術界、專家、智庫、非政府組織這個層面上,就是說不是在政府這個層面上,對兩個加拿大人的無理關押,使很多人心寒了。因為這兩個人實際上他們長期從事的是,嚴格的說是和中國友好的這種工作。結果就是因為人家人在加拿大,這時候順手就要抓人家。

主持人:人在中國。

橫河:人在中國,對,人在中國,所以很順便,而且他是加拿大人,所以很順便就抓他。實際上它抓的是被人認為最可能是中共朋友的人。這次上書的140多名前駐華大使、中國問題專家,實際上他們很多都是長期的所謂“擁抱熊貓派”,就是至少很多人也是從來不公開批評中共的。但是給中共這麼一鬧的話,人家想想看,正常的交流、甚至友好交流都有危險了,那人家肯定就覺得自己也會有危險,所以不得不出來呼籲。

中共你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打成敵對勢力,就留下一個基辛格,這怎麼可能呢?那你還要不要有外交關係,要不要和其他國家,你原來還說朋友遍天下,你現在朋友在身邊,抓起來方便就順手把人家給抓了,哪有這種道理呢?

所以說中共的這種強硬態度,它在國際上實際上並不是真正的對應該強硬的人強硬,比如說打貿易戰的話,或者是引渡孟晚舟的話,你應該對美國強硬嘛,你去做那些都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基本上是沒有用的。

主持人:北京前幾年一直口口聲聲說要“以法治國”,那麼最近的新聞發言人他在抗議加拿大拘留孟公主的時候,也口口聲聲說中國是法治國家。現在這個條例一出,這不是名擺著向全世界宣布說,我們中國是黨領導一切,而不是法治領導一切嗎?

橫河:對,這個確實是比較不常見的,在以前不常見。因為這個條例基本上就是給外交部發言人打臉,外交部發言人說的是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所以你們不要去干涉司法,我們也不會幹涉司法,這就是現在就給他打臉了。

這個很值得分析一下。首先我覺得可能性很大的,就是目前中共所面對的國內的形勢確實非常嚴峻,它顧不過來了,就顧不過來在國際上的面子了,這是一種可能性。

但是我覺得還有一種可能性,最近的趨勢使得這種可能性變得很大。就是我覺得中共現在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所謂“正名”,你可以把它說成是正名運動,但是它不是運動,它是一個趨勢。我們以前討論過這個憲法有三種,就是真正憲政的憲法,還有一種名義憲法,還有一種字義憲法,今天就不重複討論了。

所謂“名義憲法”今天值得說一下,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寫進憲法裡面去,但是這些意志它不一定,而且往往是和憲政精神毫無關係的,中共的憲法其中就有這部分的性質在。

你比如說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都寫到憲法裡面去,這就屬於什麼呢?把統治者的意志,但是跟憲政沒有關係的東西寫進去了,或者跟憲政是對立的東西。那是在憲法裡面。

現在中共的很多做法,就是把這種名義憲法的概念推廣到一般的法律層面上去,也就是說把中共對政法機構、政法工作的絕對領導作為所謂依法治國的前提,或者依法治國的一個部分。就是寫進去,就是黨的領導就是依法治國,它就把它寫成這樣。

中共現在就擺出這種姿態來,就這種態度,你不是說我不是法治國家嗎?我就把你們所指控的所有的做法都寫進法律裡面去,或者規定裡面去公開,這就是我的法治,因為已經寫到我的法律裡面,寫到我的規定裡面去了,這就是中共所定義的“依法治國”,就是說我說的依法治國就這個意思。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就是這個意思,就是一些國際上認可的重要概念,它來重新定義。用這種方式,我覺得現在是一個趨勢。

實際上這個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們剛才講去年3月份不是公布了一個黨政機構的改革方案嗎?在那個方案裡面其實也是這樣的,裡面有很多例子,這裡我就僅僅舉幾個。一個就是統戰系統,大家知道統戰系統除了中央統戰部、政協以外,原來在國務院和政府系統裡面有三個機構是屬於統戰的,就是什麼呢?國務院僑辦、宗教事務局、還有民委,民族委員會,那時候是冒充政府機構的。後來在去年3月的黨政機構改革當中就直接合併到統戰部去了。統戰部是中共中央的,也就是說它不需要這個政府再來偽裝了。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原來不是有一個新聞出版廣播電視局嗎?那個是在國務院裡面的,現在就把新聞、出版、電影這三個部分直接併到中宣部去了,就是說又歸中共管了。國務院只管什麼呢?只管廣播和電視,其它的像新聞管制、電影管制這方面,審查就直接歸中宣部了,所以說這個現象我把它叫做中共的那種“正名”。就是把這些人們原來指控它的東西,把它正常化了,把它法律化了,然後它說這就是我的“依法治國”!

以前我們總說中共做事情偷偷摸摸的,就像地下黨,就是執政60多年了,還像地下黨一樣的。我覺得現在可能就是想改變一下,就是從地下走到地上來,用這種方式。

這裡還有一個因素,就是中共特有的話語系統,就是中共的整個話語系統,它都是自相矛盾的,正常人不會有這種思維和表達,但是在中共那裡比比皆是。你比如說人民民主專政,民主和專政怎麼能夠變成一體呢?什麼黨領導的人民軍隊,黨和人民是對立的,怎麼能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呢?這次就是黨絕對領導下的依法治國,既然黨絕對領導了,怎麼還能依法治國呢?

我記得年輕的時候聽到過兒歌裡面就講到,什麼鋒利的鈍刀,那不就自相矛盾了嗎?大家都知道那個很荒唐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中共的那一套,大家就似乎很習慣了。其實你可以看到它的所有話語系統都是充滿矛盾,而且是非常荒唐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