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石樓: 華裔教授單槍匹馬 將孔子學院拒於校門外

——原標題:我是怎樣阻擋孔子學院進校的

中共假孔子之名為其塗脂抹粉(FRED DUFOUR/AFP/)

我在美國的一個州立大學任教。五年前,聽說中國的一所大學正在和我校討論建立孔子學院的意向,起初我並沒有太認真,以為是謠傳。直到得知那個大學的一個代表團來我校訪問,才引起警覺:“它真的要來了!”在中國長大的我對於共產黨的惡劣和討厭有著深刻的體會。我現在到了美國,好不容易躲開它了。嘿,它又追來了。“得做點兒什麼保護我自己的工作環境”,我對自己說。

我上網找了兩篇比較客觀的報道孔子學院的文章,印了出來。這兩篇文章講到孔子學院的由來和發展,講到孔子學院的禁止的話題、對員工的控制、以及所在美國大學常常為了不得罪孔子學院而自律、自設言論和活動禁區,以及為什麼芝加哥大學的教授要求關閉孔子學院。

我把那兩篇文章遞給了學校教授會(Faculty Senate)的主席和副主席。他們對孔子學院所知不多。我請他們閱讀這兩篇文章和網上的更多的有關孔子學院的文章。我對他們說,教授會現在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但是一旦有準確消息,學校在考慮孔子學院進入我們學校,教授會一定要堅持參與決策,不能讓校長一個人說了算。因為它關係到“學術自由”的問題,而“學術自由”是教授會關心的最重要問題之一。教授會的主席和副主席都欣然答應我的要求。

然後,我去校長辦公室約見校長,約見目的是“談孔子學院”。我只是約見了校長一個人。到了談話那一天,發現校長把教務長和我所在分院的院長都找了去。我猜想那是由於學校正在積極考慮孔子學院在我校建校的問題,校長知道我來自中國,以為我是去幫助推進這件事。

談話開始,校長談到他前幾個月去中國的訪問。我把我印出來的兩篇文章給他,問他是不是知道孔子學院的官方背景。他說知道,是“漢辦”。我說“漢辦”的後面是中國政府的教育部和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部。校長說他知曉中國的大學和政府的關係。我對他們說:“宣傳部是幹什麼的?-看看在哪些國家有宣傳部就夠了:納粹德國、前蘇聯、現北朝鮮、和中國。”

我列舉了孔子學院的一些禁區:人權、民主、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六四問題、西藏問題、朝鮮戰爭、批評中共等。共產黨在國內禁止的話題都是在美國的孔子學院的禁忌。我提醒他們說,我聽說哲學系正在邀請達賴喇嘛的助手來校做講座;這是孔子學院不能容忍的,校方恐怕得考慮“自律”切割這個項目了。

我說如果美國聯邦政府或者州政府要在我們學校設立一個獨立於我們學校的什麼“政府學院”,我們一定不會答應,以示我們的大學的“學術獨立和學術自由”原則,即使我們是州立大學。事實上哪個美國的大學也不會答應。但是為數不少的美國大學現在卻允許一個外國的政府在自己的學校開辦“孔子學院”,而那個政府還是一個專制政府!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嗎?

校長在聽,沒有提出異議。

最後我提出要求:“如果考慮在我校建立孔子學院,一定要有校教授會的批准。因為這關係到學術獨立、學術自由的問題。我已經和教授會的主席和副主席談過,他們贊同我的要求。”校長表示,他會認真考慮。

對校長來說,我對於孔子學院怎麼看,只是一個教授的看法,不大會對他是否引進孔子學院起多大作用。但是當我告訴他教授會已經知道並且要求進入決策過程,這就給校長設置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大障礙。

引進孔子學院的決策過程在美國高校是一個灰色地帶,可以由校長和校董事會拍板,而不必須通過教授會。我所知道的幾個引進孔子學院的例子中,都是學校最高管理層決定,沒有通過教授會。但是當“學術獨立和學術自由”被明確提出來,它就成了校長和教授會都必須認真面對的不能繞開的問題,教授會的批准就必須進入決策過程。我想我們的校長多半會知難而退。即使他把這個問題交給教授會討論,我會在辯論中提出“為什麼我們不許自己的國家的民選政府在我校建立學院,卻允許一個專制的外國政府在我校建立學院”的問題,恐怕沒有哪個擁護派能夠給出圓滿的回答。

那次談話以後,我再沒有聽到孔子學院要來我校的進一步消息,直到現在。

這一兩年孔子學院已經不具有當年的攻城掠地的洶洶氣勢。但是中共宣傳部不會善罷甘休,它會利用美國高校缺錢和校長們的“政績”心理,組織下一波攻勢。我寫這篇小文,意在和美國高校中熱愛自由而不喜歡中共的教授們分享我的經驗:

(1)不引狼入室。盡量將孔子學院這類東西擋在門外,一旦進來了再趕出去就難了。

(2)為了達到將孔子學院這類東西擋在門外的目的,不需要“發動群眾”、徵集簽名、示威遊行等活動,只需自己一個人即可。

(3)以“學術自由”提起教授會的注意,使教授會承諾參與引進孔子學院的決策過程。然後知會學校最高層管理:引進孔子學院必須得到教授會的批准。使最高層管理知難而退。萬一它不退,在教授會的辯論中擁護派也很難在道理上佔得上風。

保護自己的工作環境的自由和清新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從我做起,而且它不難辦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