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遇到件怪事 讓人不寒而慄!

這一年多來我非常缺乏安全感。對於拿駕照的事,我會繼續一拖再拖,在上下班的路上,在方方面面,我也都會萬分小心。我一直是一個心細如髮的人,若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會是人為的算計和加害!希望民主法治時代能徹查。

我遇到了一件怪事,讓人不寒而慄!

我兒廖夢君慘烈遇害後,我創建的博客和文集被不明勢力不斷封刪,前後被清空的文集約有六、七十處,還剩了幾處掛在外網,幾年來因為種種原因,我也一直未去更新。直到近期百度對我公然耍流氓,我才想到去打理。

改版後的網頁,是我自己寫的一個小軟體生成的,採用的都是格式化的網頁代碼。網頁上傳後,發現目錄8用了幾種代理方法都打不開,幾個空間都這樣,為此百思不得其解。無奈,將19個目錄合成總目,將網頁上傳後,也還是打不開網頁。後來我想,興許是某篇文章的標題,未能穿牆。

於是我花了不少時間,對目錄8反覆進行排查。刪掉其間一些文章標題,再將網頁上傳,看看能否正常瀏覽,如此反覆,終於找到了癥結所在,原來是我轉貼的《璇璇夢想ING:廖祖笙博客終於被封了》,無法破牆,相應的網頁也打不開。我在網頁代碼中刪去該標題後,幾個空間的目錄8和總目錄,頓時都能正常瀏覽。

我細看了一下該文(附後,大家也都看看),再想到不合常理的種種,不由不寒而慄。無腦動物百度李彥宏將我逼到這份上,並不比我更安全,有朝一日替人背黑鍋,百口莫辯,也是完全可能的。我已說過,李彥宏在廖夢君冤魂前的再次發瘋,不排除被人下套的可能。

這一年多來我非常缺乏安全感。對於拿駕照的事,我會繼續一拖再拖,在上下班的路上,在方方面面,我也都會萬分小心。我一直是一個心細如髮的人,若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會是人為的算計和加害!希望民主法治時代能徹查。

寫於2019年2月25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607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文集:

http://dnmj.scienceontheweb.net/

http://lzsxlks.sportsontheweb.net/

http://dnmj.scienceontheweb.net/

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http://lzswz.mygamesonline.org/

http://mjycbx.atwebpages.com/

http://qzbz.atwebpages.com/

廖祖笙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

附:

2007-04-27璇璇夢想ING:廖祖笙博客終於被封了

廖祖笙博客終於被封了,公權再次完勝人權,可喜可賀!

自2007年4月25日(亦為小夢君離開人世間的第284日)起,至今日此時2007年4月27日晚20點37分為止,點擊先生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網頁顯示“對不起,您訪問的博客地址不存在”隨後跳轉至sina博客首頁。點擊任何博客內廖祖笙的新浪博客鏈接,亦同以上所述。

一個瀏覽量逾150萬的博客就這樣說沒就沒了,眾目睽睽還是不敵公權壓力,草根階級最終被徹底打敗,是不是還可以說是我黨我軍對“反動異己分子”的完美封殺?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和諧”之聲聲聲入耳,而又煞是刺耳!

“若封掉我的新浪博客,有毀滅證據並協同包庇殺人犯之嫌······”先生的鄭重說明如同戲言般被拋入了垃圾箱,可惜不是回收站,要不還有回收的可能。封掉也好,以前還要僱用專門的人去掩飾,辱罵,監督,刪貼,每次“5毛”的消費也無法讓賴以炫耀的GDP數字向上浮動,還要讓國內本來不富裕的IT人士更加的緊張,為了一個廖祖笙浪費這麼多的人力資源值得么?!還是刪了好,那些市井小民又懂個屁,隨便找點事轉移一下目光就OK了。

可你拿走了一個戰士的槍,並不代表著你就能強姦這個戰士的意志,阻止他去戰鬥。網路的盛行在於其博大,而正是這樣的環境給勇敢的戰士提供了最終勝利的舞台。看到先生以新聞短評的形式繼續走在那些懦弱的人(包括我)前方,以羸弱的身軀替我們遮擋霸權的激流,璇子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能做。286日的盼望、期待,讓先生的心逐漸冰冷,言辭越來越激昂,越來越鋒利,自然也就受到了越來越多的打擊,封殺,鎮壓!

先生說:“抗爭到底,直到他們割斷我的喉嚨為止!”這一天,還有多遠?

網路流行一句術語,誰讓你不幸生在中國了?!先生的博客被封掉,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亂貼亂畫解決不了,亂收費亂罰款解決不了,讓你一個小小的廖祖笙在大眾的眼光下消失還不容易嗎?有一天,媒體偏角處出現“廖祖笙喪子心痛,精神恍惚,與迎面而來的大卡車來了一次最親密的接觸”等之類的消息,璇子想也不會太過於意外的。封閉博客“我們”也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還要放長線釣大魚,將“不安份”的“異己分子”通通清出“人民“的行列之外。

文章來源:http://blog.sina.com.cn/u/4b9e70ca010009lu[博訊來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