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白宮前戰略顧問班農劍指中共背後

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3月13日在日本發表了一場演講。(視頻截圖)

上周二(4月9日),美國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在華盛頓“當前威脅委員會——中國(中共)”舉辦的活動上,批評國際金融和經濟精英“沒有道德標準”,出賣了美國(及歐洲)的勞動階級和中產階級,從而使中共依靠廉價勞動力和奴役勞工讓數量巨大的過剩產品充斥世界,導致西方出現新的失業人口、社會救濟申領者和低薪階層,並再次劍指中共,指中共的制度是極權主義、重商主義制度,即由俄羅斯、澳大利亞、非洲、拉美等提供原材料,中國製造成品。

不僅如此,班農還指中共正試圖通過“一帶一路”戰略,成為歐亞大陸領先的海軍和陸軍力量,繼而通過對海陸的霸權控制歐洲與東亞之間的貿易,同時又成為全球最大的製造國和銷售市場。

這當然不是班農首次批評中共。今年3月13日,他在日本做了一次演講,就談到了中共如何對西方社會滲透和經濟侵略,並從多個方面炮轟中共。

班農說,中國的國企完全是為政治目的在運營,中國的金融系統完全就是一個龐氏騙局,是“一帶一路”騙局的一部分。他指中共銀行49萬億美元的資產中,80%都是不良資產。

班農分析中共的“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和“5G電信網路”這三大戰略如何對世界構成了重大危害。比如“中國製造2025”。按照中共的說法,到了2025年,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主要的先進位造商,擁有先進的晶元設計、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但他們的創造卻是“零”。因為它們強制日本、美國、西歐等國進行技術轉讓,試圖竊取知識產權,從事工業間諜活動,它們找到了一個免費獲得的機制。

比如作為中共推廣5G技術前沿通訊陣地的華為公司,隸屬於中共軍方。軍方利用華為,進入電話系統和生產廉價的手機系統,並通過控制數據,控制整個系統。

班農因此發出警告:在過去的20至25年來,西方國家任由中共發展,這對世界和平與繁榮,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危險。

上述想法應該不是班農的突發奇想,因為就在去年10月,班農接受美國對沖基金投資人凱爾‧巴斯(Kyle Bass)採訪時,亦圍繞中共談到了不少外界關注的話題。半年來,這些話題所涉及的問題都有了結果或發展。我們不妨逐一分析。

一、班農指北京希望美國發生政權更迭,具體辦法就是影響眾議院選舉,用心理戰術,用金錢收買,用盡各種手段,讓川普總統失去眾議院,然後看著他今年被彈劾。即便不成功,他們自信有十成把握,讓川普在2020年敗選。

事實上,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共不僅明裡暗裡支持民主黨議員,而且還公開在美國報紙刊登文章,貶低川普,同時運作中外媒體炮製假新聞,集中詆毀川普。最終的結果讓中共比較失望,川普所在的共和黨雖然輸掉了眾議院,但卻贏得了參議院多數,這也意味著如果眾議院民主黨發起對川普的彈劾,是無法得到參議院的批准的。

而在不久前穆勒“通俄門”調查報告出爐,證明川普清白,證明川普早前所說的這是“獵巫行動”不虛後,民主黨和中共都遭到了重創,兌現了諸多諾言的川普則民望攀升。最新消息顯示,川普競選團隊已在2019年第一季度籌集競選資金達4800萬美元,這一數額不僅遠超兩名民主黨競選者籌集的數額,而且還是前總統奧巴馬在競選連任時獲得的資金的21倍;更為重要的是,川普籌集的競選資金中99%的捐款(單筆)不超過200美元。這說明川普有著深厚的民意基礎。中共期望2020年川普連任總統失敗的概率很低。

二、班農指中共正在推行一個龐大的計劃,那就是藉由“一帶一路”,將中國的勢力擴大至歐洲、非洲、加勒比海地區、拉丁美洲、波斯灣。有些已經實現。

無疑,班農對中共“一帶一路”計劃背後的野心,有著清晰的認識,這也是為何他在今年幾次公開演講中不斷抨擊這個計劃的原因。有意思的是,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要員也在批評“一帶一路”。與此同時,我們看到,在過去的一年中,美國在積極行動,從經濟、政治、軍事、外交、人權等方面全方位對中共展開反擊,並著手擴大對外援助,包括增加在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的基礎設施投資,以抵制“一帶一路”。

澳大利亞、歐盟、日本等緊隨美國,也開始對中共強硬起來。歐盟提出投資開發亞洲基礎設施的外交政策計劃,日本在“湄公河5國領導人峰會”上,宣布加強與東南亞諸國的基建合作計劃。

而一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也開始反省相關項目,對北京說“不”。如去年8月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取消了超過200億美元、中資參與建設的鐵路和天然氣輸氣管道工程項目,以談判削減開支;巴基斯坦在去年年底取消了140億美元的大壩項目後,又削減了20億美元的鐵路計劃;尼泊爾則取消了大壩項目;越南政府決定推遲幾個經濟特區的計劃;緬甸請求西方幫助審核中共的合同;獅子山也宣布放棄一個機場項目。

顯然,中共的野心正在受挫,而在今年,隨著局勢的變化,中共還會遭受怎樣的打擊呢?

三、班農提到中共的“超限戰”,那就是信息戰、經濟戰和熱兵器戰爭。按照中共軍方的看法,中共要避免的是熱兵器戰爭,因為美國可以輕易打敗中共。

就信息戰和經濟戰而言,班農認為中共已經“贏了一路”,但在川普集中行政力量應對經濟戰後,中共開始節節敗退,政權也岌岌可危,中共內部“會以現行的個人崇拜為借口,紛紛抱怨”,因此,習要承受巨大的內部壓力。

關於熱戰,班農提到南海問題,點出其重要性在於它是全球貿易的高速通道,全球貿易的三分之一,即價值五萬億美元的商品,都要經過那裡。2015年,中共高官當著美國總統的面撒謊,稱只是在南海建立了暗礁,但實際上中共已經在那裡建造了機場,並設置了火炮控制雷達,搜索雷達,還有戰鬥機停在那裡。“南海才是大問題,戰事一觸即發。”

班農特別提到了去年中共驅逐艦挑釁美國驅逐艦一事,並指中共還無理指責美艦進入中國領海,挑起事端。對此,班農建議川普總統應該先發制人,給他們“七十二小時大限”,遵循國際法院的判決,撤出南海,清除軍事部署等。

如果南海發生戰事,班農認為美國絕不會退縮,因為川普的核心原則之一就是“不干涉主義”。同時,“美國第一”包含了“國家安全”,美國自己的安全以及美國夥伴的安全。而且亞太國家都需要美軍留在南海,他們不想中共一手遮天,所以“在南海克制中共,刻不容緩”。

相信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了,自從去年10月彭斯副總統發表態度強硬的講話後,美國在信息戰、經濟戰和熱兵器戰爭方面加快了反擊速度。在經濟戰上,迫使北京節節敗退,不得不接受美國諸多的要求。在信息戰上,圍剿華為,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反擊中共的黑客等。在軍事上,在增加軍費後,將美國戰略重點轉移到亞太地區,並且在近十年前所未有的是,美國航母穿越台灣海峽,同時加強與日韓和東南亞國家的合作。

四、關於中共間諜進入大學研究部門、機構的實驗室、武器實驗室的問題,班農除了指出美國管理層有內鬼外,還建議要查出有問題的中國留學生,對於中共官方資助的孔子學院也要禁止進入美國大學校園,已經進入的要解散。班農還表示,除了哈德遜智庫,大部分美國智庫已經被中共收買了。

對於班農所說的這些問題,我們看到美國政府、議會也在行動,即加強立法,防範中共的滲透;加強審查孔子學院,呼籲美國大學終止與其的合作;收緊簽證,針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加強審查,等等。

或許大家已經注意到了,班農談到的所有問題都是美國川普政府關切並有所行動,甚至採取大行動的問題。顯然,沒有公職的班農的背後絕不簡單。記得2017年8月離他開白宮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離開白宮後將要為川普而戰,對抗那些在國會、媒體和美國企業反對川普的人。”

班農做到了,並且依舊在繼續做著,利用自身在美國和世界的影響力助川普一臂之力。他們的言行在向北京傳遞清晰的信號,那就是他們的目標並不僅僅是贏得貿易戰,而是要擊垮邪惡中共,消除中共對美國、對世界的危害和對中國人的戕害。這也是不久前成立的、班農亦是成員之一的“當前威脅委員會—中國(中共)”的唯一目標。正如彭斯所說:“鬧劇結束了,我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我們知道你們用心險惡,我們知道你們有一個全能神政府,一直在傷害我們。我們即將反打,打到贏為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