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被中國大陸禁止入境?華人教授50萬沒了

——「領事館電話騙局」全過程

本文作者是一所美國公立大學的華人教授。自從去年9月接到一個自稱「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電話後,一步步陷入受騙深淵,僅有的存款幾乎被詐騙一空。就在他試圖救助詐騙團伙里一名他認為「苦難」員工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又陷入一場騙局。他最終驚醒,驚嘆騙徒演技的精湛和老奸巨猾,目的也是讓更多華人提防不要落入圈套。

提醒華人不要落入電話詐騙圈套。

我因為接了一個陌生電話,失去了46萬人民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請讀我的故事,讓大家不要受騙。以下故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內容都是真實的,絕非虛構。

我在國內長大,自小就熱愛科學,重理輕文。我常沉醉在自己的科學世界裡,對外面的世界不聞不問。我的專心致志讓我學業一直很優秀,後來到了美國留學,拿到博士學位,現在在美國一所大學裡當助理教授。但是,我對外面社會的冷漠,對時事新聞的忽略,讓我重重地摔了一跤。

1.領事館來電

去年(2018)九月初,我剛新搬進一個公寓,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有一天,我記得是星期二,在清晨七點左右,我被一個電話弄醒了。我一看,來電號碼是“347”開頭的。我以前在紐約住過幾年,知道“347”是紐約市的號碼。這可能是我以前認識的人打來的。我接聽後,電話里一個電子聲音說:“這是中國領事館,你有一個重要公文,請按‘1’字查詢”。你們讀到這裡,很多人都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但我當時並不知道。紐約的確是有一個中國領事館的,而且我當時在申請綠卡,一直沒消息,這個重要公文可能和我的綠卡有關。於是,我按了“1”字查詢。

有一個女接線員人和我說話,她的聲音很悅耳,就像電台的播音員般好聽。我跟她說,我接到留言,要查詢一個重要文件。她問了我的姓名後,說:“你現在已經被中國海關拒絕入境了。”我很疑惑,問道:“什麼?我被拒絕入境了?發生了什麼事?”她說:“我也不是很清楚,要問一問上級。”

過了一會兒,一把中年男聲在女接線員旁邊加進來了。他的聲音渾厚穩重,一聽就覺得像個高級人員。他態度很和藹,對我說:“上海市海關前幾天在入境處抓到一個女人,在她身上搜到五本假護照,其中一本是用你的資料做的。那女人被抓後,一口咬定說是你把個人資料給她,幫她做假的。她給了你利益,換取你的資料。所以,現在中國海關已經禁止你入境了。”我聽了後,一陣恐慌。我想,我的個人資料什麼時候被人偷了,還拿來做假護照?我該怎麼辦?那被抓的女人肯定是在陷害我,讓自己可以減輕刑罰。我的個人資料是存在網上的,可能真被黑客盜走了,我太不小心了。

那“領事館長官”說了那女人的姓名,然後問我:“你認不認識這個女人?”我立刻說:“我完全不認識她。”他好像相信我了,用關心的口吻問我:“真的?那你的護照是不是以前被人偷過了?”我說:“從來沒有,我的護照一直保存得很好。”他接著問:“那你的護照在家裡嗎?”我說:“對,就在家裡。”他說:“那你把號碼給我核對一下吧。”這長官好像是要幫我的,於是我把護照號碼告訴他了。他又問了我的駕照號碼,我也告訴他了。我當時很傻,那麼輕易地就把個人資料給他了。

我說:“我不認識這女人,我沒幫她造假護照,她在陷害我。”他說:“這樣?那你需要報警,讓警方處理這個案件。”我說:“怎麼報法?”他說:“我們都是通過內部鏈接通知警方的。我們幫你鏈接過去,好不好?”我說:“好,謝謝你。”

2.兩案合併

電話里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一個男人接聽了,他用懶洋洋的聲音說:“喂,這裡是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我說:“你好,這是美國打來的。我是來報案的,有人偷了我的資料做假護照。紐約領事館幫我連接到你們這裡來報案。”他說:“喔,你是報案的?那我需要用另一個電話打給你。請你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我覺得有點奇怪,為什們他不能在這線上直接談,需要另外再打電話給我?不過可能他們辦案有他們的規矩,所以我沒質疑,就告訴他我的手機號碼了。

他問:“你能不能夠上網?”我說:“我剛搬到一個新的公寓,家裡還沒網路,不過我的手機可以上網。”他說:“那你去百度或Google搜查‘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電話’。”我照著做了,搜查結果的第一行顯示:“+862162906290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Phone”。他說:“你把電話號碼讀給我聽。”我照著讀給他聽了。他說:“你聽好了,我一會兒會用這個電話打給你。”他掛線後不久,我的手機就響了,來電號碼果然是+862162906290。我這下馬上相信是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打電話給我了。那人繼續說:“你把案件跟我說一下,我們現在在進行電話錄音。”我想,哦,原來他要用這個電話來錄音,記錄我的案件。於是,我就仔細把我和領事館的對話報告給他了。他聽完後就說:“我現在去了解一下情形。”

過了一會兒,他身邊有電話響起,他接聽了。我聽到他對那邊說,“嗯嗯,知道了,好的。”然後,他掛了那邊的電話,接著和我說:“我剛接到通知,你不但被懷疑做假護照,而且還涉及一宗跨國洗錢案。”我吃了一驚,說:“什麼?跨國洗錢案?”他說:“我們現在要進行兩案合併,一起處理。你的案件太大了,我要交給隊長處理。我現在幫你接到隊長那裡。”

3.跨國洗錢保密案

電話里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另一個男人接聽了,他的聲音宏厚粗曠,震耳欲聾。他說:“我是徐超,你可以叫我徐隊長。你等等,我現在把我的工作證發給你。”過了一會兒,我收到一個iMessage簡訊。那是一張警察證,上面寫著“International Police”,“Chao Xu”,還有一張穿著制服的警察照片。我看到了,並沒有懷疑,反而覺得徐隊長先表明自己的身份,做事很正式。他說:“這事情很機密。你現在找個沒人的地方,我們再談。”我家裡沒人。但他還是堅決要我進到房間里,關上門來。

徐隊長接著用威嚇的口氣大聲地對我說:“我們這一年來一直在追捕一個跨國洗錢詐騙集團。他們在國內貪污了幾百億,潛逃到美國,在美國開設銀行賬號洗黑錢。我們剛剛在美國抓到主腦人梁麗,在她家中搜到七百多本銀行賬戶,是她用來洗黑錢的。其中一本是用你的名字在紐約工商銀行開的,裡面有96萬美金的賬款。你怎麼解釋?”他的聲音異常響亮,差點把我的耳膜弄痛了。我被嚇壞了,連忙說:“我不知道,我不認識這個人。”他威嚇我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說:“我從來沒在紐約工商銀行開過戶。”他說:“難道你不知道,銀行開戶是一定要本人親自去銀行辦理的嗎?這工商銀行的賬戶明明是用你的名字開的,你還說你不認識她?”我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接著就扯高嗓子滔滔不絕地說這個案件有多麼多麼的嚴重:“幾百億啊!這是個天文數字!梁麗犯罪集團所犯的罪已經直接地危害到國家的經濟發展了。中央十分注重這個案子,特派了專案檢察官來調查這個案子,還限定日期一定要破案。我們現在已經調查了那七百多個賬號里的四百多人了,還有三百人正在調查,你就是我們其中一個追查的嫌疑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拘捕令,要抓你。”他接著用簡訊寄了一張國家保密局的發布令給我,裡面寫著我的姓名和駕照號碼,還有梁麗洗錢案的一些資料。他大聲說:“我們現在就要下達網上通緝令抓你了。”

我看到發布令後一臉茫然。我是一個讀書人,與世無爭,怎麼一下子變了通緝犯?我想,國內的政治黑暗,貪污腐敗,冤枉好人的案件多得是,我被這個案件纏住了恐怕很難脫身,我該怎麼辦?我只能一直對徐超說:“我不認識梁麗,我沒做過任何洗黑錢的事。”但徐超越發大聲地威嚇我:“我們證據確鑿,你說你沒做也沒用。”我說:“我真的沒做,你要怎麼才相信?”

我們經過一番對話後,徐隊長好像有點信我了,他的聲調稍微柔和了一點,說:“可是我相信你也沒用。通緝令要發下去,這是上級長官的決定,不是我能改變的。”我問:“那有什麼辦法嗎?”徐超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這樣吧,那個中央指派的檢察官現在正好在上海這裡,機會難得。我幫你約他通話,你親自向他解釋清楚,怎麼樣?”我說:“好的,謝謝你。”

他接著說:“你的入境禁止令,我們可以暫時先撤消。但是你現在的身份還是犯罪嫌疑人,是我們調查的對象,你必須全力配合我們的調查,否者的話,我是不能幫你的。”我聽到他可以撤消我的入境禁止令,就很感激他,說:“好,我會配合你們的。”

他又扯高嗓子問我:“你這個案件屬於保密案。你知道什麼是保密案嗎?”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保密案就是說,這個案件所有的內容,你都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家人,愛人,朋友。你如果走了風聲,讓梁麗團伙的其他人知道了,他們就會逃跑,我們的追捕就會更困難了。你在保密期內如果透露了這案件,哪怕你最後證明了無罪,也要承擔法律後果,刑罰可以是三到七年的有期徒刑,並罰人民幣55萬元。”我聽了,覺得懼怕,就答應了一定不會向任何人透露消息的。

徐超接著說:“嗯,那很好。還有,你由現在起,就要一直接受我們的監察。你每隔三個小時就要向我發一個簡訊,報告你在做什麼。”我有點疑惑,但又不敢問,就答應了。我要靠這個徐隊長幫我聯絡檢察官,我不敢得罪他,只能聽他的。

這一連串的電話,持續了幾個小時,把我弄的頭暈腦脹。對話結束後,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一路的對話,我在懷疑我是不是被騙了。但電話詐騙都是要騙錢的,剛才的對話完全沒有提到錢,他們要騙我什麼呢?這不像騙我的。而且他們的電話的確是上海市公安局的電話,這讓我不得不信。我後來上網查了一下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的網站,裡面的確有徐超這個人。我還在網站上看到一個檢察官,叫張軍,是個很大的官。這個梁麗的案件好像真的很大,可能是真的。我的資料可能真的被犯罪分子盜了,拿去犯罪了。

我按著徐隊長的命令,每隔三個小時用簡訊向他報告一次。我的車子壞了,那天下午要出門修車,我就發簡訊給他:“我現在出門,去吃飯,修車,工作。”他回復我:“好,注意安全,保持聯繫。”我下午三點修車回來了,就發簡訊給他:“我三點修車完了,回家休息。我現在要出門去實驗室。”他回我:“好,工作完畢,晚上到家告知。”我晚上八點回家了,就發簡訊給他:“我現在回家了。”他回我:“好,今日早點休息,明早起來告知彙報。”他們用這個方法一直監視著我,我卻毫不知情。但是我覺得很奇怪,心裡暗想著:“美國的下午,就是中國的深夜。徐超不需要睡覺嗎?他是在通宵辦案?”

我想過打電話問問朋友,但我答應了徐超不可以泄密,所以就沒問他們了。我是個守信的人,而且我不敢觸犯保密條例。他們這招保密案實在很厲害。

4.資產凍結書與逮捕令

我那一夜睡不好,第二天,就是星期三,我六點多就醒了,心裡想著怎樣可以證明自己沒罪。我發簡訊給徐超:“我已經起來了。”徐超回我:“好,你早飯吃過後告知我,我與你聯繫。”我回他:“我昨晚一直想這案件。那兩人說她們認識我。那她們可不可以說出我的特徵,例如,我的聲音是怎樣?說話是怎樣?有沒有電郵或簡訊記錄?另外,那工商銀行的賬號的聯絡電話和地址是什麼?真是我的地址嗎?開戶日期?”他回我:“待會打理好了,我會詳細了解的。”我沒心情吃早飯,一直躺著沒起來。

七點左右,徐超和我聯絡了。他先發了一個鏈接給我。我打開一看,是2015年一個BBC的中文新聞,題目是:“中國公開全球通緝百名外逃金融犯罪嫌”。新聞的內容大概說,有百名國家工作人員涉及了重要腐敗案件,帶著巨款逃到國外,逍遙法外。這百名外逃人員近半數曾在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擔任“一把手”,六成以上涉嫌貪污受賄。中國的國際刑警針對他們下了紅色通緝令,設立了“天網”行動,追捕外逃的貪官。這新聞是真的。徐超是要讓我知道,他們的追捕行動也是真的。

接著,徐超發了兩份文件給我。第一個是北京人民檢察院的強制性資產凍結書,裡面有我的名字,出生日期,駕照號碼,還有一系列涉及犯罪的條款。第二個文件是國際刑事羈押逮捕執行令,裡面也有我的名字和資料,最後一行寫著:“如收到本刑事羈押逮捕執行令,立即動員逮捕,拘留九十天,立即生效”。兩個文件都有中央蓋印和檢察長張軍的簽名。他們要凍結我的賬戶,還要追捕我。我當時是很惶恐,不知該怎麼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