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分析:川普對陣美國社會主義的三大原因

美國已經到了必須對社會主義做出選擇的關頭了

概述:從價值觀來說,川普無疑是不喜歡各色社會主義的。但是,一門心思要搞”美國第一“的商人總統,現在直接把矛頭對準美國的社會主義,有非常現實的考慮:經濟上,社會主義者的高稅收和無所不管的大政府理念,與川普的減稅和放鬆管制的”川普經濟學“格格不入;政治上,美國民眾對社會主義的偏好快速增加,特別是在千禧一代人群中高達61%,如果不予重視,川普很可能失去2020大選。

二月份至今,美國最火熱的新聞,除了圍繞建邊境牆的兩派紛爭,就是川普從國情咨文發表至今,連續叫板美國社會主義。演講中,他指出社會主義的承諾與兌現完全相反,帶給人類的只是災難,並且多次重申“美國絕不會變成社會主義國家”。這個言論在美國國內和國際上都引起了軒然大波。

川普為什麼要公開叫板美國社會主義呢?

從各方面信息看,川普這樣做,有價值觀的因素,也有現實的經濟和政治考量。

一、從價值觀來看,川普一直在與各色社會主義開戰

川普從競選開始至今,一直稱“我們並不要求各國遵守同樣的文化、傳統,甚至政府制度。”這被許多人認為商人總統以利益為重,根本無意於結束世界獨裁國家,那些希冀外力幫助結束本國暴政的人因此非常失望。

但是,這恐怕一開始就是一個誤解。

川普當選後,最有名的反社會主義演講,是在2017年9月19日在聯合國大會。那一次他抨擊了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此前,他下令恢復或者強化了對古巴、委內瑞拉的經濟制裁。

聯大演講中,川普一針見血的指出“委內瑞拉的問題不是因為對社會主義貫徹不力,而是因為忠實地貫徹了社會主義。”這種對社會主義的深刻認識,令人為之側目,但並非僅見,相反的,我們還可以從日前網上熱傳的他在邁阿密的演講(全文翻譯)看出來。

那次聯大演講,其實也暴露出他對社會主義的處理態度。因為,他一方面指出,美國無意於強加世界各國制定,另一方面也強調“我們冀望所有的國家履行兩個核心的主權責任:尊重本國人民的利益,尊重其他任何主權國家的權利。“

這意味著,川普心裏面有一個底線,就是這些國家不能做的太過分,也不能嚴重影響到其它國家、特別是美國的權利。否則,他肯定會管。

但是,作為一名成功的商人總統,與那些把人權和價值觀放到前面的美國總統相比,川普面臨著國內經濟和競爭力衰退的問題,所以美國優先是他的基本原則。

換句話說,如果事情不發展到他不得不說話的時候,他還是寧願按照他的節奏和美國第一原則,認認真真的兌現他的承諾。其它的暫不考慮。

而現在,無疑,美國社會主義發展到了川普不得不說話的時候了。

二、從經濟發展看,美國社會主義已經成為川普施政的主要障礙

川普經濟理念和治國策略,既不同於傳統的共和黨,也不同於傳統的民主黨,而是一個融合。

按照川普經濟委員會顧問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和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在《川普經濟學:重振美國經濟的“美國優先”計劃》一書中的總結,川普經濟學包括了減稅、放鬆管制、賦予各州更多權力,這些是傳統的美國共和黨的經濟政策,也包括了貿易保護和基礎設施建設,這些是傳統的民主黨的策略。應該說,這一系列方葯,符合美國衰落的中產階級、產業外流、基礎設施嚴重落後、失業率居高不下等現實情況。

也正因為如此,川普上台之後,美國經濟界從一開始就信心提振,資金和產業也大量迴流美國,就業率屢創新高。

然而,與此同時,美國社會主義,也開始在以反川普為當前核心使命(而非美國發展為第一)的民主黨中越來越彰顯,最終喧囂塵上。這裡面的兩個代表人物就是自稱民主社會主義的桑德斯和新社會主義分子奧卡斯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

2月19日,在參議員桑德斯宣布競選當天,《紐約時報》總結了桑德斯的施政理念:

經濟,桑德斯認為華爾街和億萬富翁是萬惡之源,要立法提高稅收包括遺產稅,提高最低工資和進行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

衛生保健,桑德斯提出“人人享有醫療保險”。

環境,他背書了AOC的“綠色新政”(the New Green Deal),後者的改革計劃被總結為“綠八條”,其中包括淘汰汽車、航空公司和奶牛,使用高鐵,以及全民醫保和給“不願意工作”的人生活保障等;

教育,他提出要讓公立學院和大學免學費並顯著降低學生貸款利率

這些措施都是花錢的大手筆。據測算,“全民醫保”計劃將在未來10年內,使政府醫療支出增加32.6萬億美元(紐約時報報道有一些差異,認為每年聯邦會花費2.5萬億美元);環境方面,AOC的綠八條全面實施可能高達40萬億(包括了全民醫保);教育方面,美國2018年公立大學1480萬註冊新生,學費方面,據US News目前本州學費9,716美元,外州學費平均21,629,即使按照每人每年1.5萬元估算,聯邦將支出每年約2220億美元,而學生貸款利息降低後政府要補貼銀行機構的費用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總結一下,僅以上三項,最終將導致聯邦支出增加超過40萬億美元。這還是未來10年的,其後這些增加的高額福利一旦實施,幾乎不可能降下來。

這筆錢從哪裡來?桑德斯和AOC的答案是徵稅。其中,桑德斯提議要立法,向約佔美國人口0.2%的最富裕人群徵收最高77%的遺產稅,最低徵收門檻為350萬美元,基本恢復了1941到1976年間的遺產稅制度。而眾所周知,消除那種高稅收、提振美國經濟,是里根總統1980年當選總統之後的大手筆,並且成功了。其依據的原理就是《川普經濟學》一書作者之一的拉弗的拉弗曲線。

“富人稅70%”這個看起來瘋狂的計劃,最早由AOC提出,她建議對年收入1000萬美元以上的人群徵收70%的“邊際稅率”。另一個總統競選熱門人物,Elizabeth Warren提出了“超級百萬富翁稅”,欲為財產超過5000萬美元的富人每年增量徵稅2%,為超過10億美元的人每年多徵稅3%。

桑德斯助手稱,按照他的這一法案計劃,將從美國558名億萬富翁處徵集2.2萬億美元的遺產稅。

但是顯然,這依然是杯水車薪。

2017年美國GDP總量是19.39萬億,財政收入是3.25萬億,美元財政赤字佔GDP比重為3.5%,目前積欠國債超過21萬億。如果通過發放巨額國債的方式進行,美國將不堪重負;如果通過企業和個人徵稅的方式解決,則稅收負擔將加倍。

更重要的是,這將是一個不可持續的夢想。國債不可能繼續發行下去,過高稅收,不僅將打擊美國經濟復興,而且還會引起資金嚴重外流。

美國新泛起的這種社會主義的高稅收、政府插手各種事物的高管制,顯然與川普的減稅、放鬆管制已經直接衝突了,並將再次把美國帶入債務和衰退深淵,川普顯然已經無法漠視。

三、從政治角度看,破解美國社會主義將是川普贏得2020大選的關鍵

目前,對川普叫板的美國社會主義的幾大代表人物,大都宣布要競選總統,AOC的“綠色新政”也得到了這些主要人物的背書。

2月19日,美國社會主義核心代表人物,參議員桑德斯宣布競選2020美國總統。不到一天時間,獲得的捐款高達400多萬美元,來自15萬個人捐款者。一天之內,網上募捐籌集了近600萬美元,輕鬆超過所有民主黨對手首日募捐的總和。

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大膽猜測,以桑德斯這勢頭,今年會力挫民主黨那些已經登場的競爭者。如果民主黨沒其他王牌,2020年大選就是川普與桑德斯對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這兩條路線在美國的對決。

跟可怕的可能還是美國民意的變化。

其中,對於桑德斯的全民醫保,55%的人贊成,40%的人反對。華盛頓郵報與凱撒家庭基金會合作,並在今年進行了另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1%的人贊成。

美國民眾對社會主義的支持,也發生了巨變。美國歷史上的多數時期,人們提起“社會主義”,往往是給政治對手抹黑,而不是自我標榜。但是,今天,幾乎要開始逆轉。

據蓋洛普去年8月做的一份調查,民主黨中57%的人支持社會主義。而在千禧一代的年輕人中,支持社會主義的比例高達61%,對於他們來說,高額的學貸、除了科技精英以外的低薪入職工作,並環顧一個不平等日益加劇和機會萎縮的國家,沮喪不已渴望改變的思想使得他們很容易接納社會主義。

在美國,千禧一代的年輕人高達7100萬人,這是一個龐大的選民群體。而川普的選民基礎是成熟的中老年人群,如果不予以重視,川普失去2020年的大選,並非危言聳聽。

二年前,桑德斯看起來還是一個異類,但是現在民主黨要競選的那些核心人物,也大多提出了類似桑德斯的施政綱領,這被紐約時報認為是桑德斯要成為“他自己成功的受害者”—-被拷貝。對桑德斯也許是,但是對川普來說,卻不是,這意味著即使桑德斯敗選,一個全美社會主義聯盟和密集洗腦也會形成,會有更多的人會去宣講那些社會主義理念,那些被灌輸者都可能成為川普的反對者。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從國情咨文演講開始,川普把矛頭直接對準了美國的社會主義者,並且此後就開始發揮他對社交媒體的把握能力,直接訴諸聽眾。這將帶來幾個有利的變化:

撕裂民主黨。

民主黨裡面的保守派和溫和派,實際上並不支持社會主義似的改革方案,知道其不可行。比如對AOC的”綠色新政“,佩洛西就不屑,稱其只是一個建議案而已,”你可以叫它綠色夢“。

通過持續的揭露社會主義的罪惡,將其華麗承諾與實際災難的對比,川普可以把那幾個核心的人物孤立起來,讓不敢發聲的保守的民主黨及其支持者也能夠發表自己的意見。

目前,川普直接挑戰社會主義的多次演講,已經開始有所收穫,各大媒體都在探討社會主義的問題,被視為很有競爭力的2020大選參選者Beto O’Rourke和Kamala Harris都辯解自己不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

直接教育和爭取美國民眾

整個美國大選中,美國主流媒體幾乎100%支持希拉里,對川普極盡抹黑、斷章取義之能事,但是川普靠著社交媒體成功繞過了這些屏障。現在川普又將開始上演這一幕,通過在位優勢,也會把演講不斷傳遞到那些對社會主義不了解的人那裡。

但是,對川普來說,難點還是存在,第一是如何在最後不到二年的執政中,給年輕人帶來更多機會,第二個是如何想辦法吸引更多年輕人,第三個,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北歐社會主義的美國社會主義,會發展到委內瑞拉那樣倒霉的境地,如何讓那些人理解社會主義的問題?

總之,從價值觀來說,川普無疑是不喜歡各色社會主義的。但是,一門心思要搞”美國第一“的商人總統,現在直接把矛頭對準美國的社會主義,有非常現實的考慮:經濟上,社會主義者的高稅收和無所不管的大政府,與川普的減稅和放鬆管制的”川普經濟學“格格不入;政治上,美國民眾對社會主義的偏好快速增加,特別是在千禧一代人群中高達61%,如果不予重視,川普很可能失去2020大選。

可以預見,接下去,不管是川普還是其政治對手,都可能採取更多宣傳,和針鋒相對的辯論。而川普也預計會利用在位優勢,一方面實實在在的做一些實事改變人們對現狀的不滿,另一方面也可能會針對性的推出一些吸引年輕人的舉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特約評論員 秦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