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赫:中美貿易戰原是習近平的一張好牌

習要走入「新時代」,就須藉助強大的外力。川普此時發動的貿易戰,正是天賜良機,只要善加利用,就會從反習勢力的攻擊借口,轉變為習推動中國走向真正的「改革開放」、融入國際社會的強大助推力量。若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並得到切實執行,則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之解決便非難事,而中國經濟改革藍圖之繪製一目了然了。

圖為川普和習近平會面資料照

中美貿易談判現處於關鍵時刻。能否達成協議,球在習近平手裡。若能達成協議,這將是習的“非常之功”。

為什麼這麼講?

第一,中共只有全面接納美方的條款,中美談判才會成功;而中共全面接納美方的條款,就必然要在“結構性問題”上做出改革,例如終止扭曲市場的政府性補貼,發展國內產業遵循國際規則等等,而這將極大地推動中國走向規範市場,打破(國企)壟斷,各類企業平等競爭和發展;同時,中國從生產型大國慢慢向消費型大國轉型,不用代購就能買到物美價廉的海外商品,老百姓獲得巨大實惠。

第二,鑒於中共一貫搞虛假承諾,這次中美談判的特別重視協議的“執行”問題,協議中一定會有監控中共落實承諾的具體條款,例如採取類似“中興模式”的措施。(根據美國政府與中興通訊達成的和解協議,2018年8月24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委任前聯邦檢控官Roscoe Howard入主中興出任合規代表,其將於中興內部率領合規團隊,防止中興出售含有美國零部件的產品往伊朗等受制裁國家。)

這等於給向來無法無天的中共上了韁索。第一次在有外部強有力的監督的條件下,中國將穩定地、不可逆轉地、持續地走向市場經濟與法治。由此,開啟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的新階段。

但是,習近平會這麼做嗎?如果我們相信“形勢逼人強”,那麼這將是習近平的不二選擇。這裡談兩條理由。

首先,為反擊反習勢力、確保自身安全、樹立權威,習必須與美達成貿易協議。

在中共內部,反習勢力認為中美貿易戰是習判斷失誤、處置失當造成的;或認為習軟弱“賣國”,或認為習背離“改革開放”等等,習的權威受到嚴峻挑戰。如果中美談判失敗,習自然被當作罪魁禍首,甚至可能會被反習勢力吞噬掉。

而只要談判成功,協議雖然仍會被受到損失的中共既得利益階層所攻擊,但這一成果之巨大,會大大壓制反習勢力的空間,分化、瓦解反習勢力,重新樹立習的施政權威,使習的“新時代”邁出實質性步伐。

其實,中共的“改革開放”早是死路一條。習近平對此心知肚明,所以提出了“新時代”思想。上台之初,習即提出“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去年,還稱“以改革開放的眼光對待改革開放”。但是,四十年來“改革開發”中業已形成的“權貴經濟”和政治派系格局,卻絕不是搞諸如“反腐敗”等等之類的“鬥爭”就能解決的。習近平上台以來,自身所經歷的種種政治搏殺,早已將此闡釋的淋漓盡致,比任何小說都精彩。

因此,習要走入“新時代”,就須藉助強大的外力。川普此時發動的貿易戰,正是天賜良機,只要善加利用,就會從反習勢力的攻擊借口,轉變為習推動中國走向真正的“改革開放”、融入國際社會的強大助推力量。若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並得到切實執行,則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之解決便非難事,而中國經濟改革藍圖之繪製一目了然了。

攻守之勢異也,全取決於習的“運用之妙”。

其次,習近平與川普兩年多的“禮尚往來”,使習不敢再耍太極、存僥倖心理,而是真心實意的要仰仗川普大哥了。

在國際社會中,美國是影響北京命運的最重要力量。川普競選總統期間,大量言論談及中共的“經濟侵略”。川普執政不到三個月,2017年4月,習近平即到美國與其會談。為解決中美巨額貿易順差問題,中美雙方商訂舉辦“百日計劃”與“中美全面經濟對話”,雙方一度還考慮將“百日計劃”升級為“一年合作計劃”。但因中共仍施慣技,拒絕做出實質性讓步,結果都流產了。

川普仍做努力。2017年11月,中共十九大甫一結束即訪問中國大陸,中美簽署了空前的高達2,535億美元的經貿協議。但,這離川普的期望實在太過遙遠。筆者於2017年年底發表《川普開啟對華經貿政策新時代》一文,指出川普要反擊中共的“經濟侵略”了。

轉年,川普政府果然發動了貿易戰。據港媒2019年1月披露,這讓習近平冷不防,稱之為“遭遇戰”。中共當局一度宣稱對美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習在黑龍江考察時還稱美國逼中國人走自力更生之路不是壞事。

川普政府作出了反應。2018年7月18日,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美國高官首次公開點名批評習,川普總統的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習主席並不打算與我們達成協議。是習近平把它(貿易談判)叫停了。我認為劉鶴和其他人希望能有進展,但卻沒有……”

兩天後,7月20日,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中心副助理主任邁克爾•柯林斯又在一個重要的安全論壇上指出:中共正在對美國發動“悄悄的冷戰”,而習是這場新冷戰的主要推手。

9月,川普在聯合國指控中共試圖干預美國中期選舉,還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說:“我愛中國,我也喜歡習主席。我認為他是我的朋友——也許他不再是我的朋友了。”

川普政府雖然直接點名習近平,其實仍在努力爭取他。習近平對此是心領神會。2018年11月1日,中美貿易戰後川普與習近平首次通電話。一個月後,川普與習近平在阿根廷的G20峰會期間舉行晚宴,雙方商定貿易戰暫停升級90天。中美貿易戰自此峰迴路轉。

而今,中美貿易談判處在最後關頭。談判成功,這對川普非常重要,他曾說:“我一生都在為此做準備。”川普如兄長般待習近平,也一直在幫習近平作出正確抉擇。

談判成功,這對習近平更重要。古人曾言“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乘勢”、“待時”,俱在斯也。

習近平曾引用古語“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現有“非常之功”可建,但願習是“非常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