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假勝利」沖昏了頭腦

1958年大鍊鋼鐵,鼓風隊。寫有名字:武松爐,花木蘭車間。

毛澤東為什麼會犯“大躍進”這樣世界頂尖級的嚴重的、荒誕的大錯誤呢?

傳統的解釋是“勝利沖昏頭腦”。

真是這樣嗎?筆者認為這樣的解釋實在太膚淺,也不符合實際。

一般而言,“勝利”就是“勝利”,勝利是實踐的結果,勝利證明了理論的正確、政策的對頭、措施的得力。根本的勝利證明了根本的正確;局部的勝利證明了局部的正確;暫時的勝利證明了暫時的正確;但這都必須建立在“貨真價實”的“真勝利”的基礎上。

而毛所認定的“勝利”則不盡然,雖然也有真,卻有大量的是假貨。

有一種勝利確實是“真勝利”,例如三年內戰打贏了,將老蔣趕到一個海島上去了,共產黨成為執政黨,自己進了紫禁城,坐上金鑾殿,毫無疑問這當然是一種“真勝利”。但即使是這樣的“真勝利”也得看具體的立場。對於毛本人,對於他所領導的那個黨都是真勝利。但對於廣大老百姓而言,它的意義卻是中性的,它的勝利是未定的。只有當新政權給人民帶來安居樂業的幸福之時,這個“勝利”也才能與老百姓的“勝利”劃等號。否則就是“不等於”,數學上的符號就是“=”加個“/”。

不管怎麼講,對於毛個人而言,“奪取政權”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大的“真勝利”。

另一方面,從1949年到1957年,經濟建設發展的勢頭也比較好,各項經濟指標增長得也比較快。工業總產值從1949年的140億元增加到1957年的784億元,“一五”計劃期間保持每年18.4%的增長速度,超過計劃中原定的百分之14.7%的速度。其中,鋼產量從1949年的15.8萬噸,增加到535萬噸;煤產量1949年的3200萬噸,增加到13100萬噸。農業總產值從1949年的326億元增加到1957年的604億元,“一五”計劃期間保持了4.5%的年增長率,超過原定的4.3%的增長速度。工業總產值在工農業生產總值中的比重,也從“一五”計劃開始時的41.5%(1952年)提高到結束時的56.5%(1957年),超過一半。一些具有戰略意義的工業部門,如飛機製造、汽車製造、機床設備製造、有色金屬冶煉、高級合金鋼冶煉等,也在這一時期內從無到有地相繼建立起來。當時,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工業增長速度都不很高。第一強國美國的年平均增長率不過3.7%,英國只有2.9%。(引自逄先知、金沖及《毛澤東傳》)

剛剛誕生的中共國,以這樣的速度發展的確是很快的,這當然也是一種“真勝利”。但也要看到這種“真勝利”的程度也是有限的,任何一個國家剛剛擺脫了內亂與戰爭,取得了一個相對和平的國內環境,經濟上又處於一種極低的水平,在開始階段總是會有一個快速增長期的,戰後的朝鮮、越南都曾有過經濟上的快速增長期。

但不管怎樣講,這也算是“真勝利”,只是不要過分誇大。

另外還有一類所謂“勝利”,究竟是真是假,那是需要詳加考察與分析的。

毛澤東說:“我們的革命是一個接一個的。從一九四九年在全國範圍內奪取政權開始,接著就是反封建的土地改革,土地改革一完成就開始農業合作化,接著又是私營工商業和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三大改造,即生產資料所有制方面的社會主義革命,在一九五六年基本完成。接著又在去年進行政治戰線上和思想戰線上的社會主義革命,這個革命在今年七月一日以前可以基本上告一段落。”

毛所說的這一大段話是志得意滿、酣暢淋漓的。他所說的“我們的革命是一個接一個的”,其潛台詞就是“我們的勝利是一個接一個的”。然而歷史證明了其中所包含的“土地改革”、“三大改造”就有很多的弊端,尤其是破壞了廣大城鄉原有的生產關係,而新的有效的生產關係又最終沒有建立起來;片面地學習蘇聯,強調重工業與軍事工業的發展,“農輕重”的指導思想長期建立不起來,使得經濟發展呈停滯、倒退的趨勢,短缺經濟的種種苗頭在“三大改造”的過程中已經畢顯無疑。而其中所謂的“政治戰線及思想戰線上的社會主義革命”,即“反右運動”更是嚴重打擊、迫害了廣大知識分子,不僅打擊了廣大知識分子參加經濟建設的積極性,甚至剝奪了他們參與經濟建設的權利。

所有這些運動都根本不能算勝利,只能算錯誤,都埋下了失敗的種子。然而毛卻認識不到這一點,誤將“錯誤”當正確,誤將失敗當“勝利”,沉浸其中、沾沾自喜。

這樣的“勝利”就是筆者所定義的“假勝利”。

這些“假勝利”越多越大,損失就越大,最終失敗得就越慘烈。

毛的“勝利”就是建築在這樣一些大的“真勝利”,小的“真勝利”,許許多多或大或小的“假勝利”的基礎上,所以他才犯下了“大躍進”的蹈天大錯。

正因為並不是被純粹的“真勝利”沖昏了頭腦,而是被許多“假勝利、真失敗”沖昏了頭腦,所以他的錯誤不但不能被勝利所抵消,相反是一個錯誤接著一個錯誤,一個錯誤迭加著一個錯誤,就像物理學上的“共振現象”一樣。

“共振”的破壞能量以平方數計,工程上許多毀滅性的災難都是由“共振”引起的。從這個角度理解大躍進與文革,它們也正是由接連不斷的小錯誤“共振”而產生的大災難。

而且,“大躍進”一旦被發動,大躍進本身又出現了無數眼花繚亂的新的“假勝利”,它們又在繼續“共振”。

新的“假勝利”一開始是出現在農業戰線上的,這兒“超綱要”,那兒“放衛星”,東風勁吹紅旗飄,豐收捷報雪片飛。毛於是又被這些“假勝利”沖昏了頭腦,所以才提出“糧食多了怎麼辦”的世紀之問,所以才作出了“一天吃五頓”、放開肚皮吃飯,吃飯不要錢;所以才提出59年“少種糧”,實行“三三制”。

農業上的“假勝利”讓毛對農業的形勢作出了徹底錯誤的判斷,他居然認為農業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他說“農業比較上軌道了,工業還沒有完全上軌道”,於是又昏頭昏腦地將目光投向了工業,提出“重點是工業”、“全黨辦工業”、第一書記親自抓工業,由此又進一步提出鋼產量翻番的高指標,發動“大鍊鋼鐵”的群眾運動。從而將大躍進由農業戰線引向了工業戰線,於是工業、農業的“假勝利”又“共振”,加劇了經濟戰線的全面大災難。

如果說被“真勝利”沖昏的頭腦,仍然是頭腦的話;那麼被“假勝利”沖昏了的頭腦,簡直就不是頭腦了。太可怕了!什麼樣的荒誕無稽的餿主意都能從這樣的腦子裡蹦出來。正如毛的老朋友,大哲學家、武漢大學的老校長李達同志在1958年10月中旬所說的那樣:“中國人民要大禍臨頭了”。

及至到了1959年7至8月的廬山會議上,毛澤東將彭德懷打成反黨集團,聲稱取得了“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偉大勝利。事實證明,這又是一個很大的“假勝利”。正是這次“假勝利”引導毛澤東繼續“鼓幹勁,反右傾”,具體的措施就是“五個大辦”。

整個國民經濟在不斷“共振”的作用下,大批量餓死人的現象終於發生了。

所以,筆者認為並不是什麼“勝利沖昏頭腦”,而是“頭腦被假勝利沖昏”。“假勝利”引導著我們從一個失敗走向一個失敗,從一個失敗走向另一個更大的失敗,最終掉進了一個“史無前例”的“黑窟窿”——三年大饑荒。

2014-5-3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