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愛普生中國撤離深圳!已裁1700多人 兩年後關門

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即將關門的消息近日引起了極大關注。愛普生中國隨後確認,將在2021年3月關閉深圳區域手錶製造公司。這也是繼2018年以來,三星、奧林巴斯等日韓跨國大型企業深圳工廠第三起關門的案例。

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即將關門的消息近日引起了極大關注。愛普生中國隨後確認,將在2021年3月關閉深圳區域手錶製造公司。

這也是繼2018年以來,三星、奧林巴斯等日韓跨國大型企業深圳工廠第三起關門的案例。

愛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5月9日,註冊資本2500萬美元,主要股東為愛普生精工(香港)有限公司。愛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以手錶業務為主,經營範圍是“生產經營手錶文字版、手錶表芯、表芯配件、光學設備及部件等”。

3月13日和14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連續兩天走訪了愛普生的兩家工廠,一個在寶安,一個在南山,已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其中,位於寶安區新田村大洋開發區的工廠,廠區外已聽不到機器的轟鳴聲,只有部分車間透出燈光。廠區門口張貼著保安和清潔人員的招聘廣告,看不到人員進出。有人員直接告訴記者,工廠已經停止招工,並在裁員。

這裡不可能招人,已經裁了1700多人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出處是哪裡。”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的一名人員表示。在問及裁員及賠償的進一步事宜,該人員又搖了搖頭,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而在位於南山區朗山路的愛普生工廠,老遠可聽到機器的轟鳴聲。站在廠房外面,可看到裡面燈火通明,不時有小車拉著貨進出。還有三三兩兩的人員站在廠區門外,記者上前詢問,有人表示是到愛普生來應聘的。在多家網站上也可看到愛普生的招聘廣告,招聘崗位包括普工等等,有負責愛普生招聘工作的人員稱,“是南山區的廠區招工,寶安區的工廠不招。”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輾轉通過微博聯繫到一名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的前員工邵先生。

邵先生表示,曾在愛普生精工工作過1年多。因為是外企,所以在用工方面比較規範,平時的員工福利如保險、加班費以及體檢等等都比較齊全,還提供食宿,在深圳屬於不錯的企業。他還表示,雖然不清楚公司現在是什麼狀況,但是認為公司裁員也很正常,“市場需求本來就是一陣陣的,市場好了就拚命招人,市場不好了,庫存難消化,就關閉工廠,這樣做是可以理解的。”

確認: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將在2021年3月關閉

3月14日,愛普生中國通過官網發表聲明,對有關撤離深圳傳聞進行了回應。

聲明中稱,精工愛普生公司在華共有8家製造公司和2家銷售公司。其中,愛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是精工愛普生公司在深圳設立的手錶製造公司,計劃於2021年3月底停產。

關閉工廠的原因

愛普生中國發布的搬遷回應中,並未就此次撤離深圳手錶業務工廠的原因做出說明。不過有報道稱,此次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的關閉,主要原因是成本高漲加上銷售低迷,環保標準趨於嚴格,因此逼得國際鐘錶巨頭不得不放棄深圳,另擇棲息地。

這一選擇與2015年,日本另一鐘錶巨頭西鐵城解散位於廣州的工廠基本一致——人工成本的不斷攀升,加上環保標準的要求的提高,導致這些國際化大型企業也面臨著較大的壓力。因此,縮減生產規模、關閉產線甚至工廠成為了必然選擇。

2018年,中國鐘錶行業銷售低迷,出口量下降。據中國鐘錶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鐘錶行業受整體經濟形勢影響,鐘錶銷售市場低迷,全行業經濟運行從2018年3月份開始持續下滑,鐘錶產業發展遇到較大困難。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1-12月中國手錶出口數量為6.33億隻,同比下降7%;2018年1-12月中國手錶出口金額為22.02億美元,同比下降7.7%。

計劃:是產線轉移還是縮減規模?

在愛普生精工深圳工廠即將關門的消息傳出後,人們熱衷的一個話題是,到底是產線轉移到成本更低的國家或者地區,還是關閉部分產線?

記者多方聯繫了愛普生(中國)公司,截至記者發稿,愛普生方面一直未予給出回應。

據愛普生中國此前的資料透露,去年愛普生在日本本土的投資規模明顯擴大,如投資2.3億美元在日本建立的大型工廠,建築面積約4.7萬平方米,生產能力更是直接擴大了3倍。加上日本高端手錶市場回暖,有日本媒體報道稱,愛普生精工是計劃將手錶的產線直接搬回日本。

另外一個顯著跡象是,愛普生正在大量啟用機器人。早在2006年,愛普生已經逐漸從低端產品向高附加值產品轉型。這些受歡迎的高附加值產品,完全可以消化勞動力成本的增加。愛普生的機器人業務更是增長迅速,其輕量型SCARA機器人市場佔有率第一,被廣泛應用於電子製造和鋰電行業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