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紅辣椒:我無意矮化農村 故鄉卻日漸凋零

我的家鄉位於鄂西北一個普通的農村,它在某種程度上深深地鐫刻著中國農村的變遷軌跡,出外求學多年,每年回家都會生髮太多感慨:人越來越少、地越來越荒、人們精神越來越貧瘠……偌大的一個村子,回家與之寒暄皆為白叟老人,家家門戶緊閉,均在外務工,最終舉家遷移要麼傾全家之力在城裡買上一套房子,要麼就一家人租住在不到20平米的出租房裡。唯獨鄰居一個小孩還在家鄉就讀,可是每周上學放學就要花費近2個多小時步行至距家15公里的鄉鎮中心學校。

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孩子,抱著極其複雜的心情鼓起勇氣寫下這句話:農村,一個不斷凋零的原鄉。

春節,被賦予辭舊迎新期冀美好的神聖,被賜予家人團聚圍爐閑談的溫馨,被囑以初心不忘,奔向遠方的期盼,更視為是一次生命本質的回歸。抱以不變得情結追尋故鄉,與家人共度歡悅時刻,鄉情未變,故鄉在變。

這幾年,每到春節之際,關於農村的話題都會高居榜首,前有博士回鄉日記,後有上海女回江西農村過年逃離,今有《啥是佩奇》的火爆和大學生春節回家前後照片對比。農村彷彿已經成為了一個重災區被大眾施以戲謔、反思的樣板。已有很多學者提醒不要刻意消費和矮化鄉村,可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孩子,我還是要說:農村,真的再也不是曾經的模樣。

我的家鄉位於鄂西北一個普通的農村,它在某種程度上深深地鐫刻著中國農村的變遷軌跡,出外求學多年,每年回家都會生髮太多感慨:人越來越少、地越來越荒、人們精神越來越貧瘠……

偌大的一個村子,回家與之寒暄皆為白叟老人,家家門戶緊閉,均在外務工,最終舉家遷移要麼傾全家之力在城裡買上一套房子,要麼就一家人租住在不到20平米的出租房裡。唯獨鄰居一個小孩還在家鄉就讀,可是每周上學放學就要花費近2個多小時步行至距家15公里的鄉鎮中心學校。

大量的人員外出務工勢必造成土地的荒蕪,隨著國家精準扶貧的深入開展,家鄉的土地得到了國家政策上的大力扶持,由村裡承包土地予以種植核桃樹、辣椒、香菇等項目,可是農村的落實機制和監督機制並不盡如人意。核桃樹佔據地中間,施肥、打葯、採摘無人管理,就連種植的辣椒也只是種下即可,任人隨意採摘,本來荒蕪的土地變得更加讓人惋惜!

網路讓人們的距離變得更近,也讓人情味變得更遠。春節給了我們面對面坐著的機會,可我們都面對面坐著搶紅包、面對面地時刻看著‌‌“圈內人‌‌”的過年動態,我們都是在互相‌‌“觀看‌‌”中將過年的歡悅消耗殆盡。唯一在家鄉就讀的孩子天天抱著手機打著王者榮耀,父輩也擔心孩子一個人太過孤單給以善意的理解。過年期間,好多鄰里說起自己昨天晚上搶紅包搶到了凌晨2點並沾沾自喜的樣子,如今都記憶深刻。很多媒體總結的如今過年期間串門的話語也得以固定化與模式化:結婚沒?工資多少?房子買沒?這在中國大多數農村都也從未缺席。

我絕不會以任何的惡意去矮化農村,也不會對自己的故鄉抱以一點嫌隙。故鄉,就如那根永遠不會斷弦的風箏,作為故鄉赤誠的孩子,只願故鄉越來越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