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你不知道的太平天國深得人心 曾國藩兄弟才是真正的殺人惡魔

曾國藩的政策,被史學家范文瀾稱之為「獸性報復」,以立威並「振奮士氣」,屠殺手段極其殘忍。但凡抓獲太平軍俘虜,一律活挖眼珠,再凌遲處死。甚至他曾經親自下令,讓士兵活割太平軍俘虜的肉吞下,作為一種勝利的宣示。

 

 

近些年,也不知道吹了一股兒什麼風,原先作惡多端的滿清政府,成了“我大清”,進步的太平天國運動成了一群只知道殺人作惡的邪教分子,而沾滿太平天國人鮮血的曾國藩,竟然成了人們津津樂道的“聖賢”,連“三不朽”都出來了。

一、太平天國真的四處作惡?

 

 

洪秀全雕像

首先我們要知道,太平天國運動,其本質是漢族同胞的救亡運動,而不是邪教活動。自滿清入關以來,滿清政府一直對廣大漢族同胞實行歧視、欺壓,當然漢族的抵抗也從未停止。直到光緒年間,滿清宮中依然通行滿語,重大文件依舊以滿文為準,很多貝勒王子更是對漢字漢語不屑一顧。

鴉片戰爭時期,滿洲鑲白旗將領海齡駐守鎮江,在大敵當前之際,他在整飭防務的同時還幹了一件事,那就是把鎮江一帶的漢人全部殺了。理由便是認為天下是滿洲等八旗的天下,不是漢人的天下,敵人一來,漢人必然不會向著滿人,留著無用,不如殺盡。

其實在鴉片戰爭時期,清軍與英軍的武器代差並不明顯。

清軍敗的慘,主要原因在於體制落後,以及民眾沒有歸屬感。

由此,滿漢矛盾、隔閡可見一斑。

另外,此時的滿清已經內外交困,土地兼并十分嚴重。士大夫階層墮落為滿清統治者的牛頭犬,再幫助八旗族人維持統治的過程中,大肆斂取財物,百姓苦不堪言。“康乾盛世”之後,饑荒連連,人民的收入每況愈下。

所以,洪楊二人的“金田起義”,絕對是正義的,合理的。只不過在起義謀劃的前期,披了一層宗教的外衣罷了。陳勝吳廣起義,有“篝火狐鳴、魚腹丹書”,劉邦有“斬白蛇”,明朝的建立有明教的因素,就連滿清自己,還不是在薩滿教和藏傳佛教的幫助下得了天下?

當然,太平天國因為內部鬥爭等原因沒有及時的徹底去宗教化,是導致他失敗的一個原因,但是這不足以影響太平天國起義的合法性。

那麼,太平天國真的四處作惡嗎?

首先我們要承認,古代沒有哪一支軍隊能夠做到完全自律,就是現在都不可能。但是,目前一些對太平軍的污衊,實在太過低級。當然,這些污衊也不是當今的人們所編造,而是晚清那些維護滿清八旗統治的奴才們的敘述。

謠言一:太平天國排斥中國傳統文化,排斥儒家思想,焚毀孔廟等傳統建築,破壞禮教。

在太平天國運動的謀劃時期,太平天國里的人為了顯示自己和士大夫階層的決裂,曾經有一些“反孔”的言行。但是,進駐南京之後,太平天國高層很快確立了對儒家思想的正確評價。

他們對當時的“儒家思想”進行了一些刪改,選取四書五經的篇目,編為新的教材,宣傳平等自由的思想。太平天國還曾經試圖搞西式教育,可惜因為缺乏人才而暫緩,只得繼續科舉取士。連科舉都有了,你說他不尊重中國傳統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天國的科舉不僅有男性參與,還首創女科,女性第一次可以平等的參與國家事務,這可是中國歷史上破天荒的第一遭。於是,1853年,中國誕生了第一位女狀元傅善祥。

對於中國傳統當中存有的陋習,太平天國的態度十分堅決。例如說如今還存在的賭博,在太平天國時期基本上是看不到的。當地有個書館教師在日記里記道:“餘生三十年,目不見賭,獨有此時。竊思長毛號令,清時地方官所不逮也。”

這能算排斥中國傳統文化?

至於毀損建築,有一條說太平天國毀了明孝陵。這真是大大的冤枉,這事,百分百是滿清政府幹的。別的不說,清軍的江南大營,就在孝陵衛駐紮呢,太平軍還有心思去拆?

謠言二:太平天國極盡作惡之能事,四處燒殺搶掠。

在當時,有一位英國軍官名叫呤唎,對太平天國充滿了好奇,打算前往太平天國佔領地區一探究竟。滿清官員就提醒他說,太平軍都是紅色長毛的吃人魔鬼,勸他不要成行。

在前往太平軍轄區的前夜,一艘小船把一箱箱的現銀載到了商船上,呤唎大吃一驚,他叫道:“怎麼能帶著現銀在叛徒中間往來?”

船長告訴他:“當然可以。”

呤唎覺得:如果太平軍果真是“殺人放火的土匪”,那麼他們的轄區內就無法大量的生產絲,而且經驗豐富的商船也不會帶大筆的現銀過去做生意。(呤唎著《太平天國親歷記》)

於是,他欣然前往太平天國地區。進入太平軍轄區後,呤唎經過許多村莊,“全都繁榮興旺”,盛澤鎮留給他的印象尤其深刻,“這裡似乎是一個巨大的商務中心……居房達五千戶以上,商店鱗次櫛比。”太平軍對呤唎的態度也都很友好,使呤唎對他們有“一種神秘的同情”,並且“喜歡他們”。

想起之前的經歷,呤唎覺得“滿清奴役下的任何一個中國人的面部都表現了蠢笨、冷淡,沒有表情,沒有智慧,只有類似半狡猾半恐懼的奴隸態度”;在太平天國區域的人們則正好相反,“整個品格,無論在體質上、道德上,都顯出同樣驚人的優越性”。

不僅如此,實際上,通過查閱中外貿易往來記錄可以得知,在太平天國統治南方的那些年裡,上海港對外貿易有增無減,只要沒有經歷戰火,各地經濟都能長足發展。1863年,上海港出口茶葉為1200萬磅,比1858年翻了一番。1862年,在上海報關的輪船180艘,上海港進口關稅收入為3370114兩,兩碼頭收入51960兩,極其繁榮。(數字錄自英國下議院統計系議員所著《1833~1865年對華貿易的進展》和統計系所發行的《中國大陸貿易報》)

還有一些記載也能證明謠言的可笑:

李秀成進了蘇州後,獎勵了太平軍中鎮壓胡作非為者,還發布了三條法令:“(一)士兵不得殺害或殺戮百姓;(二)禁止殺戮牲畜;(三)禁止焚燒房屋。凡違反上述任何一條法令者,皆處以死刑。”

就連站在清廷那一邊的容閎也表示,他在路途中的確見到一些太平軍將士因縱火、劫掠、盜竊和虐待人民被太平軍高層處以死刑。

而太平天國的治國能力,也是腐朽的滿清王朝所不能比擬。

例如在太平天國的經濟中心蘇福省商業繁盛的情況,據親見的蘇州人王韜說:“盛於未亂時倍蓰”,就是說遠遠超過清朝統治時期。商業的繁榮,標誌著農業、手工業生產的提高。常熟報恩牌坊碑序描寫得好:“禾苗布帛,均出以時,士、農、工、商,各安其業,平租佣之額賦。”太平天國統治下的蘇福省,到處出現一片豐年景象。蘇福的商業得到空前的繁榮,就是那些士大夫們,也不得不私下感歡。

而且,很多境外資料也顯示,太平天國在統治江浙地區的時候,中外的貿易量連年激增,從清朝閉關鎖國以來外貿沉寂的局面被徹底打破。

但有一個事實是,太平天國再被滿清和列強勢力絞殺之後,清廷統計人口,發現戰亂導致了至少七千萬的人口損失,尤其是南京城,幾乎成了一座空城,眾多古建築蕩然無存。這是為什麼呢?滿清政府自然會把這筆賬算在了太平天國頭上,但是事實如何呢?

二、曾國藩才是劊子手!

 

 

曾國藩畫像

我們先來看一段記載:頃來金陵,見滿地荒寒現象。本地人言:“髮匪(指太平軍,按清方稱謂)據城時,並未焚殺,百姓安堵如故。終以為彼叛匪也,故日盼官軍之至,不料官軍一破城,見人即殺,見屋即燒,子女玉帛,掃數悉入於湘軍,而金陵永窮矣。”至今父老言之,猶深憤恨。

這是清末改革家譚嗣同記載的南京城,這時距離太平天國南京陷落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但是倖存的百姓依舊對入城的滿清“官軍”有著深深的憤恨。

而這個官軍,不是別人,正是曾國藩所率領的湘軍。

曾國藩之弟曾國荃,是安慶、南京等地屠城行動的策劃者之一。

其實,這事本來就是有腳趾頭就能想出來的,太平天國就算再混蛋,沒事在自己的首都搞屠殺幹什麼?

你要說這還只是回憶,那我就再給大家看看當時的記載。

城內“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擔又無窖可挖者,盡遭殺死……其幼孩未滿二三歲者亦砍戮以為戲,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老者無不負傷,或十餘刀,數十刀,哀號之聲,達於四遠……自湘軍平賊以來,南民如水益深,如火益熱。……城內自偽宮逆府以及民房悉付一炷。……萬室焚燒,百物盪盡,而貢院倖存。……群屍山積……白骨山積……自五季以來,生靈塗炭,殆無逾於今日。

這段記載,出自曾國藩的幕僚趙烈文所寫的日記,描寫的慘狀,比之幾十年後的南京大屠殺,我想有過之而無不及。湘軍自己的記載,總該可信了吧?

而南京之屠,僅僅是曾國藩軍隊劣跡的九牛一毛。譚嗣同還記載說:湘軍以戮民為義,城邑一經湘軍之所謂克複,借搜緝捕匪為名,無良秀皆膏之於鋒刃,乘勢淫擄焚掠,無所不至,卷東南數省之精髓,悉數入於湘軍,或至逾三四十年,無能恢復其元氣,若金陵其尤凋慘者也。

當然,也有人會為這位“聖賢偶像”洗白,說這是軍隊行為,與曾國藩無關。

我退一萬步,就算如此,那麼曾國藩管不好手下,是不是堪稱無能?更何況,曾國藩絕不是那種無能之輩,他在“御人”“事上”方面的才能,絕對堪稱晚清數一數二,要不然也不會吸引那麼多的粉絲。

實際上,湘軍的所作所為,就是曾國藩的“策略”。在當時,太平天國雖然自身統治根基不穩,而且進佔南京過快,引發了內部矛盾。但是,太平軍的戰鬥力遠在湘軍之上,民眾的支持更是湘軍不可比擬。

所以,湘軍只能通過擄掠來保障後勤,加上很多地區是在太平軍和湘軍的拉鋸戰區,很多地方多次失而復得,所以湘軍每到一地,便要屠城、擄掠、焚燒。這樣,等太平軍再佔領的時候,只能得到空城,後勤壓力陡增。

這也不是曾國藩的獨創,滿清絞殺南明的時候,就這樣干過。對了,日本人的三光政策,本質上也是這種思想。

而且,曾國藩的政策,被史學家范文瀾稱之為“獸性報復”,以立威並“振奮士氣”,屠殺手段極其殘忍。但凡抓獲太平軍俘虜,一律活挖眼珠,再凌遲處死。甚至他曾經親自下令,讓士兵活割太平軍俘虜的肉吞下,作為一種勝利的宣示。

而所謂這些太平軍俘虜,除了士兵外,更多的是太平軍的家眷或者支持太平天國的百姓。

太平天國因為其反侵略立場,導致了英法等國也參與了絞殺太平天國的戰爭,這是人盡皆知的。英法兩國軍隊就曾經將一批“俘虜”交給湘軍處置,這些俘虜中,除了青壯年男子,還有八十歲的老人,挺著大肚子的孕婦,以及嗷嗷待哺的孩子。在當年的《泰晤士報印度版》上,刊載了一位英國士兵的記述,記錄了曾國藩如何對待這些“太平軍俘虜”:

所有的女孩、少女、姑娘,先被清軍交給一群流氓強姦,再送上刑場。行刑的時候,劊子手用刀在她們的胸腹破開一個口子,掏出還在跳動的心臟……很多小孩,被劊子手帶走,當著母親的面被剖腹挖心……青壯年男子不僅被凌遲,割下的肉還被清軍用戲謔的態度分食……

如果這樣的人能夠被稱之為聖人,我想人類這個物種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當然,我也遇到過一些人,尤其是蘇南人,抬出所謂的民間傳說,來證明太平天國的作惡多端。但事實是,湘軍肆虐之後,蘇南人口損失尤為嚴重,也就是說,居住在這裡的人很多都是當年外來人口的後代。

更何況,滿清在篡改歷史、顛倒黑白、控制輿論上,可是一把好手。所謂的“民間傳說、口耳相傳”,又有幾分可信?

而且,根據很多資料可知,在太平天國覆滅之後,民間依舊是一種懷念態度。例如當時的上海,每到清明,總有人自發的去祭祀,直到後來清廷察覺,才被勒令禁止。

太平軍有沒有官方縱容的屠殺和擄掠呢?的確有過。一次是針對當時滿清各地駐防八旗的屠殺,這放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是漢民族的復仇,絕對情有可原,其實辛亥革命的時候,也這麼干過,而且殺得更厲害。

一次是林鳳祥、李開芳等人率軍北伐的時候,原本這支兩萬人的軍隊只是牽制清軍,結果因為清軍戰力低下和民眾的支持,竟然一路高歌北上,於是有了進攻北京的計劃。進入河北之後,滿清統治牢固,百姓不予支持,沒有後勤補給的北伐軍只好擄掠度日。

三、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事情已經過去了百多年了,但是通過現存的文獻,尤其是國外的資料,我們依舊可以還原出當時的情境。

曾國藩固然也有他卓越的一面,否則也不能幹出那番事業。但是他只能算個“能人”,絕不是“聖賢”。

當然,太平天國也有他的局限性,但是他比之於腐朽殘暴的滿清政府,自然是進步的。

實際上自民國以來,在史學界,范文瀾等大師早已通過各種史料,撥開滿清的污衊和洗地,給太平天國和湘軍以正確的評價。

滿清政府對太平天國的抹黑和對曾國藩等的吹捧,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故意散步驚人之論,繼續瘋狂污衊太平天國運動,為滿清和它們的奴才洗白。這背後的用意無論如何,都是天理難容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每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