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平:從英國脫歐預見香港脫灣

中港澳官員齊齊唱好大灣區,有中共的強勢領導,有港澳特首的逢迎,有親共政客、媒體的附和,大灣區勢在必行,到2035年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市場一體化大有可能實現。但是,互聯互通、市場一體化對香港的衝擊也將惡化,香港將面對英國要求脫歐時最不滿的移民系統失衡、付出與回報失衡、公共資源被外來人口侵佔等困擾,一些現時支持入灣的港人恐怕也會轉軚,要求脫灣、擺脫被規劃命運的聲浪將勢不可擋。

中港融合是金杯毒酒

新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宣稱要建設“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顯然是以美國三藩市灣區、紐約灣區、日本東京灣區為學習和追趕目標。但是,這三大灣區都在同一邊境內,在相同的政治制度、法律體系、貨幣體系、價值觀念的基礎上自然衍生而成,粵港澳大灣區則是強行把三個不同文化、法律、貨幣的經濟體揉為一體,恍若一個由不同基因組合而成的畸胎。

支持粵港澳融合、相信融合可以成功的政商界人士,往往會再拿歐盟28個國家的合作說事。的確,歐盟一度是不同經濟體融合的典範,其官方語言就有24種,採用歐元的有19國、英國等則保留自己貨幣,22個成員國實施《申根公約》、取消邊境管制。諾貝爾委員會2012年把和平獎頒給歐盟時,盛讚歐盟60多年來在歐洲最血腥戰爭的敵對國家之間打造和平與和解。

但是,諷刺的是,英國脫歐聲浪澎湃,2016年6月更公投決定脫歐,下月29日就是脫歐最後期限。雖然歐盟不致於因此崩盤,但經濟發展水平不同的國家、經濟體強行融合引發矛盾與衝突,已堪為粵港澳大灣區殷鑒,何況大灣區的出台是在一國兩制走向消亡、中港衝突日益加劇的時刻。

英國著名憲制及歷史學家伯格達諾爾(Vernon Bogdanor)曾形容,歐洲對英國政壇來說就像是一種“金杯毒酒(poisoned chalice)”,不但導致不同政黨之間針鋒相對,也造成各個政黨內部分裂。對香港而言,中港融合也是一種金杯毒酒,是造成社會撕裂的因素。大灣區把香港的基建、人才、資金、科技創新都納入規劃,勢必加劇這種撕裂。香港受大灣區制約而將面對的困擾,勢必是英國受歐盟制約而面對的困擾翻版。

脫灣運動將震撼中港

英國人為什麼尋求脫歐?一是得不償失,2015年英國向歐盟貢獻了129億英鎊,還要時常面對成員國爆發債務危機的爛攤子,退歐後這筆巨款可用於改善國民衛生服務等。二是須遵從歐盟制訂的法例與司法裁決,包括移民、邊境管制,被視為喪權辱國。三是大量移民湧入,對醫療、教育、交通及房屋等公共服務造成沉重負擔,並爭奪就業職位。四是無法向歐盟商品課稅,來自歐盟的進口商品佔英國總進口量一半,對歐盟貿易逆差約佔10%。

顯而易見的是,這些矛盾都已出現在中港之間,更將隨大灣區互聯互通、市場一體化而惡化。伯格達諾爾分析英國與歐盟的矛盾時還說過:“雖然,孤立的時代已經過去,但這對英國人的影響極為深遠,使得他們並不喜歡與歐洲產生太密切的聯繫。”香港要維護自身的核心價值、要維護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要維護一流國際城市的地位,就不應該與中國產生太多的融合,不應該把自己矮化成珠三角的城市。大灣區逆勢而行,到頭來只會令脫灣運動如脫歐運動一樣震撼中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