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六神磊磊:《都挺好》的關鍵 就是一個怎麼對待老同志的問題

對待蘇大強這類老同志,得和蕭遠山那種反著來,管住慾望,具體說就是要做到三個‌‌「戒‌‌」:政治上,戒捧得太高;生活上,戒放得太猛;待遇上,戒給得太足。

《都挺好》這個劇是很有意思的。今天再來說一下。

劇一開始,蘇家就面臨重大歷史轉折,蘇母沒了。

作為鎮宅利器的蘇母去世,看起來是‌‌“天塌了‌‌”。家裡人短時間內接受不了,還哭天搶地,‌‌“咱家以後怎麼辦?‌‌”其實這反而是蘇家的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呢?四點:喘息的機會,反思的機會,撥亂反正的機會,凝聚共識的機會。

要知道,強權者的倒下往往是草民之福。蘇母搞鬥爭搞了幾十年,沒了這奇葩老媽的強勢烏雲蓋頂,蘇家人本來有希望喘口氣了,精神上可以鬆綁了,有機會各自好好思考一下人生,撥亂反正,重新出發了。

但在這個關鍵的歷史窗口期,有一個問題特別重要,就是怎麼對待蘇大強,說白了,就是如何對待老同志的問題。

蘇家後來一通大亂,總是不能走出新局面,根子就是亂在這個事上。

我的主業是讀金庸。用武俠小說分,老同志一般有四種類型:

第一種,叫掃地僧型,也就是有能力、不折騰型。

少林派的大會小會、大事小事,掃老爺子從來都是放手讓方丈、首座們去干,從不摻合,不刷存在感,默默掃地四十二年。等到年輕同志玩過火了、玩崩盤了、玩不下去了,這才出來兜底,一掃定乾坤。

蘇大強肯定不是這種類型。沒意見吧。

第二種,叫蕭遠山型,所謂有能力、瞎折騰型。

蕭峰的老爸蕭遠山,很有能力,武功高,可是他瞎折騰。一部《天龍八部》,就是蕭遠山花式折騰兒子的血淚史,裝成兒子到處殺人,鬧得雞飛狗跳。兒子蕭峰再英雄蓋世也架不住老爸這樣玩,被搞得蒙冤不白,搞成武林公敵,直到被折騰死。都說段譽老爸奇葩,其實喬峰老爸更奇葩。

第三種,喬三槐型,所謂沒能力、不折騰型。

喬三槐就是喬峰的養父,一個淳樸的河南農民,不會武功,但也不折騰兒子,只是辛勤養家,默默地給兒子刻小老虎,輸出無聲的愛。

他還很有平常心,不和親戚攀比孩子。兒子沒出人頭地的時候他不焦慮,等兒子當了丐幫幫主,他也不膨脹,該種地種地。結果最後結局不好,老天瞎了眼了。

那麼第四種呢?就是武三通型,所謂沒能力、瞎折騰型。

武三通這個老爸,能力不行,偏又愛折騰,發起神經來不顧家人死活。為了對養女的一點不可告人的念頭,裝瘋賣顛,長年攪事不休,鬧得閨女的婚禮,掘得姑爺墳頭,禍了老婆坑了娃,堪稱武家定時小炸彈。

蘇大強同志就是這種類型,一句話:建設能力極低,破壞能力極大,差不多就是個低配版的武三通。

話說,對待不同類型的老同志,得有不同的策略。

對於蕭遠山型的,你要收人家的權,就不妨政治上捧得高一點,待遇上給得足一點。奪人的里子,你就得給面子。

只要蕭老爺子肯在少林寺好好獃著,頭銜只管封,什麼聖僧、神僧,甚至金身羅漢、凈壇使者、斗戰勝佛都行。老爺子的經文,多出幾卷。老爺子的微言法語多總結一些。生活上,把標準弄得高高的,吃饅頭愛蘸紅糖蘸紅糖,愛蘸白糖蘸白糖,管夠。

可是對待蘇大強型的就不一樣了。注意,這一類老同志的折騰主要不是為權。他們也了解自己沒能力,所以並不貪權、不戀權。你看蘇大強根本不要權。

他們的折騰,一般是出於一種強烈的補償心理,覺得革命年代吃了虧、受了累、遭了管束,現在帶頭大哥大姐沒了,論資排輩也該著自己了,壓抑的需求爆發了,所以倚仗老資格,拿著老積分,要集中兌付。

他們所爭的,往往是爭存在感、爭享受、爭待遇。

對待蘇大強這類老同志,得和蕭遠山那種反著來,管住慾望,具體說就是要做到三個‌‌“戒‌‌”:政治上,戒捧得太高;生活上,戒放得太猛;待遇上,戒給得太足。

可惜蘇家的決策層糊塗,三點全犯了。

長子蘇明哲對老爸是個什麼政策呢?愚忠愚孝,搞兩個凡是,凡是老人家的訴求,就要無條件支持;凡是老人家的想法,就必須不打折地滿足。

兄弟兩個動不動表態:‌‌“一切以老爸為第一位!‌‌”這就叫典型的政治上捧得太高。還有,不想洗澡就不洗澡,給了大把現金又管不住用途,這叫生活上放得太猛;給買衣服啥的動輒‌‌“錢不是問題‌‌”,明明很健康非要保姆,這是待遇上給得太足。

這種搞法後患無窮。老同志一聽,喲呵原來一切以我為第一位啊,我是核心啊,作妖有了合法性了,有了理論依據了,折騰得更來勁了。

由於這一個重大政治失誤,導致了嚴重的後果。蘇大強如猛虎出籠、蛟龍下海,所謂一三五作死二四六作妖,蘇家從當年蘇母時代的全面壓抑,走向了全面混亂、全面崩潰。

當此時刻,蘇家很有必要開展一場真理標準的大討論、大反思:

到底是一切以老爸的面子第一?還是一切以家裡的團結、以全家人的福祉第一?

到底是一切從面子出發,還是一切從實際出發?

可是這場大討論一直遲到。蘇家人一直在拚命補漏擦屁股、揚湯止沸、左支右絀,道德口號喊得山響,卻沒有人來解決這個根本的思想問題。

這說明什麼?

一個民族、一個家庭,如果總是盛產道德家,就往往不能出產思想家;如果總是盛產陰謀家,就往往沒有政治家。

蘇家,就欠了思想家、政治家。

最後,當一個老同志作妖、挾制不住的時候,大家就會傾向於懷念當年更老的同志。

丁春秋作妖,大家就懷念無崖子。歐陽鋒作妖,大家就懷念王重陽。

由於蘇大強的猛作,蘇母本來都跌倒谷底的人氣反而一路看漲,好多人表示越來越理解蘇母了,多虧老阿姨,當年活像托塔天王,死死鎮住了這妖魔。阿姨您是怎麼做到的,不容易啊,求您再鎮一次吧!

鎮壓現場——如題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