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裴毅然:這些生活細節處讓中國可憐可嘆

——可愛的中國 至今仍是可憐的中國

所謂國家整體文化層次,究其根柢,也就是把握尺度的能力、拿捏分寸的精度。二〇一七年四月,筆者自滬赴美,卜居普林斯頓,兩年下來,深感中美豁差甚大。更令我沮喪的是:被中共劫持的中國還在逆向而行,拒不承認紅色意識形態的反動,還在以“條條道路通羅馬”對抗普世價值(人類共同經驗)。

都說山水要從細處看,對於百姓來說,當然要從制度從規則掂量一個國家的人文含量、理性質地。美國最大的先進是立國理念——以人為本,具體落實於尊重人權、正視人性,各項現代人文理念融入法規制度,滲透社會末梢,透發於各到各處的生活細節。中共大陸則顛倒過來,以黨性壓人性、以政權壓人權。

酒駕規則

同樣禁止酒駕,中國大陸要求滴酒不沾——“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而美國允許喝一小罐啤酒或一小杯紅酒。僅此一處“山水”,就能看出美國管理的人性化細膩化。美國交通管理部門認為:絕大多數美國人出門就得開車,完全剝奪駕車者的飲酒樂趣,既無必要亦太過分;經反覆嚴格測試,一罐啤酒、一小杯紅酒,並不影響駕駛員的正常判斷力,不影響行車安全,你可以“合法”地小喝一杯。別小看這一小處的“寬鬆”,體現了美國管理部門的服務意識以及價值追求方向——盡量照顧人們的幸福度。“可以小喝一杯”,也體現對絕大多數美國公民的信任,不為極少數自控能力甚差者剝奪絕大多數人的飲酒樂趣。

中國大陸以一刀切禁止酒駕,看似簡單明快,黑白分明、易於操作,恰恰折射出文化層次還處於“初級階段”——粗放簡單,缺失尊重人性追求精緻的意識。嚴厲的“滴酒不沾”,無視人慾,毫不在乎國人生活的幸福度,而挺持這一價值邏輯的,則是中共一貫的低層次赤色文化,對人權人性的蔑視。

食價書價的背後

初到美國,很驚訝美國食價的低廉,尤其驚訝蔬菜真的比肉蛋貴。有時肉蛋甚至比大陸還便宜,蔬菜則為上海的兩倍。旋即悟出這正是美國先進的一大體現。將生活必需的食品控制在低價位,美國政府管理的最成功之處,食賤惠民呵!真正的“社會主義”呵!盡量照顧低收入人群的支付能力,還有比壓低食價更實惠的嗎?

反之,美國書價很貴,一般為大陸的五倍,大陸版書籍在這兒也至少提價三倍。穀賤傷農,書賤傷士,具體落實知識產權。文革知青出身的筆者,大陸高校任教三十年(一九八四~二〇一四),從未接獲對知識的尊重,只得到對讀書人的嘲笑(從官員到知青老友)。僅兩次得到的尊重,一次香港街邊食肆,鄰座律師得知我是大陸教授(訪學香港中文大學),搶單代埋,連說“很高興認識教授”。另一次旅遊中歐,台籍導遊請我喝一杯德國啤酒,“請教授一路多跟我聊聊天,有收穫呵!”

中國大陸全方位“官本位”,重烏紗不重方帽,遺禍至今的赤色孽債,從根上切斷吾華文脈。二〇一一年,筆者初訪台灣,甚為台灣保留中華文脈竊喜。當然是大陸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我們從小一直被告知:台灣人民掙扎於“水深火熱”,等著我們這些“共產主義接班人”去拯救。

移民政策

美國立國理念來自一六二〇年的英國“五月花號”,移民政策持守至今。而所有移民種類,最重視人才移民(EB-1)。而之所以看重人才移民,乃是深深意識到人才第一,清晰知曉國家實力來自各路人才的貢獻。

美國人才移民,門徑甚寬,從科技到人文、從教育到藝術、從影視到京劇、從中餐廚師到熊貓飼養,只要有一技之長,均受歡迎,而且一路優先,即所謂“第一優先”。

筆者以六旬人文學者的眼光,深感美國當代文化的融合性,而這種海納百川的融合性,得源自高層次的國家理念——文化分泌力量,多元文化整合多種能量;不同民族文化雖有差異,畢竟凝結寶貴的歷史經驗,可砌築走向更高的文化台階。沒有人文理念的先導,規章制度不可能跟上。

可憐我的祖國大陸,竟將西方文化視“顏色滲透”,高築網路防火牆(金盾工程)摒蔽境外資訊。倒正為謬,整個滿擰,實在無法與中共掰理扯論。

平衡能力

任何法規制度都涉及利弊權衡、傾向選擇,身後都挺立價值取向,清晰體現一個國家所達到的理性層次。中美現實豁差的背後,當然都是人文差距的折射。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硬追求均產式表面“公平”,不顧均產對第一生產力(人們工作積極性)的殺傷。實踐證明,赤黨赤政致使赤禍連連(反右、大饑荒、文革、六四),“共富”只能拐向共窮(甚至共餓)。文革後,中共悄悄改轍,用資本主義救社會主義的命,但意識形態至今仍與全球普世價值對著干。五四迎納的赤色鹹水妹,遠比妖姬妲己有折騰能力,至今還在禍國。

美國十八世紀就意識到文化的融合能力,躬迎各路移民(尤其文化人),中共則至今還在彈唱民族主義,人均GDP還不到美國的五分之一,硬敢標榜“厲害了,我的國”,民間左青熱衷演出“只穿中國衣、只吃中國食、只過中國節……”,差多少?有的比嗎?仍未走出胡適早年所說:一些夜郎自大的中國人,坐著中式小舢板嘲笑人家西洋萬噸輪的缺陷。

美國夢與中國夢

近年,習近平仿習“美國夢”提出“中國夢”,內容則整個掉包。人家美國鼓勵個人奮鬥,比爾•蓋茨以擁資九百億美元體現個人價值,再以裸捐實現“共產主義”;而大陸雷鋒,每月津貼六元人民幣,日記中高嚷“解放全人類”。您會要哪一個?比爾•蓋茨通過努力奮鬥,為美國保持科技領先出力,又慈心裸捐,如此高層次公私兼顧的“美國夢”,習氏“中國夢”能比嗎?“美國夢”的價值序列兼顧個人與國家,習氏“中國夢”則是所謂“強國夢”,要國人犧牲自己成全政府,支持大撒幣以體現大國夢。你又會要哪一個“夢”?

中國大陸的落後,當然在於一項本質性缺失——政治現代化,中共還在頑固抗拒實踐證明的先進意識形態,十四億國人尚未獲得最起碼的“言論與表達的自由”、“擺脫恐懼的自由”。而且中宣部還硬敢將這種對人權的剝奪拎示炫耀,論證成“中國特色”,這、這……讀書人惟一聲潼關長嘆:可愛的中國,至今仍是可憐的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