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體系問題:摩登時代里崩潰的年輕人

堅強點,你還有女朋友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股市沖頂、格力停牌、徐翔離婚、前首富要出獄,但讓大星印象最深的,還是杭州交警的執法儀,記錄下的一個年輕人的街頭暴走。

杭州1818黃金眼的節目中放出了一個視頻,交警在文一路文菁路口執勤時,攔下了一個騎車逆行的小夥子。小夥子突然變得暴躁,摔手機、向交警下跪,歇斯底里地爬上了路邊的橋,嘶吼著:

我壓力好大。

他說自己每天加班到11、12點,女友今天忘了帶鑰匙,催他去送,公司在催他工作。

在交警的安撫下,這個年輕人平靜了下來,離開時,交警和他說如果累了就請假休息一下,他說:

請不了假的。

這種默不作聲的崩潰,是現代城市文明的一部分。很多網友留言說,從男孩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很多人羨慕他,可以找一個機會發泄出來。

他代表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當代年輕人的心理危機。

2017年,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受邀去兒子的中學進行畢業演講。他對這所貴族寄宿制學校的畢業生們說:我不祝願你們好運。

我祝福你人生旅途中時常運氣不佳,唯有如此,你才意識到概率和機遇,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

小夥子崩潰的這條路上,雲集著杭州的互聯網企業,2018年,逃離北京和上海的年輕人,大部分都選擇了杭州。

兩年前,有人到杭州的幾家公司門口掐表,看看大家都是幾點下班的。結果,看到很多人在凌晨12點以後又走進辦公大樓。

他在華為的大門外攔住了一個深夜打車的女孩兒,問她這麼晚回家老公擔心嗎?女孩兒說:

我沒有男朋友。

那個深夜暴走的男孩,起碼找到女朋友了。現代城市文明的另一個標誌,是沒有對象的年輕人。

大星之前寫過杭州小吳被世紀佳緣‌‌“套路‌‌”的故事,後來小吳並沒有停止相親,他參加了《相親才會贏》等節目,但都以失敗告終。

事後,小吳在微博上對自己相親失敗進行了反思,也對外界的一些質疑進行了回應:

八本房產證我都可以拍照!

曾經榮獲省高數競賽一等獎,略懂鋼琴,擁有八套房產的小吳,在杭州找不到對象。

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數據,在全國結婚率‌‌“排行榜‌‌”上,浙江已連續第5年排名倒數第二,今年更是創下歷史新低:5.9‰。

不但結婚率降低,結婚年齡也在推遲。杭州男性平均結婚登記年齡31.4歲,女性29.4歲。

大星研究了一下數據,發現杭州離婚數量是結婚數量的兩倍。已婚人士用實際行動,警示單身的年輕人不要再重蹈覆轍。

2018年全國的結婚率是7.2‰,也是歷史新低。往後中國年輕人往何處去,也顯而易見——鄰國日本年輕人不僅不結婚,連性生活也不要了,日本計劃生育協會委託進行的調查顯示:

有45%的24歲以下女性稱,對性接觸不感興趣,甚至反感。

日本電影資深影評人王朴石說:

這和電影里的日本不一樣啊。

與東方國家相比,城市化更徹底的美國,卻沒有出現類似日本的不婚潮。

美國記者RebeccaTraister認為,正是國家有開明進步的思想,允許人們不斷地校正它賴以立足的制度,婚姻才得以自我修正,變得更加包容、平等,從而有可能以更大的魅力吸引更多的人。

未曾在深夜裡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但如果一代年輕人都在深夜裡痛哭,那一定是某些體系出現了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