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毒舌電影:「都挺好」刪了什麼

​​有一檔國產劇Sir每天都在追。

給你安利過的——

《都挺好》。

電視劇的話題每天花式上熱搜:

#蘇家怎麼娶到這麼好的媳婦#、#蘇家三個男人都是自私自利#、#蘇明成出來挨打#……

這兩天,隨著劇情發展,熱度又上新高。

一場蘇明成暴打蘇明玉的戲,把觀眾氣得牙癢,進一步坐實了他渣男的人設。

微博上罵聲一片。

扮演者郭京飛求生欲爆炸,帶頭要‌‌“打倒蘇明成‌‌”。

後面網友跟上,站好隊形,人人喊打。

看到蘇明成在看守所,咬牙切齒但無可奈何地念了明玉寫的懺悔書,又太解氣,讓人想拍手稱快。

可這部劇播到現在你有沒有一種感覺——

都挺好。

卻總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今天,Sir就來把話說明白。

1

《都挺好》的劇情衝突日益激化。

但劇作水準上,已經失去了原先的那種扣人心弦。

確切說是頭兩集

拍得漂亮。

編劇懂得挖坑——

母親去世,妹妹明玉的語氣冷淡得像個外人,她是個不孝女嗎?

父親喪偶成了鰥夫,可為什麼看起來挺自在?

二哥明成結婚十年了,二嫂才第一次見到明玉,你說奇怪不奇怪?

更懂得巧妙填坑——

明玉在回到老宅時,恍然間和十多歲的自己打了個照面。

一個回閃,把一家子的積怨交代得明明白白。

欲揚先抑,層層推進,幾場戲過後就讓主要人物的形象拔地而起。

確實勾人。

但從這以後,編劇對待觀眾好像是對待上了鉤的魚兒,再也沒繼續投放有營養的餌料。

就說一場戲——

大哥蘇明哲剛從飛機下來,明玉來接機。

兩人十年沒見,明哲想來個擁抱,卻被明玉推手婉拒。

明玉打完電話想幫明哲拿行李,又被明哲賭氣拒絕。

明玉楞一下,大步上前奪過了明哲的行李,頭也不回地說了聲‌‌“這邊走‌‌”。

從久別重逢的尷尬生疏,到明哲對妹妹的不滿,再到明玉的乾脆強勢。

三個動作,將兄妹之間關係展現得淋漓盡致。

像這麼有嚼頭的細節,你已經在《都挺好》里有多久沒見到過了?

劇作失於精巧,流於套路。

人物缺乏弧光,單面人格。

雖然Sir每天都在追。

但也不得不警惕起來——

讓我們追得停不下來的,是精彩的故事,還是被挑起又無處安放的情緒?

2

這個問題,Sir在《都挺好》原著中找到了啟發。

作者阿耐

她的作品,如今家喻戶曉。

之前大熱《歡樂頌》《大江大河》都出自她手。

小說的影視化改編,經常遇到的一個問題,刪改。

讀過原著後Sir發現——

《都挺好》沒有大刀闊斧的手術。

卻對每一個部位都做了微整形。

比如,蒙總。

電視劇中的蒙總,形象是近乎完美的成功人士。

有錢,有品,有情,有義。

自掏30萬救明玉於生死邊緣,如師如父一般對明玉關愛有加。

在小說中,蒙總的私生活則讓人大跌眼鏡。

他對明玉,利用多過信任;明玉跟他,陰差陽錯多過死心塌地。

明玉自己也說:‌‌“老懞的本質是個資本家。‌‌”

一出場,就是在洗浴中心裡馬殺雞。

一出事,二奶、三奶抱著孩子紛紛出現分家產。

公司又出現抱著小孩的美麗N奶,N奶身後總有一個集團內部的支持者。

蒙總肯定是被家中一幫鶯鶯燕燕給鬧瘋了。大家在嘴裡都說一句清官難斷家務事,但心裡大多有點不懷好意,誰叫他一個人佔了那麼多美麗的社會資源。

而在劇中,‌‌“師父‌‌”兩個字顯得過於單純和理想了。

再說重男輕女。

劇中是母親一個勁地偏心。

明成工作前想旅遊要2000塊,蘇母一口答應;等明玉要1000塊錢,蘇母用‌‌“沒錢‌‌”搪塞。

明成學習成績不高,高考沒過分數線,還是家裡花錢上的二本;明玉是班裡的尖子生,本能衝擊清華,但蘇母自作主張給她申請了免費的師範生名額。

飯桌上,5個雞腿,蘇母夾給兩個兒子,偏偏漏掉了明玉。

原著里呢?

不是說母親沒問題。

而是她厚此薄彼的同時,也還是留有餘地,並非完全不講情理——

蘇母鐵腕下養出三個出色的兒女,個個都是小學初中高中時候的尖子,年齡到了,順理成章進入最高學府……

考慮到大兒子每學期來回火車票的昂貴,蘇母嚴令二兒子蘇明成考入較近的上海復旦大學,二兒子一向聽話,沒有異議,再說復旦並不差。

蘇母與從小倔強的明玉大吵三百回合不分勝負,乾脆走了直線,與明玉的班主任商定把明玉保送入本省本城的國家重點大學。

媽媽出手分了大碗里的肉。大哥二哥每人兩塊,她和媽媽一塊,如果有剩,爸爸也可以吃塊最小的。

在劇里,你感覺母親完全把女兒當仇人對待。

而書中更現實,母親不是不愛女兒,只是在有限的物質和愛面前,她選擇把最少的那一份給了女兒。

還有蘇明成在看守所的遭遇

從蘇明成考上復旦來看,他也不是完全的窩囊廢。

而劇版的蘇明成,千不是萬不是,都是他的錯。

真的這樣嗎?

電視劇中,明成下了狠手,把明玉打成骨裂,血流滿地:

‌‌“我僥倖沒被蘇明成打死,那不是因為他手下留情,那是因為我蘇明玉命大。‌‌”

但原著小說中,明玉的傷情只是皮外傷,她自己也清楚明成留了三分力:

‌‌“大嫂你扶我起來,我先喝了紅糖水,不行再去醫院。明成算是手下留情,沒太下重手。‌‌”

明成打人,固然不對。

但小說顯然是給他的錯誤,留了餘地。

而且,他也不是看守所里關了三天,就沒事人一樣地出來。

他經歷的,是殘暴暗黑的‌‌“監獄風雲‌‌”。

明玉在其中做了點手腳,把明成和重刑犯關在一起,並找人記錄下明成受的辱。

具體是什麼樣的恥辱。

小說里,寫得很隱晦,又不失衝擊力——

裡面關的這幫人個個都是等著審判的,心頭狂躁不安總得找個人發泄,十來平方米的房子住著八九個人,本就憋悶得沒處發泄,來了新人,大家還不合著伙兒給下馬威?

比如說我們罵人用的‌‌‘吃屎’,一個人望風,兩個人壓住手腳,一個人實施,快得很,等管的人巡查過來,嘴巴早抹乾凈沒一點證據了。

朱麗不由自主想到律師同學說起的明成可能遭受的待遇,想到明成的嘴巴不知碰過什麼,也不知明成刷乾淨了嘴巴沒有,一時腸胃抽搐,食不下咽,噁心的感覺冒上心頭。

明成打明玉的做法,過火了。

但明玉報復明成的做法,同樣也過火了。

而且,她的內心也並不透明——

劉律師助手一點不含糊,上來笑嘻嘻塞給明玉一張紙條,明玉一看,搖搖頭,舉起來放到明成眼前,確保明成看見了,才嘻笑道:

好樣的,真好樣的,學勾踐學韓信學龍陽,學英雄得從微時,不,從窮途末路學起啊,卧薪嘗膽算什麼,哼哼。這張紙條我等下去媽墳前焚燒,讓她老人家地下有知。

才不像劇中說的,單純為了保護自己那麼正當。

那是一種,把仇家踩在腳底,再吐上一泡口水的快感。

隨意從《都挺好》的改編來看——

它把矛盾複雜的稜角都剔除了,剩下只有二元對立的煽風點火。

這家裡男的都是混蛋,女的都挺可愛。

一切問題的根源都在於——

蘇大強的作。

蘇明哲的面子。

蘇明成的巨嬰。

在Sir看來《都挺好》正在走向一部劇版的‌‌“致賤人‌‌”

裡面不再有豐滿的,能讓人換位思考的角色。

只剩下了一個個為了宣誓三觀和傾斜情緒所設立的靶子。

3

不難看出差別。

矛盾衝突,尖銳了;情節合理性,弱了。

蘇家三Boys‌‌“丑了‌‌”;角色立體度,薄了。

但過去,我們追一部劇不是單純為了站誰或打誰。

而是當是非對錯成為過往雲煙時,留下的那值得咀嚼深思的故事。

《大宅門》。

講述中國百年老字號‌‌“百草廳‌‌”藥鋪的興衰史以及醫藥世家白府三代人的恩恩怨怨。

白景琦出生時越打越響的笑聲,拉開人物的悲喜和命運奏響舊朝覆滅的序幕。

一部好劇,靠情節推動,不是情緒推動。

通過不同個體故事性敘述,來反映家庭關係,時代背景、社會問題。

透過白二奶奶的果敢和智慧,看新女性和舊女性之爭;從白景綺與季先生的關係看逆與孝的掙扎;從七少爺的迷途歸返,一窺中國教育的嚴重缺陷。

家長里短,不只是一地雞毛,更是一葉知秋。

《父母愛情》。

從新的社會制度建立到改革開放再跨入到新世紀時代的變遷,沿著形形色色的人物的生命軌跡,編織一場充滿溫情的父母式的愛情。

沒有一波三折的家庭事故,沒有天雷勾地火的激烈情節。

一步一個腳印,娓娓道來兩人從相遇、相知、相戀、結婚到老度過的一生。

何為現實主義?

不是狗血,是平凡。

《金婚》。

講的是數學老師文麗和重型機械廠的青年標兵技術員佟志結為50年的婚姻之路。

這條路,充滿了磕磕碰碰。

兩人經歷了性格不合、吵架不斷、為兒女操心、第三者介入、白髮人送黑髮人等種種矛盾、痛苦。

最終彼此關愛相互扶助支撐他們度過人生最黑暗歲月,最終牽手走進金婚。

好的家庭劇,是與生活和解,而不是造個出氣筒解氣的。

Sir曾經誇過《都挺好》的真實。

當播到現在,這份真實也在慢慢失真。

什麼是生活的真相?

在Sir看來,沒有絕對的聖母,也沒有骨子裡的壞人,在是與非,情與理之間,還有一塊模糊、掙扎的中間地帶。

是明知道走下去是錯,但還是得異常清醒地看著自己走向錯誤,承擔後果。

劇版《都挺好》的改編就有點‌‌“雞賊‌‌”。

通過引爆涇渭分明的互恨情緒,消弭掉現實生活的複雜。

討伐,比討論更能取得統一。

情緒,比情感更有傳播力。

結果呢?

反對,比反思更不需要成本。

看觀眾/讀者的反應便可知一二。

小說《都挺好》豆瓣頁面下的高贊評論:

‌‌“我生怕自己活成那個無知無恥的二兒子。‌‌”

而劇版《都挺好》下被頂得最高的是:

‌‌“想要暴打郭京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