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觀雨堂主:中共的承諾絕不可信

中共的承諾不可信,純屬預設的陰謀,是一種必然的常態,也是由中共本性所決定,而非債務償還能力不足的結果。或者說,中共的不可信承諾,原本就是虛假的承諾,也永遠無法改變。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共)美圍繞「結構性改變」展開的談判,對於一貫奉行虛假承諾的中共而言,實在不能抱太多期望。

貿易戰展開的中(共)美談判,離最後的期限越來越近,雙方關於“結構性改變”的討價還價,不知會出現怎樣的結局。其實,所謂“結構性改變”的問題,儘管在談判中極重要,但還不是關鍵。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在談判中即便作出不同程度改變的承諾,但中共的承諾究竟能否可信?事實上中共擠身WTO以來,一直以虛假的不可信承諾掩人耳目,暗中卻肆無忌憚地扭曲市場、瘋狂盜竊知識產權與網路商業機密。引發貿易戰的實際原因,正在於中共在入世前雙邊會談中許下的承諾,全是不可信賴的詐騙。如果我們看中共真實的歷史,可見中共不講誠信、翻雲覆雨、陰謀耍賴、無視遊戲規則的約束,完全是與生俱來的,絲毫不奇怪。

對中共的虛假承諾,上世記中期介公父子看得就很透,所以長期堅持“寧可戰,不可和”的方略;胡適、傅斯年等知識精英,對中共承諾的不可信,也看得很清晰,所以能做到明哲保身、不受騙上當。上世記40年代後期,中共為了暴力奪取政權,藉助《新華日報》向世界承諾:中共反對一黨專政,決心走美國式民主道路。然而一旦奪取政權,立即翻臉不認賬。1957年,毛澤東信誓旦旦要求黨內外人士幫助中共整頓作風,不料轉眼之間整風突變成“反右”,幾十萬幫助中共整風的知識分子,全部被打倒在地不得翻身。類似案例,不勝枚舉。司馬昭之心,在大陸知識界早已路人皆知。所以中共承諾之不可信,是與生俱來的。若是有朝一日中共的承諾變得可信了,那也就不再是中共了。

當然,不可信承諾作為人類在博弈或談判中的策略,並非始於中共,但中共出於對抗人類文明的邪惡本性,卻將不可信承諾發揮到了極致。世界上有些不可信承諾是可以改變的。如18世記末,英國政府將大批囚犯運往澳洲,以解決澳洲開發中勞動力匱乏的現狀。政府在事先與船主的談判中,船主承諾收費後提供運送囚犯的服務。但船主的承諾不可信,原因是船離岸後,船主只顧降低航運成本。這使囚犯們在擁擠的船艙內,遭遇食品質量的低劣與數量的短缺,甚至是飲用水供應不足,更談不上衛生與醫療保障。結果船尚未駛離大西洋,囚犯因病死亡的比率即上升。從1790至1792年的三年中,26艘船共運送囚犯4082名,海航中死亡498人,平均死亡率為12%。其中一艘“海神號”,運送囚犯424人,死亡158人,死亡率高達37%。

船主的承諾不可信,使開發澳洲的計劃無法兌現,政府不僅經濟遭受損失,還因許多囚犯被送上不歸路,使政府在道義上受到世界輿論指責。約在1792年,英國政府終於發現竅門——要改變船主的不可信承諾,必須改變付款時間與地點。於是從1793年起,英國政府將原來離岸(英國碼頭)時的付款,改變為到岸(澳洲碼頭)時清點人數後再付款。也就是上船時100名囚犯,如果到澳洲時人數減少,我拒絕付款,以示對船主的懲罰。此舉有神效,而且立竿見影。此後船主們在海航中不再任意降低成本,不僅保證飲食與飲水供給,並且恢復衛生保健條件,甚至還聘請了醫療健康顧問,以保證船到達澳洲時,囚犯一個也不少——沒有一個船主願意看到自己花費了航運成本到達澳洲後,卻因囚犯人數減少而得不到報酬。

可見要改變承諾不可信,必須找到小竅門。上例的竅門,在於改變向船主付費的時間與地點。然而並非所有的不可信承諾,都存在可以扭轉的竅門。譬如英國光榮革命前,王室政府陷入財政困境。政府想通過舉債走出困境,但沒人願購買政府債券。原因是王室政府的權力過大,對債務準時償還的承諾不可信。一旦王室政府準備推翻償債的承諾,債權人的風險損失便驟然而至。這裡對王室政府的不可信承諾,就不存在可以扭轉的竅門。只有在1688年的光榮革命後,制度發生了變化,政府的不可信承諾才完全改變。因為在虛君制度下,政府權力受立憲的議會制度制約,償債的承諾也就不敢推翻,即便是徵稅權也要經議會通過才有效。這就是從制度上保證政府承諾的可信性——從此,再沒人擔心政府償債承諾被推翻的風險,政府發行債券也不再困難。

中(共)美談判中,對於中方承諾的不可信,是否也存在可以改變的竅門?答案當然是“沒有”!英國政府在光榮革命前的償債承諾不可信,與中共的不可信承諾相比,區別在於:王室政府的承諾不可信,實際是債務人因無力償還債務,轉而走向找借口賴賬的那種不可信。相反,中共的承諾不可信,純屬預設的陰謀,是一種必然的常態,也是由中共本性所決定,而非債務償還能力不足的結果。或者說,中共的不可信承諾,原本就是虛假的承諾,也永遠無法改變。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共)美圍繞“結構性改變”展開的談判,對於一貫奉行虛假承諾的中共而言,實在不能抱太多期望。2019年2月內,中共在談判中施展的拖延策略,甚至將當初已作的虛假承諾,改頭換面再充當新的承諾,可以證明這一基本判斷。

中共承諾的不可信,與英國光榮革命前,王室政府舉債的承諾不可信比較,也有相同的地方。這表現為,若要真正改變兩種主體的承諾不可信,都只有唯一的道路,這就是改變制度——實行權力制衡與憲政約束。在英國,這條通往輝煌的道路由光榮革命所鋪就。然而,光榮革命在大陸中國絕不可能複製。況且中共控制的大陸,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走向權力制衡、憲政約束,也早就意味著中共的壽終正寢了,當然也談不上中共的承諾不可信。可以說,如果既要想改變中共的不可信承諾,又不想打算讓中共滅亡,甚至認可它的合法地位,這隻能是不切實際的痴人說夢。

中(共)美談判的艱難也在這裡,美方堅持要求中方作出“結構性改變”,實質上是要求中方拋棄不可信承諾;中方則明修棧道,其實一直在暗渡陳倉,至死也絕不放棄不可信承諾。中共若真的放棄不可信承諾,10餘年高速增長的神話還能繼續嗎?極權主義的體制還能維持嗎?中共若放棄不可信承諾,它還能拿出什麼絕招挑戰人類的普世價值呢?所以,中共絕不可能放棄不可信承諾,因為中共的思維方式,恰恰與誠信規則、與契約精神如同水火不相容。正如中共極權體制與權力制衡、憲政約束的文明制度,同樣也是水火不容的道理一樣。

中共至死也不放棄不可信承諾,決定中(共)美談判難以分出輸贏。不過談判雖難分輸贏,貿易戰必有勝負。本來兩國貿易,與市場交易雙方一樣,結果應當是雙贏。沒有雙贏也就沒有市場的發展與擴大。中(共)美之間貿易,中共卻能做出你輸我贏,靠的正是不可信承諾,以及這種虛假承諾下的鑽空子、對市場的人為扭曲、對知識產權與網路商業機密的盜竊等等。華府與川普總統只要徹底明白中共的承諾絕不可信、永不可信,就知道該怎樣對待中共,或許談判的大門將關閉,貿易戰的輸贏也將見分曉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