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越共解密中共開戰4大目標 漏掉鄧小平不能說的秘密 江澤民還將血染領土送越南

中越戰爭爆發40周年紀念日到來之際,越共官方媒體周日刊文,指當年中共發動中越戰爭有4大基本目標,而試圖解救柬埔寨殺人魔王波爾布特,是中共發起這場戰爭最主要的目的。美國政論作家陳破空曾撰文表示,鄧小平發送中越戰爭的另一目的是從華國鋒手中奪得軍權。此外,前中共高官、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的高善文博士2018年發表公開演講時,披露鄧小平用打越南、遞“投名狀”的欺騙方式騙取美國總統卡特信任。

1979年2月27日,中共發動了對越戰爭,意圖給柬埔寨恐怖政權紅色高棉解圍,卻令數萬中國年輕士兵失去生命。而越戰20年後,江澤民將中國士兵用鮮血換來的國土,拱手讓給越南,實為真正的賣國賊。圖為,對越戰爭中死亡的軍人墓前,其老父親禁不住老淚縱橫,為兒子燒了很多紙錢(網路圖片)

40年後的今天,當年浴血戰場的退伍老兵,很多陷入失業的悲慘狀況。他們多年來不斷上訪,成為被中共維穩鎮壓的對象。

越共解密中共發動越戰4大目標

40年前的2月17日,中共出動20萬軍隊攻入越南北部邊境,打響了中越戰爭的第一槍。這場導致雙方近10萬人喪生的慘烈戰爭,中共稱為“對越自衛反擊戰”,越南則稱為“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如今越戰老兵卻成了中共的維穩對象。

為紀念中越戰爭40周年,越南官媒越通社2月17日刊文指出,當年中共軍隊突然向越北邊界發動大規模攻擊是為了落實中共高層“蓄謀已久的計劃”,其主要目的是解救中共支持的柬埔寨波爾布特政權。

該文分析羅列出中共當年不惜付出慘重代價攻入越南的四大“基本目標”:

第一是迫使越軍撤出柬埔寨,讓剛剛被推翻的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能夠恢復力量,保住其剩下的“根據地”,為紅色革命武裝繼續破壞剛剛建立的柬埔寨政府創造有利條件。

第二是為了爭取美國幫助中國實施“四個現代化”。因當時美國剛剛在越南吃了大虧,被迫於1975年從越南撤軍。

阿波羅網報道,前中共高官、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的高善文博士2018年發表公開演講時,說打越南是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其三是要破壞越南的經濟、國防,煽動暴亂,削弱當時與蘇聯交好越南政權的軍事和政治地位。

其四是向東南亞各國“秀肌肉”,同時試探蘇聯和世界輿論的反應,為中共當局後期搞軍事冒險做準備。

中共當年聲稱,發起對越戰爭是因為越南軍方不斷騷擾中國邊民,但這個說法遭到國際社會的嚴重質疑:因為當時越南為了報復柬埔寨波爾布特政權屠殺2萬多越南僑民,已經把大部分軍隊派往柬埔寨並成功推翻了波爾布特政權,在大部軍隊尚未撤回自己國內的情況下,越南政府沒有理由在中越邊境主動挑起矛盾給自己招惹禍患。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共發動對越戰爭的主要原因,是試圖以打擊越南來幫助面臨覆滅厄運的紅色高棉殘餘勢力苟延殘喘。

陳破空:中共不能說的秘密;鄧小平出兵越南

美國政論作家陳破空2012年撰文,鄧小平力主發兵越南,實際有其個人目的,通過調兵遣將,從華國鋒手中奪得軍權,為日後排擠華國峰大權獨攬預先布局,這等聲東擊西,順手牽羊的厚黑手段,並不罕見。

華國峰無從覺察,落入鄧小平的圈套,老而奸詐,鄧小平酷似三國時代的司馬懿,可憐見無數年輕生命白白充當了鄧小平的炮灰,連改革開放後的花花世界還沒有見識,就長眠異國。

90年代之後,中共與越共重歸於好,中國年輕軍人的血等於白流。

1989年,時任軍委主席的鄧小平,調動共軍主力的三分之一、總計30多萬軍隊,開入北京,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開火,血腥鎮壓了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民主運動:八九民運。在鄧小平的極端命令下,共軍不惜對民眾以坦克碾壓,用機關槍掃射,大量民眾遭屠殺,血染廣場,屍遍街頭。這便是震驚中外的“六四屠城”。

“殺20萬人,保20年穩定。”這是八九期間,鄧小平扔出的“名言”。這一“名言”表面上為了國家穩定,實際是為了政權穩定。而“名言”的另類含意,卻事關鄧小平自私的個人願望:至少讓他自己安渡晚年。

高善文披露鄧小平欺騙的手段

前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綜合研究室副主任、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的高善文博士,2018年曾接連發表有關中國經濟政策及中美貿易戰的演講。

該演講稿中,高善文說:“小平同志打越南就是送給美國的“投名狀”。高善文演講錄音中有解釋投名狀:一般的投名狀是什麼?土匪入伙去山下殺個人,去山下隨便殺個平民,然後提著人頭上來,這樣就與朝廷結下了死仇,成為了通輯犯、殺人犯,輕易不會跟朝廷搞到一起,這樣梁山可以接納你。

“小平同志打越南這一重大決策就是送給美國的“投名狀”,這使得美國非常感動,並且願意非常堅決地擁抱和支持中國,我這種說法不是個人亂猜,而是請教了當時陪同小平同志訪問美國的要人,包括請教了很多專門研究中美關係的專家,因為我一直是這麼想的,我請教了社科院專門研究中美關係的專家,他做過駐華盛頓大使館的參贊,現在也是很高級別的研究人員,包括當年李慎之和冀朝鑄陪同小平同志訪美,以前有機會我向他們做過請教。

“小平同志跟卡特總統會談完以後1979年訪美,正式程序結束以後把所有的人趕到屋外,只有小平同志、卡特總統和兩個翻譯,中方的翻譯是冀朝鑄,然後小平同志跟卡特說,“我們準備打越南”,卡特總統很吃驚,有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緊接著拿出一支筆、一張紙,開始開列清單,這個清單就是美國馬上準備提供給中國的武器裝備。一個對美關係的專家告訴我,美國當時提供給中國軍事援助的等級超過了對盟國的水平,它的很多武器連英國都不賣,它不賣給它的盟國,但當時賣給中國。然後美國迅速把中美關係提升為“友好的非盟國”,就是中國不是美國的盟國,但是是一個友好國家,可以視同盟國,在很多待遇上享有比盟國更優先的待遇。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