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鮮為人知:中共秘密出兵越戰內幕

中共以巨大的犧牲幫助越共在一九七五年實現一統江山的野心,但諷刺的是四年後當年的生死戰友卻兵戎相見,不少當年援越的軍人再次進軍越南。這次不是打」美帝」,而是教訓」忘恩負義」的越南小兄弟。

圖說:“胡志明小道

六七十年代,中共以大量金錢武器物資與人力支持中南半島左派武裝奪權。越戰實為美與中蘇之戰,越柬變成殺戮戰場,生靈塗炭,迄無反省。

越戰是繼韓戰後,東西方冷戰兩集團再一次交手,中共援越抗美,為主角之一,但出兵越南卻是秘密的。直到八、九十年代才有一些數據透露中共援越的一些內幕,但對於介入更深,受越戰波及的高棉戰爭,中共至今諱莫如深,有關資料很少,似乎要與當初扶持的赤柬劃清界限。

中共援越兩百多億美元

據大陸官方公開的資料,自五十年代開始到一九七八年,中共對越南的全部軍事和經濟援助費用,按當時的幣值達兩百多億美元,相當於八、九十年代中共軍隊四年的軍費總開支或中國十餘年的教育經費。而這兩百多億美元百分之九十八是無償援助。當時毛澤東的指示是,”無條件地滿足越方的要求”。

解放軍文藝出版社的《秘密出兵亞熱叢林-援越抗美紀事》一書說,”為了把武器裝備迅速運送〖越南南方解放軍,我們撥出巨額款項,開闢到達越南南方的運輸線,建設秘密港口。每年中國還提供成千上萬美元外匯,供越南南方解放陣線作為國際活動經費。”

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越南經濟》對中國的兩百億美元的援越經費開列了詳細清單,指其中包括足夠裝備陸海空軍二百多萬人的輕重武器彈藥和其它軍用品;成百個生產企業和修配廠;三億多米布匹;三萬多輛汽車;幾百公里鐵路以及全部鐵軌、機車和車廂;五百多萬噸糧食;二百多萬噸汽油;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以及幾億美元的現金外匯等。

中國大陸出版的所有關於援越的書籍都強調中國援越的巨大和無私,指出中國是窮國,人民生活不富裕,是勒緊了褲帶來”支持越南人民”。

中共援越的運輸線即越戰期間著名的”胡志明小道”,這條起自北越,繞道寮國和高棉叢林的山地小道,是突破美國對北越的封鎖,由中共蘇聯向南越共產黨游擊隊源源不斷輸送軍火和軍需品的補給線。

一個小小的越南能夠在戰場上與世界第一超級大國糾纏十三年,使美國深陷于越戰泥沼,中蘇兩國大量的輸血是很重要原因。在這十三年中,美國用盡一切方式力圖封鎖越南,但始終末能奏效。

在一九六五年前中共援助越南的物資百分之七十五靠海上秘密運輸,當時中國的海南島有兩個專用軍港作援越物資的中途站,同時中國還將北部灣(舊名東京灣)中一個中國小島-白龍尾島讓與北越軍駐守,作為北越的軍需基地以瞞過美國的空襲。一九六六年美國加強了對北部灣的海上封鎖,中國援越的秘密海上運輸線被破壞。於是中國使用大量外匯將援越物資以國際海運的形式,用插著中國國旗的貨輪一艘艘地運送到高棉的西哈努克港,再轉運南越。而同時則動用外匯將原僅為山間羊腸小道的胡志明小道拓寬為可以行駛中國解放牌大卡車的運輸大道。北越軍隊後來也是經此道,大批進入南越與美軍作戰。因裝備彈藥的供之不竭,北越軍隊與美軍長期周旋,到最後甚至能與美軍進行大親模機動作戰。可以說若無中國的援助,越戰連一年也捱不下去。

派兵三十二萬人援越抗美

中共正式出兵到越南是一九六五年。一九六4年北越在北部灣海域襲擊了游弋的美國軍艦,此為著名的”北部灣事件”(原稱東京灣事件)。越戰因此升級,美國開始大規模轟炸北越。北越告急,向中蘇兩國求救。一九六五年四月越共領袖黎筍率團訪問中國,向中共提出了派兵的要求。從該年六月開始,中共軍隊改穿北越軍服秘密出關,大批開赴越南。到一九七三年美軍撤離越南時,中共先後共出兵三十二萬人,最高峰時派駐越南南北中共軍隊有十七萬人。為了保密,所有援越中共軍人雖然穿著北越軍服,但一律被禁止進入有大使館和外國記者的北越首都河內。中共工兵則換穿藍色民工服裝。

中國軍隊在越南的任務主要是:防守.後勤和工程。防守方面,主要擔負北越重要鐵路樞紐和工業基地的高射炮高射機槍防空。導彈防空則由蘇聯負責。由於中蘇擔負起北越防空的重任,北越軍隊才能開赴南越作戰。中國防空部隊曾擊落一千多架美機。由於中國是秘密參戰,每次有美機擊落,明明是中國防空兵的功勞,但當時中共都要裝模作樣發電祝賀越南人民抗美打勝仗。

此外中國駐越部隊幾乎承擔了越共載爭系統所有工程。運輸、供給和保障工作,包括胡志明小道的拓寬和運輸,並在中國雲南和廣西擴建了後勤機構。

八年內,中國軍人傷四千二百人,死一千一百人。為了保密,死者骸骨都末能運回家鄉安葬,全部埋葬在越南土地上。

中共以巨大的犧牲幫助越共在一九七五年實現一統江山的野心,但諷刺的是四年後當年的生死戰友卻兵戎相見,不少當年援越的軍人再次進軍越南。這次不是打”美帝”,而是教訓”忘恩負義”的越南小兄弟。

其實就是在援越蜜月期,越南對比自己強大的緊鄰中國已有戒心,比如只准中共高炮部隊參與空防,而將更重要的導彈空防交與蘇聯。中越之間的關係頗類似中蘇及越南赤柬間的關係,這幾個共產黨雖然都講馬克思國際主義,實質只認霸權主義與民族主義,大的總想控制小的,小的一旦羽翼豐滿,便忘恩負義翻臉不認人。最後革命戰友鬧到你死我活。

支持赤束武裝奪權和大清洗

中南半島三國越高寮全部捲入越戰,寮國即寮國,中共也曾派兵,除支持寮共奪權,也維持胡志明小道寮國段的軍事運輸。

在中蘇公開分歧後,東南亞共黨也發生分歧,越共親蘇,赤柬頭子波爾布特親中共,是狂熱的毛派份子。據資料證實,波兩布特至少三次到北京”取經”。第一次是一九六五年,波爾布特經胡志明小道到中國朝聖三個月,受到很大啟發,回國後對柬共進行改組,將原來的革命工人黨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並仿中共農村包圍城市的理論,建立革命根據地。

一九六八年一月柬共正式成立”柬埔寨革命軍”,推行武裝奪取政權計劃,該年波爾布特再次秘密 訪問中國大陸。大陸資料說他受到包括四人幫張舂橋.姚文元在內的許多 中共領導人接見。此行正值文革紅衛兵運動高潮,波爾布特參觀大慶、大寨後滿載而歸,毛路線的樣板供他後來在高棉奪取政權後青勝於藍地炒作毛式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

波爾布特第三次 訪問中國大陸是一九七零年高棉親美右派軍人朗諾發動政變後。

越戰爆發後,西哈努克夾在冷戰兩方最初貌似中立,左右逢源,後又倒向中越蘇一方,借出高棉港口和土地為越共使用,親美軍人朗諾不滿,在一九七O年三月十八日趁西哈努克訪蘇之機,在美國支持下發動政變,建立親美反越右翼政府。西哈努克在北京宣布成立流亡政府,三位西哈努克的前政敵,赤柬人物喬森潘、符寧和胡榮被接納入閣,其中喬森潘任國防大臣,掌軍權。西哈努克手下並無一兵一卒,這實際上是讓赤柬武裝從地下走上前台,打著西哈努克旗號爭取民心,武裝奪權。

這個讓赤柬武裝合法化的行動是中共和越南一手策劃的。中共軍人作家王爰飛所作(波爾布特)一書說,在西哈努克從莫斯科抵北京的第二天,波爾布特和北越總理范文同就趕到了北京。在中共與西哈努克協商成立流亡政府期間,波爾布特始終末露面,西哈努克甚至不如波爾布特的存在,但波爾布特卻了解籌組流亡政府的整個過程,而且波爾布特時任柬共武裝部隊總司令,喬森潘不過是他在流亡政府的代理人。顯見西哈努克表面在中國享盡尊榮,實際上寄人籬下,任人擺布,完全是傀儡。

隨後波爾布特又經胡志明小道回國,(波爾布特)一書說,波爾布特”第一次真切地感到,執掌柬埔寨命運的大權,終於成為現實的可能。”

越戰實為一場代理人戰爭

東共武裝一九六八年成立,實際是個空架子,當時柬共中央軍區僅四個警衛戰士而已,到六九年底也只有三千多人,但到一九七五年攻佔金邊之前,已發展成為”裝備精長.作戰勇猛”的近八萬人武裝力量。這種脫胎換骨的轉變完全是得益於越共和中共的扶持。

王賢根著《援越抗美實錄》(濟南出版社)說,僅在高棉流亡政府成立當年,中國就”援助波爾布特三萬人的武器裝備,經過越南轉交”。法國學者薩基.索恩(SergeThion)一九七二年秘密赴赤柬根據地採訪,發現有組織的赤柬軍隊的武器是清一色的中國AK-47衝鋒槍。

在軍事上越共對赤柬的支援更大,赤柬奪取政權後,與越共關係急轉直下,其中有兩國歷史上的民族矛盾,也有中蘇對立的影響,因此當赤柬與越南發生武力衝突後,當時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特別助理布熱津靳基認為是一場”代理人戰爭”,也因此一九七九牛元月越軍攻佔金邊,二月中國即出兵到越南為赤柬解困。此後中共一直〖赤柬軍事和經濟上的支持,直到一九九一年十月包括赤柬在內的高棉四大派簽署達成全國和解的巴黎協議,中國對赤柬的援助才告一段落。九二年聯合國因赤柬抵制和解,決議制裁赤柬,十五個理事國只有中共一國棄權。因涉及赤柬濫殺罪行,相信中共扶持赤柬尚有許多內情未公開。

向東南亞革命輸出三百億美元

在中共的支持下革命成功,越南南方解放了,金邊被攻佔,北京召開了盛大的慶功會。但結果怎樣?原來自由的越南南方被一道鐵幕阻隔於自由世界之外,千百萬越南人民投奔怒海,越南華僑遭到大清洗,南越的經濟也一落千丈,至今未能恢復”解放”前的繁榮。赤柬奪取政權後,更師法中共,大開殺戒,死者二百萬,將一個美麗的佛國變成恐怖的人間煉獄。輸出革命,就是輸出災難。今天,中南半島戰爭的硝煙已息,但戰爭為這片土地帶來的浩劫至今傷痕處處,觸目可驚。戰爭〖三國人民的創傷可能永難癒合。回首這段歷史,鼓吹反帝反修輸出革命,直接介入中南半島戰爭,甚至扶持赤柬的中國共產黨要負很大一部份責任。

但我翻閱了有關中共介入中南半島戰爭,林林總總的回憶錄或紀實時,令人吃驚的是,面對今天已大白於天下的慘痛真相,這些作者幾乎無人對當年中共的責任哪怕有一點稍微象樣的反省和自責,他們的字〖行間仍充斥著過時的革命豪情,以及對中共所謂的國際主義犧牲精神的洋洋自得。大概最悔恨的是越南辜負了中國。似乎只要越南仍和中共同志加兄弟,中國的支持就是值得的。對歷史教訓之缺乏反省,對生靈塗炭之麻木不仁,莫此為甚。

中共為這場結局慘痛的越戰付出了兩百億美元的代價。據估計,如包括支持泰共、緬共、馬共等東南亞共黨在內,中共於毛澤東時代,在東南亞輸出革命共消耗了國庫約三百億美元,這些都是億萬中國人多年貧窮受苦積累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開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