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秦臻: 陷入深度昏迷的國民

近日江蘇鹽城響水一化工廠發生大爆炸。(圖片來源:)

中國重大化學爆炸事故:

1989年黃島油庫爆炸事故

1993年深圳清水河危化品倉庫爆炸事故

2011年山東新泰化工廠燃爆事故

2015年天津港危化品倉庫爆炸事故

2019年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廠爆炸事故

三水煙花倉庫爆炸事件

崑山中榮工廠爆炸事故

前幾天查了一下近年來發生在中國的爆炸案,查到以上結果,有人說這只是報道出來的,還有很多沒有報道的。按理說爆炸的聲響,以及現場的恐怖,尤其是案發之後人們所面臨的處境,足以使人從中悟出點什麼,但昨晚看到國內的同學朋友圈裡,竟依然曬著“朋友小聚”等歲月靜好和歌舞昇平。

一股悲哀油然而生,睡眠中的人會因為些動靜而醒,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人們,竟然連爆炸這樣大的動靜也驚不醒他們的歲月靜好之夢。我不禁在想,還有什麼能驚醒他們嗎?是不是只有刀架在他們自己脖子上了,他們才會醒來?而醒來是不是也只會哀嚎而已。而一旦你撤下屠刀,他們還會對你屈膝下跪,感謝你的不殺之恩。看著在各種大爆炸,大丑聞之後人們的“淡定”,我會想起魯迅的《葯》,也會想中國人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種族。

我對歷史沒有研究,無法從歷史的角度去分析中國人,只憑對一些人們耳熟能詳的歷史故事裡感覺出來,在幾千年的封建帝制的高壓武斷政策之下的國人,早已經形成了一種麻木。而且這樣的麻木是深度的,正如“事不關己,一問搖頭三不知”,“明哲保身”等等。事實上,很多事情關乎到了自己,比如爆炸案引發的空氣污染,水源污染,隱性基因突變的風險,只是這樣的“關己”在沒有引發群體的反應之前,個人即使意識到了,也只會把頭埋進沙子里,也應了那句“槍打出頭鳥”的“金玉良言”,所以,國人怕出頭。你怕,我怕,他也怕,也就沒有人出頭,各種大爆炸就儘管炸,紅黃藍就儘管藍黃綠吧。

跟“麻木”連在一起的還有“不仁”。我看過一些文革時的故事,也聽父母講過,印象很深的是,一位領導人在被迫害期間,他的小女兒在外面挨欺負,有的孩子甚至把點燃的鞭炮塞進他小女兒的嘴裡。想起來頭皮都發麻,把鞭炮塞進他小女兒嘴裡的人那時也還是孩子,怎麼會這麼壞,這麼心狠手辣。。。還聽說很多諸如往別人嘴裡灌糞便,讓人喝尿,不讓生重病的人做手術,以至於拖到病程晚期凄慘而死。。。還有紅衛兵造反的時候對一些老人暴打,上刑等等極其狠毒惡劣的行為。日本侵略中國的時候對中國人的殘忍,讓中國人和日本人結下民族仇恨,而我們是不是也反觀一下自己,我們又是怎麼對待自己的同胞的。延續到今天的國外也是如此,有多少中國人,對待自己的同族橫眉立目,極盡惡意,而對待老外卻滿臉堆笑,極盡諂媚,一副奴才相。

我看過好多次了,國內發生一些事故的時候,國內各種群里都毫無反應。知道國內不能隨便說話,但人們似乎也真的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因為各種曬K歌,聚會,出遊的照片比比皆是,而且個個笑的相當燦爛。。。有人也試著問過他們幾次關於一些時政的看法,他們都東拉西扯,開玩笑。這讓我想起多倫多大學的九千多名中國留學生,抗議一名藏族女學生擔任學生會會長的事情,如果真是有事實說明她擔任會長不合適,倒也可以說個明白理由讓人信服,但那麼多學生沒有說理的習慣,只是習慣於因為不滿就集體在網路上進行言語上的辱罵,他們鑽民主自由的空子,把民主自由誤解成為所欲為而肆無忌憚,以為自己交了學費就成了爺。有人說他們不配享受民主自由,壓根就是些沒有頭腦的白痴,只配成為知識的機器。按理說,知識這二個字各有不同的意思,知是知道,而識是思考,是見解,合起來才是知識。有知沒有識,倒真不如不讀書。

一個是不能說話,一個是隨便說話,如果突然給那些不能說話的人以隨便說話的權利了,他們又要怎麼樣去運用這個權利呢?在利用權利的過程里,又會以怎麼樣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呢?一個或極左,或極右思維的人,面對所謂自由的時候,他會如何理解和解讀自由這個詞,是一件讓人擔心的事情。

從歷史角度深層挖掘國民特質,很早就有很多人做過,我才疏學淺就不分析什麼了。只是有時候想,對待這樣的國民,他們真的會在歷史的某一時刻成為一個理性的,包容的民族,真的會為他人著想嗎?當這個群體和這個群體的他人是數以億計的大眾,若是想讓自由回歸,需要的絕不僅僅是勇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秦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