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第二次川金會 習近平在哪裡?

平壤顯然已經向北京發出一系列不同的信息,證明美國仍然是對北韓國家和政權最大的威脅,中國是北韓最可信賴的支持者和朋友。除非華盛頓、北京雙方都清楚了解平壤向另一方發出的信息,否則他們對半島無核化進程會出現嚴重誤判。

美國《北緯38線》網站發表華盛頓“史汀生中心”東亞研究室高級研究員、布魯金斯學會客座研究員孫雲的文章說,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河內的第二次高峰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河內第二次川金會以破局收場

中國似乎並不特別擔心美國和北韓之間,包括第二次川金峰會在內的直接接觸。中共外交部和高級政府官員均公開表示,支持川金峰會並希望取得積極成果。這與他們高度讚揚去年第一次川金峰會一致。如果中國真的認為自己被排除在北韓無核化進程之外,北京很難保持如此平靜大度。

最重要的原因是,平壤在整個過程中和北京保持著密切溝通和磋商。2018年,川金新加坡峰會舉行之前,金正恩在3月和5月兩度訪問中國。這是在北京、平壤互不理睬六年後,平壤首次修復關係,尋求北京支持川金峰會,並就細節徵求北京的意見。而且在第一次川金峰會結束後一周內,金正恩再次訪問中國大陸,向中共領導人彙報峰會過程及成果。

在第二次川金峰會籌備談判期間,今年1月金正恩訪問了北京,據報道和中共領導人磋商了談判立場和可能的成果。這次河內川金峰會之後,金正恩很可能儘快會晤習近平。雖然中國並不是川金新加坡峰會和河內峰會的正式參與者,但北京並不認為自己被排除在美國-北韓雙邊談判進程之外。相反北京顯然對平壤與其合作,並磋商政策感到滿意。北京有信心,北韓與美國達成的任何協議,不僅不會損害中國的國家利益,還有可能推動無核化進程。

中國的信心除了北韓令人放心的姿態外,還建立在對美國-北韓談判的現實和未來的關鍵判斷上。由於這個過程是漸進的,那麼對中國來說就是可控的,會為北京發揮影響力創造許多管道和機會。其實從根本上說,華盛頓和平壤缺乏真正的互信,阻礙雙方快速推動無核化進程。只要美國的安全威脅仍然是北韓的心腹大患,中國就能保持北韓安全保證人的地位,對談判施加影響。

一些人可能會認為,北韓外交關係的多元化可能會削弱平壤對中國的依賴,損害北京的利益。但實際上,北韓對中國的高度依賴,不僅沒有成為北京的戰略資產,反倒是一大負債。從這重意義上說,北韓改善和外部世界的關係,有助於減輕中國對北韓未來擔負的政治、經濟、信譽責任。只要中國仍然對美國-北韓談判的進度和內容保持著影響力,北京不會像外國觀察家推測的那麼擔心。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是否會利用北韓,撬動中美貿易談判?在現階段,兩者顯然沒有關聯。中國確實不想為美國-北韓談判的任何失敗承擔責任。中國過去的教訓是,試圖在北韓問題上利用川普,可能兩面不討好,導致不可預測的潛在危險後果。

自從北韓著手多渠道展開雙邊接觸,平壤嫻熟地利用戰略信息操縱美國和中國,以便從中漁利。例如,北韓官員告訴對等的美國官員,過去幾十年,尤其是前幾年,北京和平壤之間充滿分歧、爭執和怨恨。中國是北韓最大的安全威脅,根據是歷史上中國多次入侵朝鮮半島。如果美國據此制定政策,自然會把北韓視為親美反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國家。

但與此同時,平壤顯然已經向北京發出一系列不同的信息,證明美國仍然是對北韓國家和政權最大的威脅,中國是北韓最可信賴的支持者和朋友。除非華盛頓、北京雙方都清楚了解平壤向另一方發出的信息,否則他們對半島無核化進程會出現嚴重誤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讀者網江夏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