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維健:從紐西蘭恐怖襲擊看個人與國家恐怖主義

世界上最平和安寧美麗的國家紐西蘭發生了導致49人死亡,20多人受傷的恐怖襲擊,消息傳來世人震驚難以置信,但它確實發生了,在紐西蘭的花園城市基督城的一所清真寺,殺手向正在祈禱的穆斯林開槍屠殺,連婦女兒童也不放過。甚至在他們受傷求救時,還補上槍子。

這個冷血的槍手來自澳洲,26歲的Tarrant以自問自答的方式作了襲擊宣言,其中有一段發人深思,他說:

“我算不算法西斯主義者?

是,我是一個真正的法西斯主義者。我同意奧斯瓦爾德·莫斯利(英國政治家)的觀點,我是一個天生的法西斯主義者。

實際上,和我理想的政治和社會價值最接近的國家,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Tarrant說出以上的話並非空穴來風,相信他的指導思想與中國近年來對西方國家意識形態的宣傳滲透不無關係。中共的民族主義已經成為他的內政外交的政策基礎。中共在新疆對穆斯林實行文化滅絕與殘酷統治,把一百多萬人關進集中營,進行地獄般的折磨,無數的人在集中營死亡失蹤。中共的暴行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中共卻宣稱是在對穆斯林進行必要的有益教育,讓他們成為一個安分守紀的人。中共所作所為令人髮指,是對穆斯林族群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把穆斯林極個別的恐怖分子的暴行讓整個民族來承擔。如果一個民族出現個別恐怖分子就要全民族來擔負的話,那麼漢民族中的社會不滿分子所進行的社會報復恐怖性事件難道還少嗎?那麼是不是要整個漢族,包括漢族政府的中共來擔負呢。很顯出這是一個再謊謬不過的理論。

中共的這一套理論與澳洲的這位恐怖分子Tarrant的理論並沒有多大的區別。他在宣言中說我要為他們報仇,為那些發生在歐洲國家的恐怖襲擊造成了數千死亡的人報仇,我要為EbbaÅkerlund報仇!(EbbaÅkerlund是一名11歲的瑞典女孩,她被穆斯林恐怖分子駕駛卡車碾壓慘死。他也是把極個別的恐怖分子的暴行的賬算在全體穆斯林的頭上。而事實整個穆斯林群體也是恐怖分子暴行的受害者,世界上大多數穆斯林都是熱愛和平的,都願意與其他民族和睦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然而很不幸他們成了受害者。在紐西蘭的穆斯林是最良善的一群移民,他們從來沒有與本土居民有過什麼衝突,他們熱愛這塊和平美麗的土地,他們與其他民族的居民和睦相處共同生活,而紐西蘭政府與民眾即使在穆斯林恐怖分子在各國襲擊時,也是對他們加以安撫沒有另眼相看。紐西蘭的穆斯林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一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拿著槍,在他們祈禱時瘋狂地向他們射擊。這是他們災難性的一天,也是紐西蘭最黑暗的一天。

紐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慘案告訴我們,國家恐怖主義與個人恐怖主義是息息相連的,國家恐怖主義造成了個人恐怖主義或集團恐怖主義。中共在紐西蘭慘案發生後,《環球時報》斥責有人從兇犯極端思想中尋找中國元素,反映西方長期妖魔化中國的民族政策,抹黑新疆的治理。這個說法實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中共對新疆穆斯林的殘暴統治與Tarrant的恐怖襲擊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