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力雄:被共產黨霸佔的五個廣場

新疆巴州首府庫爾勒,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漢人,只有清潔工全是維族人。那裡也有類似阿克蘇的廣場。我去時看到很多漢族居民在廣場上散步、玩鳥、健身。一群漢族退休婦女耍著紅扇子跳舞。戴口罩的維族清潔女工揮動著大笤帚掃地,徑直掃進跳舞場,揚起濃密的灰塵,漢族婦女只好停下躲開。維族女工在整個過程不抬一下眼。

拉薩市曲水縣城“泰州廣場”(唯色博客)

在理論探討或政經分析之外,不妨從我在西藏和新疆旅行時去過的幾個廣場直觀地看看中國民族問題。

當年從貢嘎機場去拉薩要經過曲水縣城,那裡建了個“泰州廣場”。泰州是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家鄉,泰州政府耗費巨額資金到西藏修建一座以“泰州”命名的廣場,名義是“援助”西藏,實際只是媚上欺下的文化帝國主義。廣場佔地極大,全是漢地風格,修造著中國式的亭閣石橋,與周圍環境極不協調。廣場中央矗立一組高大的金屬構架,頂著個碩大的不鏽鋼球,體現主流意識形態的科學與進步;一組環形牌廊皆是中共領袖的畫像和各種標語口號。當地民族和文化全不被放在眼中,既不發生聯繫,也不值得考慮和顧忌。除了侵佔大量良田,與當地人沒有任何關係。甚至可以說廣場根本不是為人所建。鋪設的水泥磚在陽光下刺痛眼睛,人好像走在烤鍋上。僅有幾塊草坪都被鐵欄圍住,豎著禁止入內的警告牌。廣場中間開了條人工河,夾在立陡的水泥槽中,人無法和水接近。整個廣場只有兩條石凳,遙遙對稱,無遮無攔地暴露在太陽下。我去那天是星期日,照理休閑人最多,廣場卻沒有一個人,周邊寬闊的大街也如鬼街空蕩。

南疆重鎮阿克蘇的中心廣場原來叫鐵匠街,居民都是維吾爾人。沒建廣場前借市中心地利,居民可以做買賣,也可以出租房子,謀生之道多。後來政府強迫拆遷,被搬到七公里外的市郊小區。遠離城市,無事可做。每次進城都得花公交車費,城裡卻沒有落腳之地,謀生之道大部喪失,那些維族居民普遍變得更窮。廣場則成了漢人跳廣場舞的地方,再看不到當地民族,從早到晚放的都是漢族音樂。

新疆巴州首府庫爾勒,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漢人,只有清潔工全是維族人。那裡也有類似阿克蘇的廣場。我去時看到很多漢族居民在廣場上散步、玩鳥、健身。一群漢族退休婦女耍著紅扇子跳舞。戴口罩的維族清潔女工揮動著大笤帚掃地,徑直掃進跳舞場,揚起濃密的灰塵,漢族婦女只好停下躲開。維族女工在整個過程不抬一下眼。

烏魯木齊國際大巴扎的廣場被開闢成吃自助餐看歌舞表演的地方。那裡圍著一圈鐵柵欄,裡面擺滿餐桌。進去每人交218元。我去那次裡面足有幾百人,除了個別陪外國遊客的維族導遊,幾乎都是漢人。當地民族百姓圍在外面扒著柵欄看裡面的歌舞表演。那場面讓人感覺怪誕,卻是新疆本地民族邊緣化的典型寫照。

不過漢人也並非是廣場的主人,我去過烏魯木齊的南湖廣場,原來是市民的免費公園,以市政建設名義改建成廣場,實際被搞成了一個夜市。那裡是烏魯木齊黃金地段,周圍住宅區多,吸引大批消閑市民,是生意人眼紅的寶地。廣場名義屬於市民,土地屬於國家,可市民和國家是虛的概念,控制權在自稱代表市民和國家的政府手上。有市政建設的旗號,佔用土地無需出錢,建設也是財政撥款,實質卻是政府背景的商業。市政府成立了一個管理公司,把廣場分割成塊,租給攤位,收取租金,成為市政府的灰色收入。等於是納稅人給他們拿本錢,利潤歸他們所有,還不用納稅,花著納稅人的錢再去掙納稅人的錢,真是無本萬利。攤主們抱怨辛苦做生意,大部分收入都交了租金,等於是給佔了廣場的政府打工。政府除了收錢什麼都不用干。而市民原來可以在南湖自由地釣魚或玩模型船,現在湖面分成多塊,租給不同項目的經營者,想玩就得花錢。即使市民自己帶錄音機來放音樂跳舞,也得交錢。漢人居民一樣怨聲載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