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一個地產從業者眼裡的縣城現狀

年關難過年年過,但今年的年關,著實有些不一樣。

趕上年底辦公地點搬遷,失去工位的評論君,被迫早早返鄉,代號也從5A寫字樓的Jeffrey轉換成村頭的二狗子。

作為長年在外務工人員,每次回鄉過年,都是來去匆匆。

這次難得在家呆的時間長,年前穿梭在家鄉的江南小城地級市,縣城和鄉村之間走親戚。

見到聽到的人和事,讓我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摺疊程度,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

最震驚我的,是那些縣城裡賺錢未遂的人。

堂哥的燈具店要關門了

回鄉見得第一個親人,是堂哥。堂哥開了三年的燈具店終於撐不住了,考慮關掉,想聽聽我的意見。

堂哥是大伯家的獨子,剛過而立之年。念書不行,高中畢業就跟著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貪黑,對年輕人來說,確實太難。

三年前,舉全家之力,給堂哥在縣城開了一家燈具店。

縣城的生意邏輯在造勢。為此,堂哥在銀行貸了15萬,把門店裝修的很講究。就這樣,毫無燈具經營經驗的堂哥一下子當上了老闆。

店鋪開起來,才知道有那麼多活兒。

銷售,上門安裝,拉業務,催賬,堂哥夫妻兩根本忙不過來。於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盤出去,幫忙上門安裝燈具,伯母負責做飯。

全家人圍著店鋪轉,可生意還是每況愈下。

三年忙活下來,店鋪的燈具品牌,從歐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級到雜牌產品。店鋪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個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萬一分錢也沒還。整個家庭陷入了進退不得的狀態,還不如當初開早餐店。

對此,我覺得不可思議。問堂哥:

去年縣城的房子不是賣得很不錯嘛,怎麼裝修生意這麼難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裝修。‌‌”

堂哥覺得很無力,我感到很震驚。‌‌“縣城不到30萬人,炒啥房!‌‌”

堂哥接觸到最真實的市場情況,2018年,絕大多數縣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買房人買走的。

在外打工,聽聞房價會漲,趕緊回家佔個坑,或者是附近鄉村的居民為了孩子念書,提前在縣城買房。

這兩類購房者,都不買堂哥的燈具。

堂哥的顧客,主要是周邊鄉鎮自建房的農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門安裝遠,賬又難收,利潤薄如紙。

縣城房地產市場火爆,與堂哥的燈具生意不僅毫無關係,還掏空了縣城人們的腰包,導致堂哥的品牌燈具滯銷,只能賣質差價廉的雜牌燈具。

堂哥盤點了一下,如果8萬外賬能順利收回來。加上店裡4萬的燈具貨量。再加上價值3萬不到的拉貨二手麵包車,差不多還掉銀行的貸款。

全家四個勞動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沒剩下。

堂哥盤算著:年底把店關了,明年大伯繼續做早餐,自己考慮別的營生。

反正不開店不創業了。

如果說堂哥的燈具店的失敗,是縣城傳統行業的縮影。另一件事,讓我對縣城的未來更擔心了。

在老家賣水果的小劉

這是一個鄉村創業故事,主人翁是我爺爺家隔壁鄰居小孩小劉。

爺爺家是一個人口不到20萬的鄉鎮,鎮上只有一條街,底下還有七八個自然村,小劉比我小几歲。

我每次暑假回爺爺家,小劉每次就跟著我滿田野里跑,他很機靈,但是不會念書。

長大後,我交了更厲害的朋友,便和小劉沒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裡的微信好友。

通過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劉初中肄業之後,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園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劉突然微信找我,說自己要回鄉創業,想聽聽我的建議。

我確認他不是借錢之後,鬆了一口氣。正準備以受過高等教育的高級白領身份,好好點撥他。

小劉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鄉(我爺爺家的小鎮)和大多是鄉村一樣,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捨得消費水果。

而在杭的老鄉群里,很多老鄉在外務工,想給家裡留守兒童和老人買水果,既買不到,也無法送貨上門。

小劉腦袋靈光,這可是一片藍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經驗,讓他基本摸清了生鮮店的進貨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訣竅。

再加上他長年擔任門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對社群營銷,更是有獨到的見解。

我沒想到,小劉的對於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來,這是典型的一線城市營銷套路,對鄉村市場的降維打擊,無疑小劉真的是一個奇才。

於是,他決定回小鎮開這樣一個水果配送店。店很快開起來了。

小劉每天在群里,發當天水果照片和價格。

顧客大多是在外務工的年輕人,他們為盡孝心,也願意花錢,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付款,小劉給客戶家裡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並拍視頻作為反饋。

全新的營銷方式,加上熱心腸的小劉的服務態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沒想到,小劉的水果店還是沒撐過春節。

自從開店以來,小劉開始每天凌晨進貨,早上運營微信群,接單,配送。即使雇了人幫忙,小劉依然累得開車差點睡著。

忙不要緊,但不掙錢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對生鮮產品來說,鄉村的進貨成本,遠遠超過了小劉的預期。為了控制壞果率,小劉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進貨,結果是壞果率沒下來,運輸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來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輩子節約慣了,心疼錢,所以對子女買來的新鮮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鄉村,自然客單價也提不上去,兩邊一擠壓,小劉受不了。

這時候,小劉意識到,鄉村的生鮮市場,被各大電商拋棄,不是沒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這樣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鮮的剛性需求,到了鄉村,一下子就變成偽需求了。

還沒撐到車厘子上市的季節,小劉的店就關掉了,小劉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縣城的消費市場邏輯

不僅僅傳統行業,在縣城鄉村的土壤無法生長,連小劉這樣新穎的商業模式,也無法生存。

縣城鄉村的消費市場為什麼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應該是是消費人口的缺失,導致購買力低下引起的。

年輕人是消費的主力軍,但村裡的上大學的年輕人,留在省會城市工作。沒上學的年輕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縣城,好就好在消費水平低,壞就壞在,只有消費水平低。

縣城缺乏機會,沒有熱錢,人情社會嚴重,缺乏工作崗位。寥寥的年輕人選擇不多,不是擠破頭考公務員,就是考教師資格證。

只有公務員和教師,才是體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體面的工作,依然不會是高薪。這註定了縣城的日常用品消費總需求固定,利潤低。

消費升級的產品,根本沒有對應消費人群。

在縣城,很多人都用力活著,但很少人用腦活著。

雖然這麼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們花錢做出各種看似‌‌“無腦‌‌”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縣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騙,才能賺到錢。

和初中同學的飯桌上,聽聞當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墊生意,如今成為了縣城排得上號的富婆。

聯想到堂哥口中說的,縣城裡燈具生意,稍貴的品牌燈具賣不出去,只好賣便宜的雜牌燈具。

賣床墊能如此掙錢?我有些質疑真實性。

後來我知道,原來小美賣的,是玉石床墊,要價3萬元到5萬元不等,買的人絡繹不絕。

沒錯,就是你第一時間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墊。

以送雞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開會、聽課,宣傳洗腦玉石床墊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費體驗試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隊,等著免費‌‌“試睡‌‌”。不願意排隊的,或者覺得確實有功效的,就把養老錢掏出來買回家。

縣城每一個賺錢的暴利生意背後,都是靠收割窮人的血汗錢而來的。

第二個血汗錢收割機,就是低價旅遊。99元西湖兩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亞雙飛豪華游。

這樣大城市玩剩下的低價旅遊騙局,在地方被受歡迎。結果可想而知,各種被套路買高價乳膠枕,玉石,名貴中藥材等等案例遍地開花。

第三個血汗錢收割機,是民間借貸。p2p以及各種高息攬儲的項目,你盯著別人的利息,別人看重的卻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訴我,小時候帶我練球的乒乓球教練,因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誘惑,民間借貸借出去200萬遭遇爆雷,拋妻棄子,已經跑路了。

我很震驚,也很忿恨。

起早貪黑開球館,拋去場地和雇教練的成本,凈利潤也不過年化20%,連騰訊這樣的互聯網獨角獸的財報,凈利潤也達不到年化30%。

憑什麼你會相信,你的全部養老錢可以躺賺年化40%的利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好評與差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