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風青楊:大學副教授轉行干快遞 知識還能改變命運嗎?

大學副教授轉行做起了快遞

2月27日,浙江杭州,據媒體報道,46歲的江賢俊曾是杭州某大學副教授,教了25年英語,2017年卻轉行做起了快遞行業。他稱自己上課時,絕大多數學生都在睡覺玩手機。做快遞雖忙碌,但卻得到了大家的尊重。

從大學英語老師到菜鳥驛站站長,這個身份的跨度不免讓周遭人有些不理解。明知道大學副教授的頭銜比快遞驛站小老闆顯得更體面,英語老師收入尚可,還有寒暑假,他又為什麼執意要選擇這份苦累的工作呢?

微博上曾經有個非常火的段子,曾引發了無數年輕人的熱議。“如今,熟練磚瓦工一個月10000,木工一個月8000,按摩師一個月7000,保姆一個月6000,一般技術藍領4000起。而大學畢業生出來2500,名校畢業干五年4000,博士找不到工作,海歸有工作經驗要求月薪5000被拒,郵電高校畢業進運營商擺攤且五年不漲工資…的確,知識改變命運啊!”

近幾年,從北大學子賣肉到南京大學學生上街擦鞋,到碩士農民工到大學生找不到工作跳樓,再到那句“奮鬥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引起的萬千共鳴……公眾熱議的都是知識改變不了命運的例子。

這讓我想起《中國青年報》曾經有篇報道,說的是9年前,陝西農民韓培印的兒子考上大學,這個兒子簡直成了他最大的驕傲。為了湊學費生活費,他賣掉了家裡值錢的東西,又到西安打工。當兒子大學畢業之後,老韓卻發現,他的工資尚不如中學畢業出外打工的姐姐,甚至還比不上當農民工的自己。兒子進城讀大學後給農民老韓帶來的,只有難以償還的債務和村裡人嘲笑的目光。這讓老韓徹底改變了以往“我兒子是村裡第一個大學生”的驕傲,取而代之的是“我看讀書是沒用”的悲觀失望。

如今的擴招使得大學教育從精英化轉為大眾化,大學文憑貶值。每次畢業招聘會人山人海,大學生就業率一年不如一年,甚至有些大學畢業生的工作待遇還不如農民工。一個農民的孩子也許上了大學,找工作時卻需要靠關係。大學畢業即失業,將你的檔案和戶口轉回原籍,原來是農民現在依然是農民!甚至比一個沒有上過大學的農民子弟還要可憐,他不僅付出了四年的機會成本,打道回府後,村裡人肯定還會指指點點、嗤之以鼻——瞧,我們的大學生又回來了!

曾有一位研究生網友就此發表過一個帖子:“隨著後來大學生就業愈加困難,村民對大學生的印象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我們由原來別人羨慕的對象變成了別人敬而遠之甚至是鄙夷的對象!其實村民的變化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四年大學我們花了家裡那麼多的錢,把原來還算可以的家庭變得一貧如洗。更要命的是,畢業後還沒有好工作,甚至畢業就失業,在他們看來還不如高中畢業後就出去打工……”

2004年,麥子一篇文章《我奮鬥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引起了多少共鳴,一個農家子弟經過18年的奮鬥,才取得和城市同齡人平起平坐的權利。如今,不少農村地區的家庭不再以有大學生為榮耀,好些家庭都陷入“不讀書永遠窮、一讀書馬上窮”的悖論中。而“知識改變命運”曾經振奮無數寒門學子的口號如今似乎已成為一種奢望。與此同時,社會中曾流行的“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號也正悄然演變成“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在這樣的背景下,“幹嗎上大學?”既是一個真實的問題,也是一個讓無數家長和學子百般糾結的話題。

許多家庭長期舉債,供養孩子上高中、上大學,最後換來的卻是“透心涼”,多年投資血本無歸。讓學生和家長感覺“教育本來是改變命運的最好通道,可現在卻似乎成了返貧的催化劑。”近年來,以大學擴招為主要標誌的教育產業化所催生的高學費和低就業,像兩隻無形的大手,夾擊著原已出路狹窄的農民。他們不僅要背負沉重的學費,更“可怕”的是,嚴峻的就業形勢使得原先想像中“只要孩子們大學畢業日子就能好起來”的願望也瞬間破滅。

那些經歷了十二年“寒窗”苦讀的一批莘莘學子揣夢想走進大學殿堂,但他們中相當一部分人也明白,夢想與現實的天塹不是用十多年的苦讀就能勾連的,人脈和社會地位往往是通往“成功之路”的橋樑。當下真正能夠改變人們命運的選拔機制,都分散在社會各個領域,處於一種不完全透明的狀態。這直接導致了更多人認同“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

用現實的語境來看,“知識改變命運”是一個禁錮平民百姓或無權無勢人頭上的一個思想枷鎖,當你沿著這條設定的道路一直前行的時候,你會發現你改變的不是自己的命運,更多的是權貴者的命運。還是英國人培根講的好“知識就是力量”,這個論點無法推翻。也許我們可以這樣說:學到了真正的知識,就能夠獲得力量。當力量積聚到一定的程度後,就會發生質變,就可以改變原有一切。只是我們要不斷追問:真正的知識在哪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