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高層告密互咬 鄧小平陳雲告密導致高崗下台自殺

——毛澤東為何急於解決高崗問題?高崗遺孀說出內幕

高崗與李力群在延安合影。(網路圖片)

一個曾經被毛澤東稱為“可以管20年”的高崗,在進入北京不到二年時間裡,就被黨內政治鬥爭的漩渦淹沒。其中隱藏了哪些內幕,看看高崗的遺孀怎麼說……

黨內思想鬥爭公開化毛利用高崗牽制劉少奇

1952年底,中央提出設立國家計劃委員會,任命高崗擔任主席。陳雲同志親自到瀋陽向高崗宣布任命。高崗對陳雲講:你對經濟工作有經驗,資格也老,還是你來當家,我給你當助手。陳雲說:這是中央定的,你這幾年在東北幹得好,工業搞上去了,方針、路線都執行的好,毛澤東信任你,說你可以管20年。你不要再推脫了。有事可以找我商量。

高崗在主持國家經濟的重組和發展中,不可避免地捲入了黨內核心層早已存在,並日益激烈的思想鬥爭。這一方面有高崗自身的思想意識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的這些思想主要是來自於毛澤東對他的談話和歷史上他對毛澤東的敬仰。這些談話,對一個長期從事地方工作,思想樸素,缺少政治鬥爭經驗的人來說,很容易達成共識。毛澤東與高崗的談話反映出毛對中央一些領導同志的不滿,對黨內一些同志不努力執行中央的政治路線,出現兩種聲音感到焦慮。

其實,早在1948年高崗被中央召回西柏坡彙報東北局工作時,高崗就隱隱感到中央內部對路線有不同意見的。高崗第一次從毛那裡聽到有關毛澤東對劉少奇的意見,主席認為:劉少奇不怎麼穩,提出和平民主新階段;在負責中央工委時領導土地改革中有“左”傾;缺乏建設根據地的經驗,也沒有搞過軍隊工作等等。這些看法都是高崗在向主席彙報東北情況時毛澤東提出來的,高崗認為這些都是毛澤東、黨中央對東北局三年工作的肯定,說清楚了,高崗很高興。後來,高崗在恢復東北的經濟建設中,忠實地執行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精神,對農業、工業、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提出對資產階級工商業進行“限制、利用、改造”的方針;提出優先發展重工業;主張農村發展互助合作;在政治上開展“三反五反”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等等都得益於他在西柏坡時與毛澤東的談話。

毛澤東對高崗講:劉少奇進城後沒有作多少工作,對主席幫助不大;搞分散主義,自己批發文件,想架空主席;尤其是主席講到“劉少奇思想不合拍,停留在新民主主義階段,沒有搞社會主義的思想準備。必要時,要推他、拉他走社會主義,實在不行,就得讓他挪挪位子”,並在談話中流露出對劉少奇歷史上的懷疑時,高崗才真正感到黨內思想鬥爭的激烈,並自覺地站在毛澤東一邊。

1953年3月至6月間,毛澤東多次說他身體不好,年紀大了,讓中央的領導醞釀一下,由誰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這時,中央已經實行日常工作由劉少奇、周恩來、高崗輪流值班制)。高崗就此事找過陳雲商量。高崗明確表示不同意設總書記,建議多設幾個副主席,實行集體領導。陳雲完全同意高崗的意見,並讓高崗在中央會議上先提出來。陳雲對高崗說:可以搞輪流制,你一個我一個,林彪也可以參加,這樣可以避免片面,出現差錯也能及時糾正。

七屆四中全會前後毛澤東突然轉向

1953年的12月24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突然提出“黨內有一個資產階級的司令部”,說出:“東郊民巷車水馬龍,新華門門可羅雀”的驚人駭語,把矛頭直接指向他曾經在中央會議上多次表揚的高崗。

1954年2月6日至2月10日在北京召開七屆四中全會,包括高崗在內的許多領導同志在會議上都作了自我批評,會議作出加強黨內團結的決議。四中全會結束的第二天就召開“高崗問題座談會”。毛澤東這兩個會都沒有參加。座談會採用了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黨內鬥爭方式,對高崗搞突然襲擊,會議氣氛恐怖緊張,有32個人在會上作了發言(早已準備好了)。陳雲首先發言,揭發高崗曾經對他說過:中央多設幾個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林彪也可以當。把兩個人對中央人事安排交換意見說成是高崗有陰謀篡黨奪權的企圖。

高崗當即反駁說:這話是你對我說的。會議主持人周恩來嚴厲地制止高崗再說下去。第二個發言的是劉亞樓,他揭發高崗在東北戰爭時期私下與蘇聯人談了三天三夜,提供情報,裡通外國。高崗生氣地說:你真會造謠,我連俄文都不懂,談個屁!會場一片噓笑。

其中陳正人揭發了高崗反對劉少奇的大量言行,說高崗有野心,想把劉少奇搞倒,自己做毛澤東的助手,高崗憤怒地說:你在東北時期就對劉少奇意見一大把,到處散布對劉少奇的不滿,以老資格自居,對劉少奇不讓你當組織部長耿耿於懷,你怎麼不說你自己反對劉少奇!座談會上,只許別人揭發批判高崗,不聽高崗解釋反駁,高崗被上綱上線地定為“陰謀篡黨奪權”、“陰謀分裂黨”。

高崗不承認揭發的都是事實,認為許多事情都是對他的誣陷,要求中央對質,拿出證據,更不承認對劉少奇提意見就是要反黨奪權。座談會上揭發的情況顯然對毛澤東不利,大有高崗是毛澤東指使所從事反黨、分裂黨的活動的“嫌疑”,使毛澤東始料不及。當鄧小平代表中央去杭州向毛澤東彙報座談會的情況後,毛澤東作出“公開揭露”的意見。“公開揭露”把高崗的問題升級了,從批評與自我批評的黨的民主生活升級到政治鬥爭。

“高饒反黨聯盟”事件的成因是非常複雜的,這一件事是由毛澤東在1953年12月24日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起的,可是毛澤東在1954年2月為四中全會制定的開會方針又與他在12月24日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有了很大的轉變。

毛澤東反覆強調“不展開對犯錯同志的批評,等待覺悟”,強調發言人數要少。毛澤東要求把會議壓縮到兩天時間,要各派力量都作自我批評,避免擴大化,提出不搞“對質”,並說:“高崗的目的是要過關”,讓他過關。毛澤東態度的轉變,表明毛澤東的洞察力已經感覺到事態的發展隱蓋著另外一種傾向。

1954年發生在中國共產黨的事件,發人深省。歷史就開了這樣一場玩笑,1954年代表中央正確路線的劉少奇,在1968年,同樣在黨的代表大會上,同樣的被用“陰謀篡黨奪權”的罪名而被“永遠開除出黨”。當然為劉少奇羅列的“罪狀”有幾大本,而為高崗羅列的“罪狀”,我們在1953年所看到的中央對“高饒反黨集團”所作的政治報告中,除了大帽子外,沒有能拿出令人信服的事實。

1953年12月24日毛澤東提出中央“有兩個司令部”

1953年,是什麼原因使毛澤東突然改變了對高崗的信任,急於要解決高崗的問題呢?

1953年12月15日,毛在他的住處召集會議。毛講:我要帶秀才們去南方寫“憲法”。我走後,中央由誰主持?是由少奇主持,還是輪流主持?周恩來提出還是由少奇主持;劉少奇說:還是輪流吧;朱老總當場表示同意,說:“輪流好”;高崗表示同意輪流;鄧小平同意由少奇主持,陳雲也參加了這次會議,陳雲表態同意由少奇主持。主席最後說:“你們可以互相交流一下,以後再定。”

會議結束後,發生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從主席家到停車場,在等車的時候,高崗對鄧小平講:主席去南方後,中央的工作輪流主持比較好。鄧小平說:還是少奇主持好。高崗又說:總理主持好一些。鄧小平說:總理事務性工作多,還是由少奇主持好(當時高崗的警衛員也在場)。

另一件事,是高崗沒有坐自己的車,而是搭陳雲的車去了陳雲家,到陳雲家後,高崗問陳云:“你怎麼在會議上又是另一個態度?我高崗對你陳雲是真心實意地交換意見,將主席給我說的話都告訴你,你也表示同意主席的意見。今天,你在會議上跟著同意由少奇主持。你跟我是怎麼說的,你也同意輪流嘛!你說這樣可以體現集體領導,避免片面和錯誤。可你到會議上就變了,你和我講的話都忘了嗎?你還讓我在主席面前給你說好話,你讓我怎麼交待!”陳雲講:“我怎麼知道老毛是怎麼想的。”兩個人爭的不歡而散。高崗回到家中顯得非常激動,他對我說:“主席從1942年開始就對陳雲不信任,說他是老牌機會主義,關鍵時候,他就拉稀(生病),我還老給他在主席面前說好話。”

從現在的文獻記載看,鄧小平和陳雲同志1953年12月15日主席召集的會議後,都向毛報告過高崗的情況。使毛認為有必要召開一次會議,解決黨內團結的問題。

1953年12月24日,在毛澤東離京前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建議召開四中全會,解決黨的團結問題。主席說:“現在北京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以我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陽風,燒陽火,一個是以別人為司令的司令部,叫做刮陰風,燒陰火,一股地下水。”毛澤東還講了一句話:“東郊民巷8號車水馬龍,新華門門可羅雀”,誰都知道這是說的高崗。主席講完這番話,當天夜裡就離京去了杭州。

那麼鄧小平和陳雲都向主席報告了什麼話,使毛澤東在短短的十天時間裡,突然改變了對高崗的態度呢?我認真閱讀了鄧小平同志1980年3月19日在接見胡耀邦、胡喬木、鄧力群的談話,找到了一些答案。鄧小平講到:高崗對西南,他採用拉攏的辦法,正式和我談判,說劉少奇不成熟,要爭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少奇同志……陳雲和我才覺得問題嚴重,立即向毛澤東反映、引起毛澤東的注意。這證實了鄧小平向主席報告的時間和主席對高崗的態度轉變的時間是在12月15日到24日之間發生的,這是其一;鄧小平向主席報告的內容該是:“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也得到彭德懷同志的支持,才敢於放手這麼搞。那時候六個大區,他得到四個大區的支持。”

鄧小平在主席離京之前對主席的這番“忠言”無異於醍醐灌頂:軍隊高級將領支持高崗,六個大區有四個大區支持高崗。使毛澤東感到事態嚴重。毛澤東12月24日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突然提出中央“有兩個司令部”而使黨內政治空氣陡然緊張起來。1954年4月,在高崗問題座談會期間,中央政治局還做出決定,撤銷了各大行政區黨政機構,使事態更加嚴峻,連羅榮桓同志的住處都派部隊監控起來了。四中全會後,解決黨內的團結問題已經演變成政治事件。

我這樣提出問題是有依據的。高崗到中央後,與鄧小平的直接對話僅有兩次。第一次,是在1953年2月,鄧小平主動來高崗家中與高崗商談農村經濟政策問題,兩個人談得很融洽。

第二次,就是1953年12月15日會議後,高崗在停車場與鄧小平就“輪流”問題交流了一下意見,高崗從來沒有為“拉攏西南局”與鄧小平有過其它“正式談判”。雙方也沒有時間談到劉少奇的歷史地位這樣重大的題材。1980年3月19日在接見胡耀邦、胡喬木、鄧力群的談話內容是鄧小平自己所說的,即高崗與鄧小平“正式談判”,鄧小平向主席“反映”,“引起主席的注意”,時間應該是對得上的。另外,主席在1955年3月31日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的講話中說,他是“到1953年秋冬才發現他們的,這也證明主席對高崗態度轉變的時間。

鄧小平的這次講話中還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信息,他說:“高崗敢於那樣出來活動,老人家也有責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對少奇同志、總理有意見,……高崗批評少奇同志的東西,不是完全批評錯的,有批評對了的。”這些話客觀地描述了當時黨內的不同意見和鬥爭都是由毛澤東來指揮的。

陳雲到主席那裡報告高崗的問題,應該是在主席聽過鄧小平的報告後,讓陳雲來,聽聽陳雲的意見。陳雲向主席承認他與高崗交流過中央人選,並向主席透露,高崗不同意設總書記,提出多設幾個副主席,說:“你一個,我一個,林彪也可以當。”主席聽過以後,勃然大怒,讓陳雲立即去杭州找林彪談話,並說:林彪不與高崗決裂,我就與林彪決裂!陳雲感到事情嚴重了,很快轉變了態度。

關鍵時刻陳雲出賣高崗

四中全會結束後,馬上就召開高崗問題座談會。陳雲在高崗座談會上首先發言,把他與高崗之間醞釀中央副主席人選的意見公開化,並作為指責高崗陰謀篡黨奪權的根據,是高崗沒有想到的。高崗對陳雲的做法感到極大憤怒。尤其是陳雲把他們兩個人之間交流的意見統統指責為高崗說的,以洗清自己,使高崗突然失去了真實感。

2月16日,陳雲來到家裡和高崗談話,這次兩個人徹底談崩了。陳雲要高崗承認“你一個,我一個”是高崗說的,高崗質問陳雲,“你一個,我一個”明明是你說的,為什麼你要說是我說的,你是在出賣我。高崗連“主席說你鷹鼻子,會看形勢,我高崗還不相信,上了你的當”這種話都說出來了。兩個人吵得臉紅脖子粗的,氣氛很緊張,陳雲走時,高崗也不去送他,是我和秘書趙家梁送他下的樓。

毛澤東沒有參加四中全會,但是,他後來多次談過高崗的問題。這些談話有批評的,也有反思的,各個歷史時期都不同,使人捉摸不定。但是有一件事可以看出毛澤東對高崗的感情,就是在高崗去世的當天,毛就打來電話到家裡,要求中央對高崗要“善殮厚葬,用上等棺木”,指示中組部“對高崗的子女,由組織上撫養”,這是周恩來在事情現場(東郊民巷8號)接的電話,併當著大家的面宣布的,當時在京的中央領導除劉少奇、彭真等外,基本都在現場。

一個曾經被毛澤東稱為“可以管20年”的高崗,在進京不到二年時間裡,就被黨內政治鬥爭的漩渦淹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