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報告一出市場嘩然 !騰訊---遠患更大於近憂

2018年3月21日,騰訊發布了2018年業績報告。2018年騰訊銷售收入3126.9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31.5%;凈利潤787.2億元,同比增長10.4%。 報告一出,市場一片嘩然,因為不論是銷售收入還是凈利潤的增速相對於以往都是大幅度下降。

相比短期業績增速下降,騰訊壟斷平台被侵蝕和顛覆的隱患更令其擔憂。

2018年3月21日,騰訊發布了2018年業績報告。2018年騰訊銷售收入3126.9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31.5%;凈利潤787.2億元,同比增長10.4%。

報告一出,市場一片嘩然因為不論是銷售收入還是凈利潤的增速相對於以往都是大幅度下降

2017年騰訊銷售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分別為56.5%和74.9%。2016年,騰訊銷售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分別為47.7%和42.4%。三年連續看,騰訊的經營發展進入增速下降拐點已是不爭的事實。2018年騰訊凈利潤增速是過去12年以來最低的,也是騰訊自2001年以來,凈利潤增速倒數第二低的年份,僅略高於2005年的10%。從凈利潤增速來看,說騰訊短期經營令人擔憂實不為過。騰訊控股目前的市盈率高達40倍,而凈利潤增速只有10.4%,業績能否支撐股價也不能不令投資者擔憂。

2018年騰訊業績增速大幅度下降和低於預期,可以從遊戲業務收入減緩,投資收益減少等多個角度解讀。但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解讀,即平台病,也就是壟斷病來解讀。騰訊的社交平台壟斷優勢被認為是公司的護城河和價值錨,但從長期來看,其實也是扼殺公司活力和創造力的麻醉劑和慢性毒藥。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有一利必有一弊。騰訊的社交壟斷平台使騰訊獲得了巨額的遊戲、廣告收入,幫助騰訊建立起了移動支付領域的寡頭壟斷優勢,成功地介入到了互聯網金融領域,從短期、中期看為其帶來了巨額的利潤和強大的護城河,但長期看卻是公司活力減弱、競爭力衰退和系統性風險的源頭。

平台壟斷類的公司,且不說其利用壟斷地位對客戶壓榨盤剝、對消費者福利剝削,對新產品開發和科技創新的阻礙作用,長期來看,對其自身也是有傷害的,主要表現在創新精神和活力的消失。中國移動、百度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中國移動自1990年代開始,是中國最主要的移動通訊和移動社交壟斷平台,15年前簡訊的市場佔有率一點不比今天的微信低,中國移動也曾有過移動支付的夢想和努力,但今天的中國移動在通訊互聯網領域已經完全是一個無牙的巨獸了。

騰訊最初也是突破了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的平台封鎖才飛速發展壯大的,從網路即時通訊平台到社交平台再到移動支付平台,構建了三大壟斷平台。但建立其社交平台壟斷地位後,不論是涉嫌剽竊客戶創意、抄襲客戶產品、封殺競爭對手,還是在遊戲領域利用國內反壟斷法實施和監管漏洞,集遊戲發行與製作於一身,無不涉嫌濫用壟斷地位。百度就更不用說了,在確立了國內搜索領域的壟斷地位後,在移動互聯網創新大潮中一無所獲,直到近幾年ALL IN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才算是跟上了時代的步伐,但未來能否成功尚未可知。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能夠靠劫道賺錢,自然不會辛辛苦苦地創業掙錢,最終喪失活力和創新力,逐漸落後時代,這也是所有壟斷企業的宿命。

通過技術和應用形成的壟斷型平台型面臨的最大風險是新技術革命,新技術革命可能誕生新的技術和應用平台,從而顛覆原有的技術和應用平台。相比活力和創新力的緩慢消失,這種風險更為致命。幹掉了所有的競爭對手卻輸給了時代!廣電的有線網路系統是技術平台被侵蝕的典型例子,目前價值正在快速衰減。蘇寧、國美的家電連鎖銷售平台是應用平台被顛覆的典型例子。相反,產品類的公司雖然缺乏護城河,但競爭激烈和優勝劣汰,反而系統性風險較小,運營得當,基業長青,格力、美的、海爾等是最典型的例子。

目前,隨著5G通訊、人工智慧、雲、大數據以及物聯網的發展,新一代超級移動互聯網和各種新的融合應用平台正在快速萌芽和生長,未來必將會誕生新的技術和應用平台,相應的必然會侵蝕甚至顛覆騰訊現有的平台,這才是騰訊長遠的致命隱患。

騰訊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2018年的業績下降不過是揭開了騰訊未來逐漸衰落的序幕。

一個沒有夢想也沒有理想的企業,最終會離開時代的舞台。

騰訊——遠患遠大於近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