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華為自願「裸檢」卻懼公開一名單

華為在多個國家“裸檢”都可以接受,卻不能提供黨委成員名單,這已經說明一切。 

華為3月7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網路安全中心開幕會上宣稱,決定公開硬體設備的操控源代碼(原始程序碼)供客戶測試。

源代碼一般被電信設備供應商視為最高級別的商業機密,而華為公開源代碼早有先例,2012年澳洲政府因安全風險,華為被禁參與當時官方最大的寬頻項目,2010年印度政府因安全疑慮,華為在印度競標一無線網路專案受阻等,華為都表示願意公開源代碼。

曾有報導稱,華為公開源代碼是自願接受“裸檢”,是“最大程度釋放誠意”。公開源代碼也就是華為海外市場受阻時“自證清白”常打的一張牌,包括2012年那次美國國會聽證,在這次調查的初步報告出台後,正式報告出台前,華為同樣承諾公開全部硬體設備的操控源代碼,用以表明產品的安全性。

華為的反應其實是顧左右而言他。全世界很多國家政府的質疑,說到底不是針對它的技術或設備,而是針對它的“背景”不信任。自稱民企的華為與中共政府到底有多深關係?這個華為一直閃爍其辭的問題,既是2012年美國那場聽證上最關鍵的問答環節,也可以說是給了華為公開說明的一次大好機會。

但從當時的報導可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在聽證會臨近結束時如此說到:“我很抱歉,也對你們很失望,因為你們對於我們提出的問題無法給予滿意的回答。”這段話說的也就是後來調查報告指出的,華為沒有依聽證要求提供其黨委的成員名單。

按華為代表丁少華在聽證上解釋公司設立中共黨組織的作用時的說法:“在華為公司,黨委是鼓勵員工遵守職業道德,提供員工關懷。”華為黨委是以“道德遵從委員會”掛名,中共黨委這個名稱見不得人,這份名單也就難怪見不得人。

華為在多個國家“裸檢”都可以接受,卻不能提供黨委成員名單,這已經說明一切,也是華為心虛真正不被信任的問題所在。

在華為的美國聽證會後,大陸的IT專業媒體《電腦報》記者曾採訪時任紐約證券交易所高級網安工程師Roshan Daneshvaran,他表示:作為技術專家我只是說作為軟體系統,他可做手腳的空間和容易度絕非其他技術產品可以相提並論,太容易了!華為最主要的產品是通信設備,而這部分設備都是通信服務提供者的核心設備,這些設備直接接觸並處理著我國境內的大量私人民間政府企業的通信資料。這裡當然有風險控制的要求也有國家安全的考慮。

華為代表丁少華聽證時表示,公司黨委是根據《公司法》設置,在中國的公司包括中外合資的公司都要“遵從”,所以華為焉能不遵守中共出台的《情報法》?

華為在比利時宣稱自願“裸檢”的同日,在深圳的總部則宣布起訴美國政府。華為監事會常務監事李大豐向在場媒體記者表示:美國政府禁用華為“必將阻礙美國消費者享受5G技術帶來經濟和社會效益”、“建立更美好的全聯接世界是全人類的不懈追求,不應該有人在這條路上設置更多障礙。”

若按李大豐說法,華為根本告錯人,華為應該控告的是中共政府。全世界數十億人都可以自由瀏覽中國的任何網站,但中國13億民眾卻看不到世界許多網站,中國的互聯網到處是敏感詞,每天數以萬計的新聞、消息或帖文被刪被屏蔽。

華為高管還公開嘲諷:“稜鏡稜鏡,誰是世界上最可信的人?”相信美國監控恐怖份子,反恐最嚴重時,國安情報機構才會加強安檢電話電郵等信息。華為設備技術替中共監控全中國民眾,所有信息統統監控,還被曝幫助塔利班、伊朗等恐怖政權監控民眾。

即便中國網民也是這樣說,同樣是國家安全,美國讓全球民眾受益,中共的國安會則最嚴厲的手段對付手無寸鐵的訪民、維權律師、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等宗教信眾,打壓西藏新疆族裔,乃至禍害伊朗的一般民眾。

反問華為高層,敢否公開告訴全世界其他國家政府和民眾,這樣的中共政權對你們的沒有任何威脅?

華為輪值董事長鬍厚崑指責美國“任何事情,無論信任與否,均須基於事實,而非單憑直覺或猜測”。

按眾多安全專家的看法,華為提供的產品已經超過消費產品,美國政府乃至所有政府都有對其擔憂的權利,甚至根據自己擔憂而阻止的權利。

華為深知起訴美國同罵美國一樣非常安全,但華為對美國政府抨擊和法律行動,敢否同樣拿來對中共政府?就像公開黨委成員名單一樣,華為不敢。華為不是鴕鳥逃避追問,而壓根兒是狡猾,已經原形畢露,還談什麼“裸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