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家族受詛咒 肯尼迪家族決不許出總統的奧秘

——原標題: 肯尼迪家族決不許出總統的奧秘

對肯尼迪家族的詛咒,有三種說法。這個美國社會舉足輕重的大家族屢屢遭受到厄運,接連有10位成員死於非命,其他親屬不是重傷就是被各種醜聞所纏繞,一定不是偶然的。

老肯尼迪與夫人。

老肯尼迪全家照,五女四子。

照片上是老肯尼迪的五女三子,最小的兒子還沒有出生。

老肯尼迪的第二個兒子約翰·肯尼迪成為美國總統,但就任兩年多之後就被暗殺,頭骨被打掉一塊,腦漿噴出,喉部中槍,死不瞑目。

中國有句老話「祖上不積德,給子孫帶來災難」。愛爾蘭裔的肯尼迪家族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約瑟夫·肯尼迪(俗稱老肯尼迪)和妻子羅絲·菲茨傑拉德·肯尼迪(Rose Fitzgerald Kennedy)於1914年10月結婚,結婚前他已經是當地的富豪。這夫妻倆共育有子女9人,4子5女。

老肯尼迪在政界很有影響力,他的四個兒子都非常優秀,哪個男孩子都有資格當選總統,但是哪個男孩子當選總統或準備當選總統都會被暗殺。這一直是個不解之迷。

40年代,老肯尼迪對長子小約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他未來能當美國總統。因此二戰時送他去當飛行員,給他積攢一些政治資本。

老肯尼迪的長子小約瑟夫飛機失事

不料事不隨人願,1944年,小約瑟夫在英國戰場上執行任務時犧牲。於是,老肯尼迪又將進入政壇的重任寄托在次子約翰·肯尼迪的身上。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約翰·肯尼迪進入美國政壇,他在1942年曾是一名海軍中尉,在1946年-1960年期間曾先後任眾議員和參議員,並於1960年43歲當選為美國總統,是美國迄今為止第二年輕的總統。也是美國歷史上迄今唯一信奉羅馬天主教的總統和唯一獲得普利策獎的總統。他的執政時間從1961年1月20日開始到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遇刺身亡為止。

老肯尼迪的次子約翰·肯尼迪總統被暗殺

在肯尼迪總統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

那是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清晨,美國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異功能者」珍妮·迪克遜女士走進首都華盛頓的聖·馬太大教堂去作早禱。

她幾天來一直有一種預感,那是一種期待的感覺,似乎有重大事件要發生,而自己將要捲入其中。

當她站在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時,突然看見白宮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出現在她面前。在屋頂的上方,從霧中現出了「1960」這個數字。一團不祥的烏雲出現了,蓋住了數字,並慢慢下降到白宮的上面。然後她向下看,看到一個年輕人,高高的身材,藍眼睛,滿頭蓬亂的粗棕色頭髮,靜靜的站在白宮的大門前。當她還在盯著他看的時候,不知哪兒傳來一個柔和的聲音,告訴她說,這個年輕人是個民主黨人,將於1960年當選總統,並在任職期間被人刺殺。

整個影像隨即淡入到牆壁中,淡入了遠方,柔和得就像它來時那樣。但它卻會始終伴隨著珍妮·迪克遜女士,一直到11年後那個不幸的日子,它所描繪的事件在達拉斯成為現實。儘管珍妮在1963年11月初竭力勸說肯尼迪總統的好友凱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但是對方根本不在意。11月22日中午,肯尼迪總統在達拉斯被暗殺。

1963年11月初,離肯尼迪總統被暗殺的十幾天前,肯尼迪好友凱•哈利女士家來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慮的開門見山:「總統剛作出決定,要去南方某個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總統一家來往甚密,請你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凱感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來客繼續說道:「很久以來,便有一團烏雲罩在白宮上空。那團烏雲越聚越大,現在正開始朝下壓。這意味著大禍即將臨頭,他離開白宮會遭暗算的。」

凱覺得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沒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麼我們再怎麼努力都於事無補,對吧?」迪克遜女士不肯罷休:「有時,哪怕是再小的契機,只要來得及時就可能扭轉局面,化險為夷,你必須警告他!」凱不以為然,只是因為對方一再堅持,她才答應儘力而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這件事丟到腦後。

肯尼迪總統被暗殺,頭骨被打掉一塊,喉部中槍,死不瞑目。

1963年11月22日中午,在華盛頓的一家餐廳里,正興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談的凱被侍者叫到電話機旁:一個沉重的聲音響起「總統遭到槍擊」。凱面色驟變!

後來,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時,珍妮•迪克遜女士說:「現在我意識到,我當時的努力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的死是以(神的)啟示的形式顯現給我的,而啟示所顯現的命運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約翰·肯尼迪死時才46歲,擔任總統兩年零10個月,而且極有希望連任下一屆總統。他死時,留下了結婚僅10年、年僅34歲的年輕妻子,以及六歲的女兒和三歲的兒子。

老肯尼迪的四子退出總統選舉,飛機墜毀未丟命

老肯尼迪的第四個兒子愛德華•肯尼迪,是美國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是肯尼迪家族政壇三兄弟中最年輕、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總統競選人,他是老肯尼迪進政界的三個兒子中唯一一個被迫退出總統選舉和唯一一個死裡逃生的幸運者,他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脊柱折斷。但他活下來了,是四兄弟中唯一一個活下來,活到77歲。

美國時任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被刺,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遜女士對凱•哈利、埃莉諾•邦加德納和露絲•蒙哥馬利說:「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結束。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很快要發生,那是針對他們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員的。」

4個月後,1964年6月19日那個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總統手下任過職、並得到過艾森豪威爾總統和肯尼迪總統授予勳章的傑出政府官員沃爾特•斯托克的太太瑪麗打電話給迪克遜女士,訴說丈夫因震顫性麻痹症而卧病在床,醫生們一致認為沒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訴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讓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頓儘可能靠近肯尼迪總統的地方,因為他太熱愛這位總統了。

珍妮一邊嘆著氣一邊說道:「瑪麗,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了結。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幾乎馬上就要到來。」「你的意思是說總統的父親嗎?」斯托克太太問道。三年前總統去世使這個家族大家長老肯尼迪深受打擊,導致癱瘓中風。

「不,不是」,珍妮回答說,「這回是年輕的參議員。瑪麗,如果你真是很熱愛肯尼迪家族的話,請你去告誡他們,在以後的兩周內,愛德華必須絕對遠離私人飛機。否則,將要發生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門口拾起報紙,讀著那顯眼的大標題: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他的親密助手和飛機駕駛員遇難。參議員伯奇•貝及其夫人傷勢比愛德華•肯尼迪輕。愛德華的脊柱折斷。

斯托克夫人衝到電話前,發瘋似的撥了珍妮的電話號碼。「珍妮,真的出事了!就象以往一樣,你的預感是正確的!」

珍妮還不知道這個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電話里給她讀報紙的細節,報紙讀完後,珍妮平靜的說:「那不是預感,是上帝讓我看到的。」

老肯尼迪第三個兒子羅伯特•肯尼迪競選總統被槍殺

羅伯特•肯尼迪在慶祝民主黨內總統提名的加州初選獲勝!

老肯尼迪的第三個兒子、美國前司法部長、參議員羅伯特堅持參選總統後遇刺身亡。

1968年6月初,羅伯特剛剛贏得了加州民主黨總統預選的勝利,就於6月5日早晨在洛杉磯一家旅館內遭到槍擊而死亡。

而珍妮·迪克遜的宿命通功能使她預見了這一慘案,多次請朋友和肯尼迪親屬幫忙與羅伯特聯繫,希望他能夠關注這件事,阻止這一慘案的發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敗,不是羅伯特本人默默拒絕,就是他的親屬朋友們忘記囑託,好像命運就是要將羅伯特置於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8個月零23天。

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戰爭日記》一書的作者詹姆斯·華黑,他同時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託他轉告參議員羅伯特,說:「請告訴他,我必須見他,和他談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並為此主動送上一本自己親自簽名的著作,作為約見的橋樑。

羅伯特見到詹姆斯很高興,並問他「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可以為你做嗎?」詹姆斯說,「珍妮.迪克遜要我把她這本簽名的書送給你,她說她想見你。她讓我告訴你這件事!」

羅伯特對有預言功能的珍妮早有所聞,他轉過身去,然後停下來,頭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動也不動,過了好一會兒,詹姆斯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於是打破了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客氣的告辭了。在同一年稍晚的時候,詹姆斯寫了一封信給他,再次告訴他,他應該與珍妮·迪克遜建立聯繫。詹姆斯還建議說,此事可以非正式的進行,不讓別人知道。但參議員羅伯特一直沒有回話!

1968年1月,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不到5個月,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海灘召開了一個由「肯塔基炸雞」行業的股東們和特許代表們參加的會議,迪克遜女士與會。她在會上講話後照例詢問聽眾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羅伯特·肯尼迪會成為美國總統嗎?」一位股東問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當、無遮無掩:「不,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

當晚有10多個與會者去了迪克遜女士的住處,其中的弗蘭克·卡拉漢私下裡問她:「你能肯定羅伯特.肯尼迪永遠作不成總統嗎?」「是的,卡拉漢先生。他將在今年六月於加利福尼亞州被暗殺。」(羅伯特被暗殺日期是當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還有3個月零1天,詹姆斯·華黑又和羅伯特有過一次會面。他回憶道:當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間里等待她時,隨手拿起一張報紙。闖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鮑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專欄文章:「華盛頓的預言家珍妮·迪克遜星期一晚上在這兒告訴被她強烈吸引的5千多名聽眾說,『美國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將永遠不會當選總統』。她為什麼說他永遠不會成為總統呢?他還沒有參與競選啊!」

第二天早上,當詹姆斯·華黑見到羅伯特時,沒有提起報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給他一個從波士頓順便買來的聖·帕特里克小飾板,它的一面是聖·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詩: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時

希望你已進天堂。

當羅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隨著那些單詞時,他的手在顫抖,他只是盯著那個禮物上的小詩,依然沒有說話,他的眼睛裡充滿悲哀和憂鬱。那次會見一周後,詹姆斯又見到他,但這回他正在電視上宣布他競選總統的決定。

羅伯特·肯尼迪像被什麼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樣,無論怎麼悲哀、憂鬱和顫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時明白了珍妮·迪克遜急於要見羅伯特的原因,看來他不單是競選「決不會成功」的問題,詹姆斯變的恐懼起來,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2個月零6天,在德克薩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慶祝早餐上,迪克遜女士在講話的前後,對陪伴她的米婭·懷特海、歡迎委員會的成員們以及德州參議員約翰·托爾的妻子感情衝動的說:「當羅伯特在加利福尼亞時,他會被槍殺!」

1968年4月4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整整2個月,在華盛頓旅館共進午餐時,珍妮告訴她的朋友、時任阿拉巴馬州眾議員弗蘭克·博依金和奧克羅·博伊金:「馬丁·路德·金將會被槍殺,緊接著就是羅伯特·肯尼迪」。

眾議員弗蘭克是老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對於這個晚輩,他一直試圖告誡,但羅伯特不聽,執意要競選總統。老肯尼迪已經失去了一個總統兒子,他怕再失去第二個,於是他打電話給弗蘭克,希望他勸阻自己的兒子競選總統:「試試看你能對他做點什麼」。弗蘭克無奈的說:「你知道我對他什麼也幹不了,他不聽!」老肯尼迪絕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請動與兒子關係很好的眾議員霍華德·史密斯去當說客。弗蘭克立刻打電話給眾議員史密斯,史密斯和羅伯特作了一次長談。但什麼也沒有改變。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磯「大使旅館」的大舞廳里,珍妮在會議上講話後請聽眾提問題。有人問羅伯特是否將成為美國總統,「不,他不會。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她平靜的回答,「因為就在這個旅館內將有一個慘案發生」。

會後,珍妮還在想辦法挽回這個不幸,她曾考慮是否通知旅館的管理人員,但因為羅伯特下周要在這裡講話,被(退伍軍人組織)美國軍團的官員喬治·梅恩斯以會給旅館帶來煩惱而否定。佛羅里達州副州長的岳母瓊·賴特聽到後,立刻通知當晚正待在此旅館內的老肯尼迪夫人羅絲·肯尼迪。電話打了三次,都沒人接聽,僅讓留言。瓊無奈只好留言,並請老肯尼迪夫人回電話,以便告訴她那個不幸的預言,但是直到兒子羅伯特被暗殺,老夫人羅絲也沒有注意過電話里有留言,瓊·賴特沒能再找到機會告誡她!

當珍妮一行人經過酒吧過道準備走出舞廳時,珍妮突然間感覺到了死亡……它到處瀰漫,以一切黑暗邪惡的東西充滿了這個過道。濃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圍了她,恐怖的暗流從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懼的向後退縮,象是被什麼東西擊傷了。喬治·梅恩斯驚叫起來:「出什麼事啦,珍妮?出了什麼事?」他的聲音把珍妮喚回到現實中來,她斷斷續續的說:「羅伯特.肯尼迪……這就是他要被槍殺的地方,喬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渾身是血……」

這天,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經不可挽回,她無奈的等待著這一天的降臨。1968年6月5日,宣布競選總統的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來到「大使旅館」準備演講,那天他把珍妮8天前預先看到的暗殺景象走了一遍。

一切都是那麼蹊蹺,蹊蹺到讓人感到冥冥中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在主宰著這一切,在有意製造和完成這個悲劇。

悲劇還在繼續

1999年,約翰•肯尼迪總統的唯一倖存的兒子小肯尼迪飛機失事,連同妻子和妻妹一起墜機而亡。此外,車禍、吸毒、強姦指控等都不斷困擾家族的其他倖存成員。

據統計,從1941年開始到1999年,已有近10位姓「肯尼迪」的死於非命。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與肯尼迪家庭有關聯的其它家族的人也跟著遭受厄運。

至今,許多希臘人都相信,在肯尼迪總統的遺孀傑奎琳•肯尼迪和希臘船王亞里士多德•奧納西斯成婚後,便把專屬於肯尼迪家族的詛咒引入了希臘望族。與傑奎琳成婚後,奧納西斯名下有4艘輪船發生了嚴重的事故。7年後,原本身體不錯的奧納西斯和他的兒子亞歷山大相繼去世,家族的生意也元氣大傷。

對於一連串的厄運,肯尼迪家族成員也感到了深深的恐懼。在肯尼迪家族中,在加州旅館裡被槍殺的羅伯特•肯尼迪最先萌生了「家族的詛咒」的念頭。

他的傳記作者托馬斯這樣寫道:「羅伯特發現了傲慢的性格與命運的關係。他開始懷疑肯尼迪家族是否在行為上有過激的方面,性格上是否過於無所畏懼。他在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的一段話下面作了標記。希羅多德是這樣說的:『所有的傲慢自大終將收穫飽含淚水的苦果。神將因為人的過分傲慢讓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回過頭來看看羅伯特·肯尼迪堅持不見預言家珍妮的原因,恐怕不是因為他傲慢,而是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家族被詛咒,相信自己也逃不過被詛咒的命運。

肯尼迪家族被詛咒的因果關係

老肯尼迪有四個兒子、五個女兒。為什麼上天就是不讓這麼優秀的家族子孫擔任美國總統?連老肯尼迪的孫子和親屬都不放過。

一系列的悲劇都在向世人昭示:有因必有果。

至於肯尼迪家族為何遭遇詛咒,坊間有三種未被證實的說法。

一種說法是,老肯尼迪在1937年到1940年間當美國駐英大使時,曾拒絕為500名將被送進納粹死亡集中營的猶太人派發赴美簽證。1940年他回到美國後,「肯尼迪家族的詛咒」開始了。

第二種說法是,1937年,老肯尼迪在乘船回美國的途中,同船有一位從納粹魔掌逃出來的猶太牧師。肯尼迪向船長抱怨,要求船長禁止猶太牧師等人在船上祈禱,結果那位猶太牧師給肯尼迪家族的所有男人下了一個詛咒:他們將遭遇悲慘的命運。

在《肯尼迪詛咒》一書中,還提到了第三種說法:這個家族由於其難以見光的發家史和濫用權力的行為而受到神的懲罰。

近日,我在網上看到肯尼迪家族的一個秘密,這是被歷史證實的一種說法。

老肯尼迪長女的悲劇

約瑟夫·肯尼迪(老肯尼迪)有九個孩子,頭兩個是男孩,第三個是女孩羅斯瑪麗.肯尼迪。老肯尼迪家的悲劇也許就是從這個女孩開始的。

羅斯瑪麗是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五個妹妹中的老大,只比約翰小一歲。媽媽羅絲懷上羅斯瑪麗的時候,家庭生活非常優越。

和天下所有父母一樣,這夫妻倆期待著這個小生命的來臨,如果是個女兒,他們完全有能力和條件讓她過上公主般的生活。

但羅斯瑪麗出生那天,1918年9月13日,負責接生的醫生沒有及時趕到,母親咬緊牙關固執的等著這個之前已經幫她接生過兩胎的醫生,拒絕接受旁邊護士的接生。

左一是老肯尼迪的大女兒羅斯瑪麗。

小羅斯瑪麗就這樣在產道呆了兩小時,最終腦部因缺氧而受到了不可逆轉的損傷。

羅斯瑪麗從嬰兒時期開始就顯示出了智力發育遲緩的問題,從蹣跚學步到牙牙學語,她都比其他寶寶更吃力緩慢,雖然這絲毫不減損她的可愛,她向來乖巧。

隨著小羅斯瑪麗漸漸長大,她開始意識到自己和其他的兄弟姐妹們不同,她發現自己要比他們「笨」一些。敏感脆弱的小女孩生活在上流社會,懂得謹小慎微的讓自己盡量在外人面前顯得「正常」,不丟爸爸媽媽的臉。

在一次上小學的智力測試中,小羅斯瑪麗得出的測試結果顯示她的智商只有70。當時的社會普遍把智慧障礙當作缺陷,甚至認為是道德瑕疵。

這個女兒成了家族的恥辱,對於在政界往上爬的老肯尼迪來說是個絆腳石,為了避免消息外泄,父母頻繁的把羅斯瑪麗更換到不同的特殊寄宿學校。

感到孤獨的時候,小羅斯瑪麗會給爸媽寫信,信中她對爸爸說: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討你開心。儘管她寫作水平有限,但她還是努力又笨拙地表達著她對愛的期許。

她和其他天真純潔的少女一樣,也愛美愛穿新衣服,喜歡歌劇和茶會,喜歡交新的朋友。

1938年,老肯尼迪被派去英國當駐英大使,20歲的羅斯瑪麗和家人一起搬到了倫敦。

老肯尼迪的大女兒羅斯瑪麗在英國。

那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她和其他名媛一樣正常生活,還出席了白金漢宮的舞會,被引薦給英國國王喬治六世和王儲伊麗莎白公主。

她出落得越發美麗,再加上刻苦精心的禮儀訓練,沒有人察覺出她有何異常,除了覺得她「反應較慢」之外,都認為她是個「耀目的美人」。

沒過多久,二戰爆發了,肯尼迪大使接到返國的指示,羅斯瑪麗再次被送回特殊寄宿學校。

當時,年紀漸長的羅斯瑪麗因肯尼迪家族在美國政壇如日中天,倍感壓力,病情越發嚴重,甚至開始出現暴力傾向。

雄心勃勃的父親擔心遲早有一天女兒的病情會影響兒子當總統的仕途,為了一勞永逸,老肯尼迪決定給女兒實施一種新興的治療方案——額葉腦白質切斷術。當時,這個治療手術在全美國僅僅做過80例,還很不成熟,而且實施的對象全是精神病人。

醫生聲稱這個把大腦某個部位的連接切斷的手術「能徹底治好患者的喜怒無常、暴力傾向,」並宣稱「遲早這個手術會得諾貝爾獎的。」

羅斯瑪麗被騙上了手術台。

1941年,羅斯瑪麗23歲那年,老肯尼迪在沒有徵得妻子的同意之下,擅自簽下了手術同意書。

羅斯瑪麗被騙上了手術台,手術後,羅斯瑪麗的智力退化到只有兩歲兒童的水平,真的不吵也不鬧了,從「弱智」變成了「智障」。這下就更不能讓她見人了。

於是,羅斯瑪麗被秘密送到威斯康星州米爾沃基附近的聖科萊塔研究院,她像空氣一樣,徹底消失在公眾視野中。

肯尼迪家族在美國政壇越來越風光的時候,外界對這個突然消失的肯尼迪千金越來越好奇。

直到約翰·肯尼迪當上美國總統,美國全國弱智兒童協會在一份出版物中提到新任總統「有一個呆在威斯康星州研究院的弱智妹妹」!

羅斯瑪麗一直是母親羅絲心中永遠無法抹去的痛悔,1995年羅絲105歲去世,她生前從來沒有嫌棄過這個女兒。

左為羅斯瑪麗,右是照顧她的妹妹尤妮斯。

1984年,老肯尼迪夫人羅絲中風後,羅斯瑪麗由妹妹尤妮斯照顧,才終於開始出席家族聚會和活動,可惜這些對她來說已經毫無意義。

尤妮斯從小目睹姐姐所遭受的一切,為了讓這些殘疾人得到公平對待,她創辦了第一屆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此後幾十年,逐漸發展成為全球範圍的殘疾人奧運會。

2005年1月7日,羅斯瑪麗平靜離世,享年86歲。照顧她的妹妹尤妮斯2009年8月12日過世。

到今年,老肯尼迪的九個孩子只剩下一個,她就是第八個孩子,依然健在的91歲珍妮·肯尼迪。

肯尼迪家族的詛咒

對肯尼迪家族的詛咒,那前三種說法,目前沒有人出來證實,但如果我們看看羅斯瑪麗的悲慘故事,看看這個美國社會舉足輕重的大家族屢屢遭受到的厄運是從給她做手術開始的,就覺得接連有10位成員死於非命,其他親屬不是重傷就是被各種醜聞所纏繞,一定不是偶然的。

下面按照時間順序排列的肯尼迪家族成員的災禍:

1941年,老肯尼迪的大女兒羅斯瑪麗因前腦葉白質切除手術失敗,成為半植物人。

1944年,長子小約瑟夫·肯尼迪二戰時戰機失事身亡。

1948年,老肯尼迪的次女凱瑟琳、哈廷頓侯爵夫人,因飛機失事身亡,時年28歲。

1963年,肯尼迪家族的第三代、老肯尼迪的孫子波維爾·肯尼迪,也是約翰·肯尼迪與傑奎琳的第三個孩子出生兩天後夭折。

1963年,時任總統的約翰·肯尼迪在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被暗殺。按照官方的調查,沒有什麼陰謀:只有一個24歲、無法適應社會的人用一把步槍結束了這位總統的生命。

1964年,老肯尼迪最小的兒子愛德華飛機失事重傷,脊椎骨折。

1968年,老肯尼迪的第三個兒子羅伯特在競選黨內總統候選人時,在洛杉磯被暗殺。

1969年,老肯尼迪最小的兒子愛德華在馬薩諸塞州參加一個聚會後,駕車回家時衝下大橋發生車禍,車禍導致其27歲的女助手當場身亡,並引發了長達34年的官司,並被迫退出總統大選。

1984年,第三代中,老肯尼迪的孫子戴維在佛羅里達因藥物過量死亡。

1997年,第三代中,老肯尼迪的孫子邁科爾在科羅拉多滑雪事故中身亡。

1999年7月,約翰·肯尼迪總統的幼子小約翰·肯尼迪因飛機失事身亡,妻子卡羅琳·貝塞特與姐姐勞倫·貝塞特也一同遇難身亡。

2001年,羅伯特·肯尼迪的外甥麥克爾·斯加克爾因涉嫌謀殺接受審判。

2002年,羅伯特·肯尼迪的外甥麥克爾·斯加克爾因謀殺罪成立被判入獄。

2004年,威廉·肯尼迪在公寓里強姦女助手奧德拉·朱利亞斯,被告上了法庭。

2009年6月26日,老肯尼迪的小兒子、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因癌症去逝。

老肯尼迪為了讓兒子當上美國總統,毀掉了一個女兒。結果呢,不但沒有達到目的,而且有媒體說:身為肯尼迪家族一員,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靜靜地死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