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伯仁:台灣已陷入中共有計劃滲透統戰的危境中

——假新聞害雙林

瑞典哥登堡大學主持的V-Dem資料庫最新調查資料顯示,台灣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的程度高居世界第一,超過第二名逾倍,屬“超重災區”,此項調查是針對“外國”發動攻擊的假資訊而言,但從近年國內新聞及網路媒體出現的發自國內的“假新聞”和“假訊息”也是滿天飛,甚至當做政治選舉的“利器”,尤其匿名上網因個資法的“保護”,以致無法無天,政府目前正研訂防制之道,應把匿名惡意假訊息,亦列為防治處罰對象,否則台灣真會淪為弱肉強食的叢林。

台灣早在沒有網路平台時,每遇選舉,還是有所謂“放毒小組”口耳相傳或透過報紙放送,達到抹黑栽贓目的,所以選罷法有“以不實消息,意圖使人不當選”的條文,比妨礙名譽罪行重多了,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況且長期以來,“法院是國民黨開的”不論主客觀都是事實,所以選罷法規定形同具文,並不能保護合法候選人免於抹黑栽贓。

例如二十多年前,台灣環保先驅林俊義博士(東海大學教授),在台中市競選市長,有一天,我那就讀女中的女兒從學校回來,氣噴噴告訴我:“不要選林俊義了”,令我大吃一驚,因小女和林教授也有數面之緣,怎會氣得變臉?原來學校老師告訴她們,林在政見會公開說,要“摸女生的奶”,我聽了更加駭異,追查結果,林是前一天在政見會以“嘴念經、手摸奶”的俗語,來批評對手言行不一,但經對方陣營“放毒小組”聽聞,馬上“扭曲”為林要摸女生的奶,並馬上由某陣營新聞小組第一時間傳遍各報社,加以渲染,學校“黨師”則配合在課堂上洗腦,於是文質彬彬的林教授候選人,一夜之間變成“大色狼”,他費盡唇舌,愈描愈黑,類似謠言也廣在市場耳語,還加一句評語:“不是鬼”,這樣子的市長選戰選得下去嗎?

2018年台中巿長林佳龍尋求連任,輸得很莫名其妙,首先當然和政治大環境有關,但網路不實消息,亦讓他吃足苦頭,難以反擊。他競選第一屆,因是賃屋而住,被攻擊心不在台中,於是尋求連任時,買一價位約七千萬之新大樓入住,(牽手廖婉如娘家屬奇美集團,積蓄雄厚,並非什麼秘密),於是網路(主要在各寶可夢群組)大量出現匿名攻擊:當市長真好賺,四年不到就賺了七千萬;台中空氣污染,市長自己花大錢買“防塵屋”,當然不用管一般市民了;市政府花幾十億辦世界花博,林佳龍一律抽三成,夠本了,不用再當市長了;“山手線”交通建設就是要拿回扣,才那麼積極;取消老人健保補助,十多億用到那裡去?大概放到手口袋了……

林佳龍陣營當也知道有這些假新聞和謠言,但怕愈解釋謠言愈多,愈描愈黑,疲於奔命,也無從解釋起,乾脆“冷處理”,於是,透過群組,謠言愈傳愈廣,連學童也湊一腳,在學校也大談“防塵屋”長得什麼樣子,而我一位平常不關心政治新聞的法律事務所女助理的朋友,居然也半信半疑,問我林佳龍住防塵屋有無其事?如此一來,我知大勢不妙,沒想到被大翻盤,這是實例,林俊義和林佳龍都深受其害。

或有謂,選罷法有規定以不實消息攻擊候選人,得負妨礙選舉之責,但選舉如迅雷,等選舉官司打完,選舉早就結束了,抹黑栽贓都已生效,還能彌補嗎?其二,現在網路得采匿名上網,依據個資法相關及查址相關規定,縱使有網址,除非涉及三年以上重罪或情況緊急之要項,否則縱使報案控告,檢警還是沒有權力去查lP址使用人是誰,並進一歩追究,控告即不了了之。有人說,台灣的個資法有時候是專門保護歹人的,此說也不無道理,在網路,只要用化名、匿名,再怎麼罵人三字經、五字經,都沒事的,一般恐嚇,因非重罪,也是得以躱在個資法的保護下,以遂邪惡,當有人主張“實名制”時,不但技術上不可行,“言論自由”大鎚就揮了下來,當敵人有計劃來台灣宣傳“武統”和像台中市舉行統一遊行,都是“言論自由”的情況下,各種統戰假新聞和謠言,當然在各地大搖大擺,像蔡英文到嘉義勘災,也被嗆坦克車全副武裝,查獲也以“開玩笑”縱放了事。

“對壞人的縱放,就是對好人的打擊”,目前的台灣,已是陷入中共有計劃滲透統戰的危境中,網路這一塊,尤其重要,但“軟弱無能”卻是相對錶症,國安單位再不猛然覺醒,有效作為,台灣將喪於無煙硝的滲透統戰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