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在直播中死亡‌‌」 過了辛苦的一生 死後成了段子

Sola對一切都表現出矛盾的、天馬行空的態度,不僅是對食物,對疾病,或者是人生。她在社交媒體上頻繁提起‌‌「死亡‌‌」和‌‌「絕望‌‌」,卻能在直播攝像頭前說出:‌‌「雖然也有很多痛苦的事情,但還是想擁有幸福……快樂的過每一天,活下去,與那些和我相連的人一起……‌‌」。

Sola算不上是網紅。在4月8日之前,Sola只有3千粉絲,她看上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日本Youtuber,有時直播吃東西。

2019年4月8日,Sola打開了直播,她拿起拳頭大小的紅豆飯糰,對著攝像頭說:‌‌“那我開動了哦‌‌”。

飯糰卡在了她的喉嚨里。她捂住嘴巴,開始掙扎。在幾度掙扎無望後,Sola倒在攝像頭前。急救員隨後趕到,抬走了Sola。而這一持續半個小時的過程,在Youtube上面全程直播。

不出意料的,消息傳播很快。幾個小時之內,成千上萬條、與Sola相關的訊息洗刷社交媒體。儘管Sola被送醫之後沒有任何後續訊息傳來,但在她倒下的短短几個小時內,互聯網已經給尚未死去的Sola提好了墓志銘:‌‌“被飯糰噎死的美女Youtuber‌‌”。

Sola成了真正的網紅。

‌‌“在直播中死亡‌‌”無疑是一個禁忌且刺激的話題。近乎在Sola倒下的同時,對她的批判與凝視就開始了,人們想了解這個奇蠢無比、能害死自己的女性究竟是怎樣的人,她是一直這麼蠢笨嗎,她是一點常識都沒有嗎?

日本某論壇里,關於Sola的討論很快超過一千條,有一名網友找到並總結了Sola的特徵:

·領取最低生活保障為生

·飲食障礙

·曾宣布自己得了腸癌,只剩下一年生命

·多重人格患者

·有偷盜癖

·原來是模特

·姐姐去年跳樓自殺

……

這些觸目驚心的條目,勾勒出一個令人驚異的、極具悲劇色彩的人物。儘管如此,在上千條的回復里,出現過最多次的質疑還是一個簡短的問句:

‌‌“美人?‌‌”

真實的Sola,與新聞中‌‌“網紅‌‌”‌‌“美人Youtuber‌‌”等關鍵詞所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相同——Sola今年40多歲,獨自撫養兒子,在以往的視頻中她看上去略顯憔悴。

巧的是,在4月8日那天,Sola的直播環境光線充足,抹去了她臉上的皺紋。於是在新聞里,她很快被賦予了‌‌“美人‌‌”的名號——在對外貌無比嚴苛的互聯網環境下,她很難在其他情況下被這樣稱呼。

她還有另一個重要的身份,飲食障礙症患者。

Sola身高162,體重卻最低降到過33公斤。她從20歲開始患上飲食障礙症,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她總是無法剋制在反覆暴食後再嘔吐。

從2015年起,Sola開始在Youtube上直播,主要內容是吃東西。

按如今吃播界的審美來看,Sola的進食過程沒有特別的亮點——她鍾愛麵食、飯糰這些毫不起眼的事物,吃相併不雅觀,總是發出不小的聲音,偶爾會把食物掉在身上——這時候她會有些不好意思地對鏡頭說‌‌“啊,抱歉‌‌”,然後撿起來吃掉。

但特別的是,Sola的吃不只是為了表演。我看了Sola早期的直播視頻,在直播吃東西的空當,她總是嘴裡嚼著食物,用含糊的語句和觀眾聊人生,聊疾病,聊自己的經歷。

2016年的一場直播里,Sola舉起碩大的飯糰:‌‌“最近沒怎麼吃東西……體重在下降‌‌”。這個視頻名稱叫‌‌“我成為精神分裂患者的原因‌‌”。視頻進行到中段,Sola陷入焦慮,她扶著額頭,猶豫很久後說出口:‌‌“我被強暴過‌‌”。

在這期視頻下面的評論里,有幾位同樣遭遇過性侵、性騷擾的女孩子,她們留下了曾經讓自己感到羞恥的被害經歷。

而關於最困擾自己的飲食障礙,從一開始起Sola就幾乎每天都在談起。‌‌“壓力是無形的,食物是有形的‌‌”,為了消解無形的壓力,Sola吞下了等量的、有形的食物。

除了偶爾講述觸目驚心的話語,視頻里的Sola看上去無非是一個頹廢的普通人。她愛抽煙和喝酒,會直白地表達對自己的討厭。她曾坦言難以管控自己,這也是她自我厭惡的原因之一。

而這樣坦然討厭著自己的Sola,被她的粉絲憧憬著、喜歡著:‌‌“Sola小姐似乎是在談論自己。她不愛自己,想要自殺。對做不好事情的自己表示無能為力,總之非常討厭自己。而這就是Sola的話能引起共鳴的原因。Sola能毫不隱瞞地表達出這些,非常帥氣。‌‌”

這些同樣討厭自己的人們,或許在Sola這裡找到了一點慰藉與共鳴。他們看著Sola的直播,向她,或向自己坦白平日無法言說的苦痛。

Sola對一切都表現出矛盾的、天馬行空的態度,不僅是對食物,對疾病,或者是人生。她在社交媒體上頻繁提起‌‌“死亡‌‌”和‌‌“絕望‌‌”,卻能在直播攝像頭前說出:‌‌“雖然也有很多痛苦的事情,但還是想擁有幸福……快樂的過每一天,活下去,與那些和我相連的人一起……‌‌”。

談起過去的經歷時,她是淡然的、置身事外的,以至於很難讓人相信,在屏幕面前吃著食物的這個人是否真的承受著這些駭人的現實。

有一段時間裡,Sola習慣於在博客上傾吐心聲。2018年,Sola發文‌‌“不想變胖‌‌”,她用一如既往的、洋洋洒洒的句子寫出自己對體重的焦慮,儘管此時,直播視頻里的她仍然是骨瘦如柴:

‌‌“果然不想胖啊

開始工作後

我沒感覺到壓力

只是肚子餓得不得了

……

為什麼還拘泥於體型呢

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

只是自我滿足嗎

……

瘦是一種美

不得不承認

不能容許再胖了

作為女人

好像只能保持身材

胖了的話

好像就是放棄了人生

生存的價值

好像是以體型來衡量的

……

既然是女人

也許會一直糾纏下去

慢慢地,慢慢地

只好接受了吧‌‌”

同年6月,Sola發文‌‌“生日快樂,姐姐‌‌”,內容是悼念自己去年跳樓身亡的姐姐:‌‌“選擇自殺一定不是正常的精神狀態吧,我也不知多少次,看到了地獄與絕望……‌‌”。

第二天,Sola下班回到家,發現自家的鳥窩裡,一隻小鳥破殼而出,她拍下照片後發到博客:‌‌“姐姐,你變成鳥了嗎?‌‌”

厭食與暴食,在兩個極端方向上與正常背道而馳,但卻可以共存,在直播生涯的後半段,Sola直播吃東西的頻率越來越少,她的身體持續瘦弱。

2018年,Sola上傳了一張自己的照片,我很難形容她身體的瘦削程度,或許已經勝過‌‌“骨瘦如柴‌‌”。在同一時期,Sola稱自己被診斷為癌症,已經向兒子坦白,但不久後又說是誤診。

我無法判斷Sola是在說真話還是謊言,又或者是因為精神分裂而引發的囈語。她的言語與文字飄忽而跳躍。關於這樣的Sola,我唯一深信的事是,至少在吃東西的她,正在努力活著。

2019年2月,Sola提到自己當時的體重是35Kg。

2019年3月8日,Sola說:‌‌“真想能早日發現吃東西的美妙之處,無論是吐還是胖,能吃到好吃的東西就贏了。食物不是敵人,倒不如說是朋友。‌‌”

2019年4月8日,Sola吞下飯糰。我沒有看這段視頻,根據新聞的描述,Sola很快就變得面目猙獰,身體抽搐,倒了在沙發上。

在此之後,觀看直播的網友驚慌中報了警。或許因為沒人知道Sola的地址,急救車很遲才趕來,那時Sola已經倒下了26分鐘,急救員對著墊子上許久不動、已經略顯僵硬的她說了一句:‌‌“好像不行了‌‌”。

Sola被抬走了。緊接著是雪花般的、內容近乎一致的、以‌‌“美人‌‌”‌‌“死亡‌‌”‌‌“直播‌‌”三個關鍵詞排列組成的新聞。評論里的Sola是‌‌“自業自得‌‌”、‌‌“蠢笨‌‌”的‌‌“腦殘‌‌”主播。

正如之前所言,沒人知道網路上的Sola——這個極具悲劇色彩的角色究竟幾分真、幾分假,這件事也似乎沒人關心。在互聯網旋渦一般的監察體系之下,Sola因為自己的一個錯誤而無限下沉,這個曾經努力活過的、複雜的人,如今以‌‌“被紅豆飯糰噎死的美人Youtuber‌‌”被銘記。

一位日本網友評論Sola:簡直是就像‌‌“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事件發酵了,Youtube頻道里出現了大量以Sola為名的視頻,主播們面對著鏡頭,對這件事情各抒己見,Sola是話題,也是反面教材。

Youtube主播遠藤很快上傳了一期節目《對吞下飯糰而死的女Youtuber說!》,這個節目獲得了7萬播放量。視頻里的主播言語流利,但似乎說了什麼又什麼也沒說。我只能記住一句‌‌“在Youtube里這麼做是危險的,雖然這樣會讓你獲得不錯的收視率‌‌”。

另一位主播‌‌“なんのなまえや‌‌”是吉他愛好者,平時個人頻道里幾乎只有彈琴。4月8日,Sola倒下後不久,他上傳了一段視頻。在這段視頻里,他幾乎沒有看向鏡頭,只斷斷續續聊著Sola,說她的直播氣氛獨特,很吸引人。在視頻最後,他對鏡頭鞠躬:‌‌“謝謝你,Sola‌‌”。這個視頻目前獲得了8個‌‌“贊‌‌”和50個‌‌“踩‌‌”。

一位女性用戶在不久前回復了Sola早期的一個視頻:‌‌“Sola小姐,再回來直播吧……‌‌”,而從她的頻道中,也不難發現她的飲食障礙者身份。

幾小時後,又有人發布了視頻‌‌“話題·吃紅豆飯糰的人‌‌”,這是某主播一年前在便利店偶遇Sola的視頻。在視頻里,她像小女孩一樣,面對鏡頭比出V字手勢,又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這則視頻播放量為1.3萬,也被一位匿名人士搬運到論壇里,收到‌‌“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阿姨嘛w‌‌”的點評。

4月11日,Sola的兒子登陸Sola的推特賬號,發布了訃告,一切似乎即將塵埃落定:

‌‌“我是Sola的兒子,Sola於平成31年4月10日下午6點20分在醫院逝世。

謝謝擔心我的各位,我覺得媽媽也很幸福。

關於葬禮,我和嬸嬸商量了很多,結果決定只和親人辦。‌‌”

這則訃告很快也被轉發到了各種論壇,它引發了質疑——‌‌“很幸福嗎?在全世界面前死掉‌‌”‌‌“她的兒子真慘啊‌‌”。

Sola曾在推特中提及兒子,網友們也很快發現了Sola兒子的推特賬號。

他年約20,是一個小型樂隊的成員,Sola常常去看他的Live。我在Sola的Youtube視頻中見到了他,那是在2016年,Sola和兒子一同上台表演,她唱了一首《初花凜々》。演出結束,兒子誇她‌‌“了不起‌‌”。Sola起初大笑,而後流下了眼淚。

在訃告之後,Sola的兒子上傳了一張母親的寫真,配文:

‌‌“到現在為止Sola在YouTube上的視頻,除了最後一個之外我不打算刪除,想起她的時候就請看吧。

祈禱著終有一天大家都能痊癒。‌‌”

評論區里,有一些看過Sola直播的人留下了感謝與悼念,他們說自己有著與Sola有著相似的疾病。有一個人留言:‌‌“這就叫自然淘汰‌‌”。但數量最多的,還是‌‌“ご冥福をお祈り申し上げます‌‌”,意思是‌‌“祈禱她死後的幸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