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長平:「假如我是習近平…」

當年的少年以為毛主席是永不落的紅太陽,今天聽起來是一個笑話。可是,今天的青少年以為專制制度更合適中國,以一個未經民選的、粗暴地抓捕人權律師、要求媒體效忠姓黨的專制領導人為榮,又何嘗不是一個笑話?

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偉大領袖和導師毛澤東死了。在學校正式宣布之前,有一位老師在課堂上透露了這個消息。但是,學生們都不相信他。下課後我們商議後確信,這個老師一定是隱藏下來的國民黨特務,才會這樣惡毒攻擊毛主席。記得我當時還信誓旦旦地說:“我早就看出他有問題!”在我們接受的政治教育中,毛主席萬壽無疆,怎麼會突然死了?

幾個小時之後,我們知道毛主席還真死了,而且只活了83歲。有一個男生無聊地說:“我也83歲了。”老師立即把他揪起來拳打腳踢,打得他滿地打滾。我們都覺得還打得不夠,無比憤怒——竟然有人敢說自己是毛主席!

當時我們和身邊的大人一樣,都沉浸在萬分悲痛之中,不知道沒有了毛主席領導,我們以後怎麼辦。

後來中國人在反思那段歷史時總是說,當時“四人幫”橫行霸道,政治挂帥,一切都講政治,過度政治化。因此,“去政治化”一度被視作是“熱愛生活”的態度。不要讓小孩子捲入政治,也成為“文革”之後的社會共識。但是,回看自己的成長,在當年那個愚不可及卻又自以為是的少年感到害羞時,我不得不說,政治教育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洗腦教育不僅僅是笑話

本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召集大學、中學、小學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代表座談會。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在座談會上表示,必須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共領導和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的有用人才,“在這個根本問題上,必須旗幟鮮明、毫不含糊,這就要求我們把下一代教育好、培養好,從學校抓起、從娃娃抓起”。

“政治要從娃娃抓起”,這讓很多中國人心驚膽戰。中共自成立以來,從來就沒有放過娃娃,從來都毫不遲疑地利用娃娃來為奪取政權和維護政權服務。戰爭年代那些冒著生命危險送雞毛信的兒童團員,文革期間那些揭發父母的紅小兵和暴打老師的紅衛兵,網路時代站出來控訴網路“很黃很暴力”要求政府管制的中學生,一年前端坐在電視機前聽習近平十九大報告的幼兒園小朋友,今天仍在背誦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小學生,以及年年歲歲在電視上載歌載舞歌頌黨的恩情的少男少女……在這個“根本問題”上,中共和其他專制政權一樣,從來都“旗幟鮮明,毫不含糊”。

習近平的講話在網路上遭到嘲諷,因為中國現實政治中太多醜陋的劇情,每天都在上演。孩子喝了毒奶粉,上訪尋求公正的父親卻被判刑了;孩子打了毒疫苗,政府的工作重點是阻禁網路輿情;孩子的同學在校園被人用鐵鎚砸死,家長們卻被要求少管閑事;學校食堂食材發霉,先是質量監督局出來證明指標合格,然後又是抗議的家長因為“造謠”被抓。

因此,有人評論說,無論政治老師如何說得天花亂墜,也無法掩飾現實的醜惡,愛黨愛國都是一個笑話。

專制政治從來都是一個笑話。歷史上很多獨裁者,無論當時還是以後,都顯得愚蠢、荒謬、偏執和不懂世態人心。然而,可悲之處在於,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都是這些愚蠢而又可笑的專制妄人在統治。直到近代以來,民主、自由和人權的觀念才逐漸深入人心,政治圖景發生改變。中共以倡導和參與改變為名奪得政權,卻變本加厲地阻止改變。阻止改變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洗腦教育。

當年的少年以為毛主席是永不落的紅太陽,今天聽起來是一個笑話。可是,今天的青少年以為專制制度更合適中國,以一個未經民選的、粗暴地抓捕人權律師、要求媒體效忠姓黨的專制領導人為榮,又何嘗不是一個笑話?

把中共利用兒童奪取政權和維護政權的罪惡,歸咎於政治教育太多,“讓孩子遠離政治”成為一種社會共識,這本身也是中共利用“文革”動亂及“六四”屠殺進行政治恐嚇與洗腦教育的結果。

讓孩子們熱愛政治,而不是熱愛領袖

事實上,“必須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共領導和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的有用人才”被簡化為“政治要從娃娃抓起”有些誤導,其真正的含義是剝奪孩子們接受現代政治教育的權利,將他們培養成為政治上的無知者和專制政權的愚忠者。

政治教育無處不在,無可逃避。當我們給孩子講公主故事的時候,我們在講古代的政治制度;當孩子在學校競選班長的時候,他們在進行政治實踐;當孩子選擇穿藍色衣服還是紅色鞋子的時候,背後也隱藏著是政治——性別政治。更不用說,大規模的毒奶粉背後不僅是商人良心壞了,而且是體制性的社會腐敗;校長在學生被錘殺之後的冷漠,重點不是因為他不通人性,而是他面臨維穩的政治壓力。

美國有一本繪本《假如我是總統》(If I Were President,作者Catherine Stier及Diane DiSalvo——Ryan),讓孩子們想像自己當上總統,住在白宮,享受總特權力也承擔總統職責。有的孩子想像與議員們共同制定新的法律如何不易,有的孩子想像當了總統餐後也許可以吃兩份甜點,有的孩子想像要面對媒體的曝光,有的孩子想像如何與不同膚色不同文化的外國人搞好外交關係。孩子們都知道,總統的任期最多只有兩屆——如果還能第二次當選的話。不用說,繪本里的坐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里的孩子們,有男生也有女生,而且封面上就是女孩總統。

真正的政治教育,不是要讓孩子去無條件地熱愛一個獨裁領袖,而是讓孩子們了解真正的政治,想像和參與推動好的政治。中國的孩子們寶貴的成長時間,不是用來歌唱偉大英明的習大大,而是想像“假如我是習近平”,我會在哪些方面比他做得更好。

倘若真是如此,孩子們一定會對政治很感興趣——因為要比習近平做得更好,那似乎太容易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