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劉少奇竟是監視毛澤東的卧底?誰派來的?

——「叛徒、內奸、工賊」並非虛言

毛澤東在中國那支共產黨中的地位最多是B的位置,而A仍然是克里姆林宮的老闆。無疑毛澤東明白自己的地位,他完全了解自己的行為像以往一樣,正被主子的其他代理人密切監視著和考察著。對這些他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他能懷疑誰呢?黨的第二號人物、蘇聯訓練出來的劉少奇,就可能是受命秘密監視他的那些人之一。而且即使他知道,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在沒有得到克里姆林宮的批准之前,不能採取任何重大步驟。如果他不忠誠,在他能清洗其他人之前,自己就被清洗掉了。

黨的第二號人物、蘇聯訓練出來的劉少奇,就可能是受命秘密監視他的那些人之一。(網路圖片)

一、毛澤東之劉少奇卧底說

文革期間毛澤東給劉少奇戴上“叛徒、內奸、工賊”和“中國的赫魯曉夫”兩頂帽子,曾令我輩老紅衛兵深感不解:劉少奇咋會充當聯共(布)返派中共卧底?中共八屆12中全會做出的《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並無列出劉氏乃為內奸證據。1929年8月在奉天紗廠與劉少奇一起被捕,9月中旬即被組織一起營救出獄的孟用潛,文革期間再被屈打成招,也無法供出劉少奇乃屬聯共(布)返派中共卧底的任何證據——其時劉氏還沒被聯共(布)羅致為返派卧底呀!看來必是那行五十步笑百步之人——乃以毛氏為首——有著投鼠忌器心理。當時整個中共都是聯共(布)的代理,代理指斥卧底,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毛氏是猜知還是得知?得知的話,是誰提供的情報?陳雲?康生?師哲?林莉?(全文黑體字均為筆者轉)筆者於此並無譴責劉氏意思。相反,筆者覺著,他比毛好——中共步入建國階段之後,若是實行劉氏“先行發展資本主義,後做社會主義試驗”路線,吾國吾民本會享受極大福祉。

二、潘佐夫之劉少奇卧底說

俄羅斯歷史學者潘佐夫根據新近解密的蘇聯時期的歷史檔案——他曾查閱多達15卷的藏在“俄羅斯社會和政治史國家檔案館”里的關於毛澤東的文卷檔案——寫出《毛澤東:真實的故事》,並於2015年5月首次在台北發行中文版。這本書披露已故中共前領導人劉少奇和高崗生前曾向斯大林遞送情報。有材料說,斯大林死後叛逃到西方的俄羅斯前國家安全部官員彼得・德日阿賓透露,早在1930年6月至1931年9月,劉少奇於莫斯科擔任中華全國總工會駐紅色工會國際代表時,就開始為前蘇聯的情報部門工作。劉少奇於1940年代仍繼續向斯大林遞送秘密材料。通過何種途徑遞送?

加一插曲:劉氏這回二次訪蘇,“組織上”指定了一名上海紡織女工假借妻子名義陪同劉氏前往。孤男寡女,很有可能生米煮成了熟飯。女工童工出身,倍嘗生活艱辛,但是覺著蘇聯生活條件遠遠不如自己在滬生活條件,一再要求劉氏讓她提早回滬,未得允許。於俄期間,她有可能被迫接受特工訓練,否則等於白來一趟,浪費公帑。終於回滬之後,她再也沒有動力“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脫離組織,不再“沾紅”,工人階級竟然嫌惡“工人階級祖國”。那麼,中國共產黨的早期領袖圖的是什麼?難道劉少奇們嚮往的是瞿秋白於其《餓鄉記程》里描寫的一窮二白?咳咳,可別忘了,滿足權力欲、配偶欲也是人類的天性啊!在物質貧乏、均分的原始社會,駿馬、美女、利器、硬甲不容置喙地首先屬於酋長。

三、吳國楨之劉少奇卧底說

吳國楨何許人也?維基百科上的簡介如下:

吳國楨(1903年10月21日~1984年6月6日),字峙之、維周,湖北省建始縣人。中華民國政治人物,曾任上海市市長、台灣省主席等職,是塑造現代台灣的關鍵人物之一,亦以公開大膽地與蔣經國激烈爭執而著稱。

於其所著《夜來臨:吳國楨見證的國共爭鬥》(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9)一書中,吳氏披露:

毛澤東在中國那支共產黨中的地位最多是B的位置,而A仍然是克里姆林宮的老闆。無疑毛澤東明白自己的地位,他完全了解自己的行為像以往一樣,正被主子的其他代理人密切監視著和考察著。對這些他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他能懷疑誰呢?黨的第二號人物、蘇聯訓練出來的劉少奇,就可能是受命秘密監視他的那些人之一。而且即使他知道,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在沒有得到克里姆林宮的批准之前,不能採取任何重大步驟。如果他不忠誠,在他能清洗其他人之前,自己就被清洗掉了。(244頁)

身為美國普利斯頓大學政治學哲學博士的吳國楨,海歸之後,除了上述職務,還曾先後擔任過漢口市市長、重慶市市長、外交部政務次長、國民黨宣傳部部長,親自提審過不少被捕共產黨員,披閱過不少中共秘密文件,故而可以相信他的關於劉少奇乃為聯共(布)返派中共卧底一說不是杜撰。是哪個或者哪些被捕之後變節的中共幹部,向吳國楨吐露了這個秘密?

德日阿賓於1954年由維也納叛逃西方之後,美國中央情報局將他“雪藏”了五年之久——這意味著此一時期沒有可能走漏任何關於他的消息,遑論他的“揭秘”。另一方面,於其1955年12月17日最後定稿之後,吳氏就將書稿交給了哥倫比亞大學巴特勒圖書館珍稀文獻室,實行縮微膠捲保存,50年後方才重見天日。有理由相信,關於劉氏卧底秘密,吳氏的消息來源乃與德氏的消息來源不同。何況,德氏說的是“劉少奇提供情報”,吳氏說的是“劉少奇監視毛氏”。

四、新四軍何來“噶許多”蘇械

噶許多是上海話,“這許多”的意思。位於江蘇鹽城的新四軍紀念館以及位於徐州的淮海戰役紀念館,在它們各自的敵後新四軍、第三野戰軍所用武器展出部,均赫然有一半屬於蘇制武器!該軍番號1947年才撤銷。各地的四野紀念館都沒有如此“明目張胆”地展出蘇制武器啊!旅遊鹽城之前三年,我曾在洛杉磯向解放戰爭後期已任師政委的許家屯先生提過,新四軍有著接受許多蘇制武器嫌疑,我正在查呢。他的女侍(父為軍人)、女兒均說不可能有,且和我爭得臉紅脖子粗。許氏則較為客觀,答曰:你們四野可能有,在三野里我沒見到。如今事實勝於雄辯。在此上新四軍水很深。為何四野諱莫如深,三野不憚抖落?

劉少奇曾於皖南事變後出任新四軍政委,對於恢復新四軍元氣居功厥偉。這也是劉少奇第一次掌握軍權。筆者懷疑,蘇聯方面有意平行扶持自身反派中共卧底劉氏及其新四軍,以備發生需要之時制衡毛氏及其八路軍。華東新四軍可以從鹽城斗龍港派出船隻,前往大連運回蘇制武器,一來一回只需要六七天而已。怪不得新四軍軍歌唱道:“東進東進,我們是鐵的新四軍!”

五、劉氏宣稱甘願唯蘇是從

1949年6月26日至8月14日,以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劉少奇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團對蘇聯進行了秘密訪問。訪蘇期間,中共中央代表團與斯大林和蘇聯領導人進行了多次會談,並在蘇聯各地、各部門進行參觀學習。1949年7月4日,於其給聯共(布)中央和斯大林的報告中,劉少奇以“俄華一家,俄尊華卑”口氣宣稱:

關於聯共(布)與中共的兩黨關係問題。毛澤東同志與中共中央是這樣認為的:即聯共(布)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統帥部,而中共則只是一個方面軍的司令部。局部利益應當服從世界利益,因此,我們中共服從聯共(布)的決定,儘管共產國際已不存在,中共也沒有參加歐洲共產黨情報局。在某些問題上,如果中共與聯共(布)出現分歧,中共在說明自己的意見後,準備服從並堅決執行聯共(布)的決定。我們認為應該儘可能地密切兩黨的相互聯繫,相互派遣適當的政治上的負責代表,以便處理兩黨有關的問題並增進兩黨相互的理解。

儘管劉氏首先表明這番說話乃是代表毛氏本人以及中共中央而說,但是人們沒有發現毛氏本人或者中共中央對於此種意思做過任何口頭或者書面表達。此事也有助於我們確認其人曾是聯共(布)返派中共卧底。劉氏這般獻媚蘇方,有無以備蘇方起意換馬之時將他扶正之意?毛氏可能會做如此揣測!

另外一位返派卧底高崗就走得更遠:他對斯大林說,東北願意加盟蘇聯。無論是毛澤東還是周恩來,無論是黨中央還是國務院,都沒有討論過劉氏的“唯蘇是從”、高氏的“納滿入蘇”。斯大林至少口頭上否定了劉氏、高氏上述提議。

應當指出,中共領袖,例如上舉劉氏、高氏、毛氏、周氏,並非賣國者,而是愛國者,不過在1943年共產國際解散之前,他們愛的是一個後來胎死腹中的多民族國家——世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1949年末後他們又恢復愛中華人民共和國。

六、剛出暗室的眼睛睜不開

還有二事筆者藉此聲明:

其一,以往筆者查出,三野各軍都是四師編製,番號且不連續;四野各軍則是三師編製,番號連續。現今方知,四野各軍也是四師編製,另有一獨立師,番號另給,例如獨立15師。先前筆者曾經估計,蘇聯為中共武裝了210個師,如今可以推算:210個師以外的另70個師,應是共產黨用繳獲國民黨的武器武裝的。280個師合約五六百萬人,方才更加趨近當時實際數據。

其二,筆者業已和行將出版的著作、文章,若與大陸官修歷史、欽定理論有所不同,千祈讀者勿要以為作者未曾熟讀後者從而胡說八道,授人笑柄,人如史盲理痴,文屬不實之詞。作者有生之年一半生活在“螺絲釘”社會,一半生活在自由人社會,且接受過本國、西方名校學士碩士博士教育,甚至接受過機械學訓練,他的上述不同乃是完全基於有所誤會讀者有所不知的歷史材料、理論素材、研究方法。這些後知後覺讀者所處情形則為有如剛出暗室,眼睛一時睜不開來。筆者的基本“警惕數典忘祖”立場乃遠離階級論,而趨近新儒家。讀者須得明白:客觀事實、法律事實、學術事實、新聞事實四者有著蠻大區別。先揭學術事實隨時都在等待後揭學術事實將它推翻,但有程序。

筆者於此奉勸中外研究中共黨史軍史同仁:開展對於本文所示黑體問句的研究,豈非更有意義、更有意思?並願詰問大陸同仁:窮經皓首歌功頌德,還沒令到你們心生厭倦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