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薈楠:快跑!祖國來了!

為了遣返蘇聯居民,英美盟國花費了相當大的氣力。沒有人願意回國,大家寧願死也不願被遣返。1946年1月19日,為了遣返蘇聯人,美軍和波蘭軍使用了催淚瓦斯。當美軍士兵強行進入一個被堵起門口的營房時,他們發現十幾個蘇聯人已經自殺了。他們有些割斷了自己的喉嚨,有些則選擇了上吊。

在二戰後期的歐洲戰場上,經常出現這樣的情景:在蘇聯“解放”的地區,很多人往西跑;在英美等西方國家盟軍解放的地區,大家聽說將來此地要被蘇聯紅軍接收,也紛紛向西跑;而最讓人感到困惑的是,這些往西跑的人中,很多是原來的蘇聯居民。祖國來“解放”他們了,他們不領情呢!

我正看的書是《二十世紀世界史》(馬丁·吉爾伯特著,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這本書多處記錄了上述情景。比如在第二卷(下)第709頁有這樣的記述:

“那年(1944)冬天,路上還有幾千名同盟國戰俘和成千上萬、乃至上百萬德國平民,由德軍帶領向西轉移。德軍不願讓蘇聯人解放盟國戰俘,而德國平民則想儘可能離逼近的俄國人越遠越好。”

德國平民之所以這麼害怕蘇聯人,是因為蘇聯士兵在他們看來就是惡魔。他們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尤其喜歡強姦婦女。“在蘇聯佔領德國小鎮和農村的那些日子裡,無數各年齡層次的德國婦女都遭此有厄遠,甚至連住在醫院的婦女也未能倖免。”(第709頁)

德國軍隊在投降時,如果能有選擇的機會,也儘可能向英美聯軍投降,而不向蘇聯紅軍投降。只是他們很多時候沒有選擇。德國總參謀部曾多次要求單獨向英美投降,但英美根據先前盟國的協議,不與德國人單獨媾和。在希特勒自殺後(1945年5月初)德國人還提出了“所有與蘇軍對陣的德軍全部向西方盟國投降”的談判建議,但此建議遭到了蒙哥馬利將軍的拒絕。(第750頁)

德國人就不說了,他們作惡多端,落入蘇聯人手中也許是他們罪有應得。但西方盟國也不能保護其他曾被德國侵佔的國家的人民,就有些令人無奈了。比如,1945年4月底,美軍佔領了很多捷克城鎮,受到了捷克人熱烈的歡迎。但是,根據先前的美蘇談判協議,他們不得不撤離,整個捷克斯洛伐克都落入蘇聯手中。(第752頁)

最怕蘇聯紅軍的,可能還是原來的蘇聯公民。這些人可以分兩類,其中一類是在二戰中曾與德軍並肩作戰的,他們肯定會被當作叛徒處死。有人曾統計,大概有90萬蘇聯人,在二戰中加入到對抗蘇聯的陣營中,與“祖國”為敵。這其中一部分是被迫的,但自願的也不少。

另一類則是普通平民。他們知道受蘇聯統治是什麼滋味,不想再過以前的生活。

德國投降後,在蘇聯的堅持下,英美盟軍同意將其佔領區內的蘇聯公民送回蘇聯。在雅爾塔會議上,斯大林曾威脅過英美盟國,如果他們不遣返這些蘇聯人,蘇聯就不釋放被蘇聯方面解放的盟國戰俘。(第762頁)

為了遣返蘇聯居民,英美盟國花費了相當大的氣力。沒有人願意回國,大家寧願死也不願被遣返。1946年1月19日,為了遣返蘇聯人,美軍和波蘭軍使用了催淚瓦斯。當美軍士兵強行進入一個被堵起門口的營房時,他們發現十幾個蘇聯人已經自殺了。他們有些割斷了自己的喉嚨,有些則選擇了上吊。

艾森豪威爾想取消遣返方案,但被美國國務院否決了,而斯大林也堅決要求執行遣返方案。

據記載,當英國執行遣返任務的輪船到達蘇方控制的港口時,蘇聯當局要求所有被遣返的人自己提著行李下船,哪怕他們病得要死。一個傷員下船後就遭到槍殺。其他人被帶到一個碼頭邊的倉庫里。“15分鐘後,傳來了機槍聲。”這些人也很可能都被槍斃了。(第805頁)

如此野蠻,難怪蘇聯人對祖國充滿恐懼了。哪怕是犯了叛國罪的人,也不能這樣草率地被槍斃呀!在紐倫堡和東京接受審判的戰犯們,也比這些可憐的蘇聯人的待遇要好了不止多少倍。

蘇聯曾經拍過一部反映蘇聯衛國戰爭的電影大片《解放》,曾經讓我看得熱血沸騰。當時的我萬萬沒想到,會有那麼多的蘇聯人會抗拒祖國的“解放”。原來,祖國並不總是讓人熱淚盈眶的,有的時候,祖國是噩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