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陰間設計師‌‌:生者和死者 我算是他們之間的橋樑

‌‌「生者和死者,我算是他們中間的橋樑,幫在世的人完成心愿,替逝去的人達成遺願。‌‌」

42歲的香港人歐陽秉志,

做紙紮這一行已經20多年了。

遊戲機、吸塵器、名牌包包、老虎機、甚至賽馬場……

在他的店鋪里,

客人能為去世的親人朋友

訂做各種生活用品。

Beyond樂隊黃家駒的弟弟黃家強,

曾經託人找他訂製了一把電吉他送給哥哥。

張國榮的粉絲也找他,

為偶像做一個‌‌“為你鍾情咖啡廳‌‌”。

因為作品暖心又有趣,

包括美國CNN、英國BBC在內的

多家媒體都對他進行過報道,

他的作品還曾經在希臘等地展出。

在阿志眼中,這些紙紮祭品都是藝術品,

雖然大部分作品最後都會被燒掉,

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可惜:

‌‌“生者和死者,

我算是他們中間的橋樑,

幫在世的人完成心愿,

替逝去的人達成遺願。‌‌”

自述|歐陽秉志編輯|莫竣威

我是一名紙紮師傅,在這一行差不多有20年的時間了。我爸爸也是做紙紮的,兩三年前,我從他手上接手了‌‌“寶華扎作‌‌”這家店,算是子承父業吧。

我有一個綽號叫做‌‌“陰間設計師‌‌”,因為我做的東西,大多數都是給逝去的人用的。

哥哥為愛好滑雪的亡妹,訂做了全套‌‌“滑雪裝備‌‌”

我們說的紙紮祭品,多數是用作祈福和祭祀的。古時候很多人相信,通過焚燒用紙做的錢財、生活用品,去世的人在陰間就可以收到和使用。當然,這種想法很迷信,但現在這種行為已經成為了一種習俗,寄託了在世者對先人的思念。

最特別:

為黃家駒做一把‌‌“吉他‌‌”

以往談起紙紮品,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會是冥幣、小洋房、僕人這些。但其實紙紮祭品不一定是很忌諱和恐怖的,也可以很新潮。

我做過很多很特別的紙紮,像任天堂遊戲機、滑雪套裝、電子煙、相機、菠蘿包、雞蛋仔、按摩椅、螳螂等等。

阿志做的‌‌“電吉他‌‌”和‌‌“擴音器‌‌”

曾經我也幫一些明星做過‌‌“設計‌‌”。大概10年前,Beyond樂隊的黃家強委託一個佛堂找到我,為他哥哥黃家駒做一把電吉他和一個擴音器。

還有一些明星的粉絲找過我,希望我幫他們的偶像打造一些東西。例如張國榮的粉絲,想我為哥哥做一個‌‌“為你鍾情咖啡廳‌‌”,梅艷芳的粉絲則想做一個旋轉舞台送給梅姐。

母親為女兒訂做的‌‌“蒙奇奇‌‌”

最暖心:

母親為去世的女兒訂做一對‌‌“蒙奇奇‌‌”

我曾經做過一對紙紮‌‌“蒙奇奇‌‌”玩偶,那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紙紮作品之一。

幾個月前,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哭著跑來我的店裡,情緒很不穩定。她跟我說,想訂做兩隻紙紮的‌‌“蒙奇奇‌‌”。

她一邊哭,一邊跟我講製作的要求,還拿了一些玩偶的圖片給我。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是給女兒訂做的。小女孩15歲,前兩天因為疾病,剛剛去世。這個媽媽說,女兒在世的時候,每晚都會抱著一對‌‌“蒙奇奇‌‌”才能入睡。她希望女兒在陰間也可以有這對玩偶陪伴著,不會孤獨。

雖然我之前沒有做過這種玩偶,但很想滿足這個媽媽的願望。於是,我上網找了‌‌“蒙奇奇‌‌”不同角度的圖片,把它們列印出來,算出比例,然後就開始嘗試做。玩偶的手是最難製作的,因為很細。最繁瑣的是毛髮部分,我是把紙剪好,然後一層一層地粘上去。

一周之後,當那位媽媽再次來到我的店鋪,見到這對‌‌“蒙奇奇‌‌”之後,心情好了很多,還稱讚我說玩偶做得很像,女兒‌‌“收到‌‌”後應該會很開心。交貨的時候,這個女士還額外給了我一個紅包,我都沒有要。

最有愛:

為愛人做一碗‌‌“米線‌‌”和一份‌‌“雞翅‌‌”

這碗米線是一個大概20來歲的男生過來訂做的,他說女朋友生前最喜歡到一家店裡吃米線,還一定要中辣腩肉口味,另外還加一份‌‌“土匪雞翅‌‌”。

為了完美複製這碗米線,我專門去到這家店裡,打包了一份米線和一份雞翅回來,然後研究怎麼做會比較像。

雞翅部分是最難做的,一開始我打算用泡沫飯盒來做,因為比較好塑形,但是這種材質燒起來會有異味。

後來我請教了我爸爸,最後我的方法是,在冰鮮雞翅外面裹上紙,用材料把外形固定,包好後,再把雞翅取出,封口,最後再上顏色。這樣做好之後會比較逼真,燒起來也沒有異味。

紙紮的‌‌“狗屋‌‌”

我也有為小動物做過東西。比較常見的就是狗屋,之前就曾接到過一個訂單,是要做一台‌‌“手提電腦‌‌”。有位先生的小貓去世了,它生前很喜歡趴在他太太的手提電腦上,所以這位先生就讓我專門做一台‌‌“電腦‌‌”,燒給他心愛的小貓。

最困難:

母親節,兒子為媽媽送‌‌“吸塵器‌‌”

有一次來了一位男士,說想訂做一台新款的吸塵器給母親。他說,媽媽曾經很想要一台,但後來生病住院,就來不及買給她。趁著母親節要到了,這個兒子就打算讓我做一台一模一樣的吸塵器,送給他過世的母親。

紙紮祭品跟實物不一樣,它裡面是中空的,所以比例要很講究。這個吸塵器上部的儲塵罐和渦輪很大,下面的部分又很薄,做成紙紮品根本沒辦法平衡,立不起來。所以我去了電器店做‌‌“實地考察‌‌”,量好尺寸,把數據記錄下來,然後拍照,認清楚各個部分的顏色。回來之後,就按照尺寸,一比一地做起來。

整個製作過程差不多一周左右,中間也修改了好幾次。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品,真正的吸塵器價格大概是5000多,我這個一比一打造的‌‌“紙質吸塵器‌‌”最後賣了2000多元。

最得意:

別人把我的作品放在家裡當擺設、做展覽

除了用來燒,還有很多人把我的作品放在家裡當擺設,甚至用作展覽。

比如說這個《星球大戰》‌‌“白武士‌‌”的頭盔,就是一個客人找我訂做的,他很喜歡這部電影,於是就找我做了這樣一個擺設。後來我又做了《變形金剛》的‌‌“擎天柱‌‌”頭盔,捨不得送給別人,就自己收藏。

阿志做的紙紮‌‌“螳螂‌‌”曾經在希臘展出

用來展覽的作品就更多了,比如便利店的收銀機、汽水機,以及微波爐。去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中秋燈會上,也有我做的一系列旗袍花燈展出。我的作品還曾經在希臘的繁殖者畫廊(The Breeder)展出過。

我是一名陰間設計師

找不到工作才做紙紮,

卻一干就是20

我從小對設計感興趣。中學畢業之後,讀了一年半的設計專業,就嘗試去找工作。那時候寫了很多很多求職信,寄到廣告公司、動漫公司,想應聘做設計師,結果都是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應。

找不到工作,我開始懷疑自己,生活也過得頹廢。每天凌晨3、4點睡覺,中午12點醒來,天天在家宅著,也不想出門。偶爾會給爸爸的店鋪幫忙收拾和送貨,但也是到了差不多打烊的時間才出來。

後來店裡有兩個老師傅退休了,於是我就想一邊幫爸爸,一邊等工作消息,開始到店裡幹活,沒想到這一干就是20年。

以前給先人的紙紮用品很傳統,例如古老的唐裝、首飾、金山銀山什麼的。我心裡一直有疑問:這些東西那麼老土,難道住在陰間的都是古人嗎?

紙紮的‌‌“滑板車‌‌”是阿志的第一件作品

正好當時香港很流行滑板車、跳舞毯、機械狗這些玩具,於是我就突發奇想,用了一些硬紙拼拼貼貼,做了跳舞毯和滑板車的紙模型出來,掛在店門口。

原本是打算吸引顧客,誰知道顧客沒來多少,反而吸引了傳媒。我們就這樣上了報紙,名氣越來越大,訂單一下子多了,紙紮也就慢慢變成了我自己的事業。

做紙紮最考驗耐性和觀察力

竹、鐵絲、紙、漿糊,是紙紮製作的主要材料,雖然沒有什麼特別,但做紙紮品最考驗的就是耐心和觀察力。

接到訂單後,我會先上網找資料和圖片,了解物品大致的模樣,有時候甚至專門會去一些店裡面看實物。

之後就開始動工了,先把草圖在紙上畫出來,然後根據需要把竹子削薄,紮起來,搭出一個立體的框架。再在外面貼上紙,塗上顏色。根據不同的東西,我還會做不同的裝飾,比如為‌‌“相機‌‌”裝上按鍵、為‌‌“收音機‌‌”裝上天線等等。

一個作品,大概要花幾天到一周的時間來完成。每一件紙紮祭品,我都很花心思,很認真去完成,雖然最後它們都會被一把火燒掉,但它們在我眼裡都是藝術品。

說實話,絕大部分來找我的顧客,都並不是開心的。親人和朋友因為各種原因離開了,祭品寄託著他們的哀思。我能做的,就是幫在世的人完成心愿,幫逝去的人達成遺願。

曾經被退貨,

我不是什麼都能做出來

這些紙紮最終會被燒掉,但這並不代表著,我的客人對產品的好壞不挑剔。儘管我很用心去做每一個作品,但有時候也會遇到退貨的情況。

我記得有一次,有客人請我訂做一個‌‌“名牌包包‌‌”。他來取貨,卻質問我為什麼這個手袋打不開,不能放東西進去。我頓時語塞。

阿志的‌‌“名牌包包‌‌”可以像真的包包一樣打開

通常我們做紙紮手袋或者衣服,拉鏈是用金色的紙模仿出來,不會使用真的拉鏈。面對來退貨的客人,我只好用刀把‌‌“包包‌‌”割開,將一條真的拉鏈黏上去,這樣就可以拉開了。

自此以後,每逢有顧客過來找我做手袋、錢包,我都會問客人需不需要做成可以打開的。

我也不是什麼都能做出來,前一陣子有個人跑到我的店裡,問我可不可以幫忙做一個紙紮的迪士尼公園,裡面要有全部的機動遊戲設施。還有一個顧客,提出要做全套的‌‌“健身器材‌‌”……都被我拒絕了。

生者和死者,

我是他們中間的橋樑

香港有一個網路詞語叫做‌‌“廢青‌‌”,就是廢掉的青年,特指那些對社會沒什麼貢獻的年輕人。我想我以前就是一個‌‌“廢青‌‌”。每天遊手好閒、無所事事,也沒有學歷,找不到工作。

直到做了這些新潮的紙紮祭品後,我才發現了自己的長處。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挺有意義的,陽間和陰間,生者和死者,我算是他們中間的橋樑。當然,每一個人應該對身邊的親人、朋友都好一點,不要說等他不在的時候,才來彌補虧欠。

因為紙紮,我也會收到不同傳媒的採訪邀請。以前我膽子很小,從來不敢在鏡頭面前講話。後來就慢慢習慣了,英國BBC、美國CNN、日本的媒體都來採訪過我。一些台灣、日本的手工藝人,還來香港拜訪我‌‌“偷師‌‌”,這一切都是沒有想到過的。

雖然我在現實生活中,當不了設計師,但我幫陰間的人做設計,算是實現了理想。我想,我應該在‌‌“那邊‌‌”很出名的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一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