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官方指標回暖 業界憂心全靠借貸 哈佛專家指癥結是體制 企業匯出資金限額大削九成

財新中國經濟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3月迎來2019年的首次“復甦”,不過,分析師們認為,工業增長仍舊後繼乏力,經濟形勢尚未出現根本好轉。中國財經人士表示,先活著再說,這都是以當局加槓桿借貸來驅動的。哈佛大學經濟學者認為,中國需要轉向以“消費驅動”和“內需拉動”為主的經濟增長模式。不過多年持續走高的房價讓居民的債務率直線攀升,掏空了居民消費潛力。外媒報道,中國憂慮資金外流強化管制,企業匯出資金限額大削九成。

中共憂慮資金外流;強化管制企業匯出資金;限額大削九成

香港星島日報4月2日報道說,中國政府繼續對資本流動加強管制,以減緩近期資金外流的情況。

報道引述《華爾街日報》的消息指,中國外匯管理局近期指示銀行將跨國企業通過上海自由貿易區的特別安排,匯出境外的資金上限由原本的5000萬美元,大幅調低至500萬美元。

報道指,加強限制是源於人民銀行上月開會討論跨境資金流動,提及十月時資金全部是以人民幣方式流走,引起官員警惕。

中國大陸企業亦可能受到類似限制。《金融時報》報道,當局已經草擬文件,計劃將大陸註冊企業向境外轉移的人民幣資金限制於企業股本的三成。

3月中國製造業PMI走強;經濟學家:形勢尚未根本性好轉

財新中國經濟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3月迎來2019年的首次“復甦”,帶動A股、乃至全球股市周一(4月1日)上漲。

財新傳媒和研究公司Markit周一公布,3月份財新中國通用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回升至50.8,重返枯榮線上方,並創2018年7月以來最高,顯示4個月以來中國製造業首次獲得改善。

採購經理人指數上升主要受產出推動,從2月份的49.5升至3月份的52.7。新訂單指數從50.6升至51.6,仍略低於去年的平均水平。新出口訂單指數從2月份的45.2升至47.1,由於歐洲和美國進口的中國商品較少,仍低於去年同期的49。

財新PMI和中共官方PMI數據方向走勢一致。中共國家統計局周日(3月31日)公布,3月份官方製造業PMI回升至50.5;3月份綜合PMI產出指數也升至54。

《華爾街日報》引述經濟學家觀點報道,儘管3月官方製造業指標回暖,經濟形勢尚未出現根本性好轉。

經濟學家指出,1月和2月經濟活動低迷且中美尚未解決貿易爭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第一副總裁David Lipton上周表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對全球穩定構成最大風險。

路透報道說,分析人士對所謂經濟好轉的判斷多持謹慎態度,認為3月PMI的大幅改善主要受中國皇曆新年後復工等季節性因素影響,不足以因此做出經濟已走出低谷的判斷。

華泰證券宏觀團隊李超等認為,3月PMI雖環比改善,但利潤數據較弱,說明工業生產後續乏力。

中信證券固收研究點評稱,PMI各分項指標回升幅度與歷年3月相比並不高。從產需兩端來看,生產復甦強於需求,主要受傳統皇曆新年節後復工帶動,就業指數回升幅度明顯弱於季節性水平,剔除建築業拉動效應後可能仍在走弱。

有大陸人士表示,共產黨是“拖”經濟,能拖一天算一天,以拖待變。

“經過幾個月基建刺激,PMI開始輕度反彈,為了維持後續動能,4月的減稅是必不可少;這些都是以政府加槓桿來驅動的,儘管(中共)內心不情願,但經濟壓力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先活著再說。”一名大陸財經博主分析說。

北京高喊擴內需促消費;癥結卻在當局

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報道,針對中國經濟的狀況,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首席經濟學家肯尼斯・羅格夫曾對中國大陸媒體表示,2019年是讓大家忐忑不安的一年。中國需要轉向以“消費驅動”和“內需拉動”為主的經濟增長模式。

金融危機發生的原因有很多,但表現形式有一些明顯的共性。比如資產價格崩盤,經濟復甦周期長、失業率恢復緩慢,等等。金融危機的出現就像突發性心臟病一樣,很難去預測患者什麼時候會發病。

在擴大內需潛力的這條路上,如何應對人口老齡化、居民債務率高企、收入預期欠佳等挑戰,將事關經濟能否持續發展。例如,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的年度數據,中國60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重達17.9%,其中65周歲以上的佔總人口的11.9%。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目前居民財富基本上被房地產掏空,廣大中產階級和中下收入階層被房地產套牢。

2015年之前,被房地產套牢的基本上是中上收入階層,而新一輪的樓市去庫存,特別是貨幣化以及鼓勵農民工購房,實際上將儲蓄存款相對薄弱階層的可利用資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房地產市場。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