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鳴:人為何自甘做太監?做奴才也有癮

其實,進宮做太監,真正能熬上去,做了總管太監之類,發了財的,一千個裡面,攤不上一個。更多的人,不是一輩子窩囊在裡面,老了被趕出來,就是被整,打死。但是,人都是這樣,只看見光鮮那點事兒,哪怕那點事兒只是萬分之一,就會被傳得滿世界都知道。你看,那誰家的小子,原來家裡房無一間,地無一壟,進宮之後,家裡蓋起來大瓦房,買房子置地,還娶了媳婦(太監發跡,一定會娶媳婦的)。

中南海紫光閣(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宮裡的閹人,最初的時候,都是用的刑犯,犯了死刑,如果自願被閹,就可以免死,像司馬遷這樣。更多的是,是征伐過程中擄掠的幼童,古代王朝征伐少數民族部落,或者反叛的地方,殺人如麻,成年人一般都被殺掉,但幼童男性則被掠走送進宮裡,女孩則賣掉。

但是,到了明清時節,宦官有了太監的名號,做太監的人,主要則不是刑徒和掠來的幼童了。北京周邊地區,成為太監的供應地。像直隸的青縣、靜海、滄州、昌平、平谷、任丘、河間、南皮、涿縣(州)、棗強、交河、大城、霸縣、文安、慶雲、東光(這些地方大體屬於今天的河北、天津和北京),以及山東的樂陵,都是出太監的地方。這些地方,原本就不富裕,窮人比較多。只要哪兒出了太監,而且因此而發跡了,就會帶動一大片。其實,進宮做太監,真正能熬上去,做了總管太監之類,發了財的,一千個裡面,攤不上一個。更多的人,不是一輩子窩囊在裡面,老了被趕出來,就是被整,打死。但是,人都是這樣,只看見光鮮那點事兒,哪怕那點事兒只是萬分之一,就會被傳得滿世界都知道。你看,那誰家的小子,原來家裡房無一間,地無一壟,進宮之後,家裡蓋起來大瓦房,買房子置地,還娶了媳婦(太監發跡,一定會娶媳婦的)。光輝事迹一出來,就成了榜樣。哪個地方出了這樣的人,哪個地方就會有成批的閹人。

像明英宗寵信的太監王振那樣,自願入宮的人,當然也不少。但更多的,其實是父母送去閹割的。由於閹割要出一筆費用,甚至有狠心的父親,為了省這筆錢,打聽點閹割的門道,自己把孩子割了再想法送進宮的。當然,自宮死亡率比較高,送孩子進宮,是一把期貨交易,輕易不會冒險的。無論自宮進宮,還是被父母送去的,都知道進宮是伺候人,而且從此不能做男人,但是,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就樂意做奴才,或者讓自己的孩子做奴才,很低賤的奴才。

當年北京閹割這點事,由幾家人家包辦,比如小刀劉,小刀華,還有畢五。手術利索,死亡率很低。即便是成人,大體也能成活。當年的閹割,是把睾丸連同男根,一併割掉,是個很大的手術,但沒有消毒,沒有麻藥,更沒有消炎針,就是在所謂的蠶室,一間燒得很熱,很乾燥的房間里做手術,而且做完了,要在裡面生活一段時間。

由於送來的人太多,所以,在閹割之前,這幾家人家得進行審查體檢,看看人的相貌是不是清秀,言談是否利索,人是否伶俐,還要摸襠,看驗一下這人是否合適做手術。都合格了,人家才給你做。多數的人,都被擋在外面。逼得有些人自宮,然後託人找已經進宮的老鄉,花了銀子走後門進。進不了宮,還可以進王府。一直到民國,太監製造,依舊在偷偷摸摸地進行。直到王府都敗落了,清廢帝也被趕出了宮才算告一段落。

那年月,進鋪子學生意,是個苦差事,可當年進宮做太監,可比做學徒苦多了。剛進宮,得從最底層的小徒弟做起。太監體系是個金字塔,一層一層的,師傅上面還有師傅。進了宮,就得起早貪黑,伺候完了師傅起居,還要伺候主子,一天到頭,睡不了幾個小時,從早忙到晚。宮裡的規矩特別的大,而且極其繁瑣,稍一不留神,犯了哪條,就得挨揍。在西太后當家的年月,每天慎刑司都得懲罰幾百人,有的人,當場就被打死。太監死了,拖出去埋了,連個聲響都沒有。最後能熬出來的,一千個裡面,可能會有一個。大批的人,最後累死老死,被拖到城外,墳上連個名字都沒有。今天黃庄中關村一帶,就是退休太監和他們的墳場所在。

當然,太監的這個苦,他們的父母不知道,就算知道,他們也不會說,原本是指望把孩子送進去,一朝翻身做富人。翻不了身,也就算了。那年月,窮人家的孩子,也是父母的財產,做期貨交易,損失了,也就損失了。沒人追問他們,為何這樣狠心,沒有人性。

而進了宮的太監,雖然吃盡了苦中苦,也未必能熬成人上人,但在宮裡待久了,也都習慣了,所以,廢帝溥儀因為建福宮大火,而裁撤太監的時候,絕大多數人是不樂意的,哭天搶地。做慣了太監,體制化了,干別的,都幹不了了。

窮人,哪兒都有,那自輕自賤到這個份上,還是不多見。做奴才,也是有癮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